10月27日,按照省卫生健康委工作部署,黑龙江省疾控中心作为我省两个区域核酸检测实验室之一,前往黑河市承担全民核酸筛查检测任务。第一时间集结实验室检测人员,清点设备、试剂和耗材,于当晚21时运至黑河市全民健身中心体育场,经过几个小时的奋战,方舱实验室搭建完成,仪器设备调试完毕,共有9台核酸提取仪、6台生物安全柜、24台荧光定量PCR仪,28日早8时开始收样正式运行。10月28日至11月19日,方舱实验室共收到新冠标本223668管,其中环境标本4366管,人标本包括重点人群和重点社区,经核酸检测,阳性162管。为从人群中快速筛查出感染者进行管控,防止疫情蔓延和流行病学溯源提供科学依据。他们用汗水和意志构筑起一道阻断黑河疫情扩散的钢铁防线,极大缓解了当地核酸检测压力,为黑河市疫情防控提供有力保障。在应对望奎、巴彦、黑河疫情中承担了大量的检测任务,累计检测50万多管,为成功处置疫情发挥了巨大作用。

  省疾控中心方舱核酸检测实验室共有队员54人,其中实验室人员36人,收样、消毒等外围人员18人,分成样本接收组、实验检测组和消杀组,为了提高检测效率,采取流水线作业,所有队员分成3班,每班分成3组,分别是收样组、核酸提取组、PCR反应结果判定组,24小时人机不停地轮流检测,日检测能力最高能达到1.9万管。他们所做的就是和病毒赛跑,第一时间内把无症状感染者从人群中筛出来,进行管控,防止疫情传播扩散,同时为科学制定防控策略提供技术支撑。

  病毒所所长许军是方舱检测队的队长,我省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就是由她检出的,她是我省新冠病毒实验室检测的知名专家,许多疑难结果的判定都她判定的。也是2020年我省疾控系统唯一获得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她善于钻研,每一次出征后,她就和业务骨干一起讨论在实际运行中出现的问题,如何解决,细到吸头使用加长版减少污染的可能,更换进口排枪,哪种吸头更匹配等小问题;在缓冲区和提取区增加三层小推车便于样本的传递和存放;进一步优化流程,配备得心应手的实验设备和耗材极大的提高检测速度,日检测能力提高近一倍。

  她是在方舱呆的时间最多的人,几乎每班她都在,人员的安排,试剂耗材的补给,最终结果的研判,大家说她是他们的主心骨,有她在,他们心里不慌。她本身患有高血压,每到晚上,她的脚、腿都肿得老高,只能穿软面的布鞋。她非常心疼并肩作战的小伙伴们,看到每天单调的盒饭,她就掏钱买些水果和熟食,让单位运送物资时捎来,改善伙食。

  核酸提取是最危险的、也是最紧张、劳动强度最大工作。提取区的同事要采取三级防护、身着密不透气的防护服在负压舱内连续工作5、6个小时,汗流浃背,头发被汗水贴湿在额头上,一个班下来,手指关节、肩膀和腰都酸痛不已,手磨出水疱和茧子,很多人都是贴着创可贴和膏药坚持上岗工作。他们都有一颗不服输的心,每次出舱都要比比每舱提了多少板,下次一定要赢对方,好做的越多,给下一组接班的同事减轻工作量。创下了一个舱在5个小时内最多提36板的记录。张婕、董锐是组里的大姐,她们经验丰富、干活麻利,加样速度飞快,舱内经常传出她们爽朗的笑声,但只有他们知道患有腰间盘突出工作后腰折的痛苦,用消肿止痛酊揉搓腕关节来缓解疼痛,贴膏药、带腰封支撑着每一天的工作,舱内散发着浓浓的膏药味。

  看到男同事们单手拧采样管的盖可以更快的加样,女同事们也纷纷学起来,并“发明”了“半单手拧盖法”,即右手先带一下,再用左手完全拧开。这样让单班的工作量一再创了新高,但也让大家的手伤痕累累,每名队员的手指都磨出了茧子、水泡,华华同志在一次零晨进行的应急环境样本的检测中,由于时间紧、样本多、环境样本的采样管也比普通的咽拭子更大、更紧,她右手中指的一块皮肉在拧盖时被掀开,结束实验摘下手套她赶紧用酒精消了毒,酒精直接喷在伤口上让她疼的手发抖;白晶左手的拇指磨出了血泡,而她却说,只有单手拧盖的这种方式才是最快最省时的,为了和病毒在时间上赛跑,手上的伤痛又算得了什么……

  男同志特别有担当,宋箫、姜志远、胡泉博总是抢着完成最后的清仓收尾工作,让女同志先回去休息。姜志远刚结束巴彦抗疫就与同事投入到加班加点的国家盲样考核工作中,之后未休息一天又连夜转战到黑河的抗疫之中。胡泉博患有严重的糖尿病,为了不中途去卫生间,上岗前不敢喝水,每次出舱嘴角都泛起白皮。为了防止低血糖,不能喝饮料的他,随身带着一瓶可口可乐。

  PCR反应结果判定组,技术含量最高,但也很辛苦。他们是工作时间最长的人,虽然一般工作6个小时,但如果是最后收尾,由于需要重提、复核,工作时间甚至延长一倍,晚上接班往往工作通宵到第二天早晨。舒畅、尹世辉、闫军、林百峰、李婷、姜云飞经验丰富,主要上机看结果,每次都是他们留到最后,任劳任怨;任淑艳,把刚手术不久的爱人和4岁的儿子扔在家中,没有和领导提出任何困难。连续近两个月的没日没夜工作,她的眩晕症和胃病复发,但怕耽误工作进度,她不与任何人说,一个人默默忍受着疾病的折磨,投入到紧张的检测工作中。队长知道后让她休息,她却不肯,说老毛病了,没事,因为她知道大规模筛查抢的是时间,比的是速度,如果她休息了,别人就要打连班,大家都已经满负荷运转了。这是个有爱的集体,大家彼此帮助、体谅、关爱。郑晶,负责核酸加样工作,几次疫情长时间的加样,她的右手患有严重的腱鞘炎,巨大的劳动负荷使得她每次工作结束回到住所,手上擦上止痛酊揉上好久才能缓解疼痛……

  杨明的孩子在家上网课,只好请来了远在阿城的妈妈来帮忙照顾,而妈妈还要时常回去照顾姥姥,在两地间往返奔波。杨明心疼妈妈,每次叮嘱她坐车注意安全时都不禁眼眶湿润,深明大义的妈妈反过来安慰她“我这也是为疫情防控做贡献,你好好工作,不用惦记家里”妈妈的鼓励让杨明吃了定心丸,有了更大的动力。穿上防护服是身披铠甲的战士,脱下防护服大家也是父母、子女、伴侣;每个人都克服着各自家中的困难。疫情之下上天不会派下英雄,有的只是一个又一个坚强的凡人。

  省疾控方舱实验室每天要收上万管样本,收样组经过扫码、计数排板后分发到3个负压舱进行核酸提取,为了保障生物安全,需要用专用的容器进行转运,上万管样本需要在3个舱来回运送几十次,负责运送样本的同事一天在方舱送样就得走二万步,脱下防护服后里面穿的手术服都是湿透的,再把手术服脱下来后用手就可以拧出水来。

  省疾控方舱核酸检测队的副队长代伟萍负责样本。每天她都是第一个到方舱实验室的人,有时半夜送样,她也毫无怨言第一时间赶到方舱。每周一次的从单位运往方舱的实验物资的车上,她总是自己掏腰包给队友们买些好吃的,默默无闻的做着好事。

  不爱说话的内向的陈文焱,承担着实验室第一道程序-打板的工作。二十天,从第一板第一个管,打印到了2300多板第213168管,无一板出差错。因实验室流程的原因,每天上万管的样本,打板必须在样本到来之前打好。他就是一直默默无闻的早上顾不上吃早餐,七点就到方舱,一板一板的打,一板一板的校对,能在下午三四点吃上午餐就是满足的。杨强和玄超文,痛风犯了,就抢着插管、分管。

  消毒组只有张馨心和杨晨龙两名干将。场地的每天消杀、核酸提取区医疗废弃物的高压消毒,每天上万管的样本,产生的医疗废弃物近千斤,五个高压锅同时使用,得从早上一直压到晚上,小张天天腰上捆着护腰,贴着膏药,坚持着。杨晨龙是个战士,从武汉疫情有他到西藏指导,从望奎到巴彦到黑河,九零后的小伙一直冲在前线,自己算二年时间,在家不到二百天。常常听见他与不到三岁的小女儿视频时,女儿奶声奶气的说:“爸爸最棒!”

  赵岩是中心应急车队队长。坚持九个小时开着十三米的方舱运输车连夜到达黑河,与一同到达黑河的同事连夜搭建方舱。由于方舱检测量大,实验耗材消耗大,每周都要从中心运送物资补给,雇的车因疫情原因都不进市区,多数时物资运送都是半夜一二点到高速口。他从没抱怨过,把车开到卡口,司机不能下车,他就和方舱的男生当起了临时搬运工,把物资倒到自己的车上,再逐一整齐地码到方舱,确保方舱实验室的正常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