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来源于网络

  春节将至,在外奔波了一年的人们,也将踏上回家的旅途。对他们而言,家是期盼,家人是他们奋斗的动力,家让他们感到温暖,同时,家也让他们感觉到压力。回到久违的故乡,难免会见到七大姑八大姨,发小、同学也难免相聚……

  有人怕催婚,有人怕问工作、问工资,有人怕聚会、怕送礼……

  诸多的压力让很多年轻人觉得,过年回家好烦,有的人甚至惧怕春节、恐惧回家。

  大龄单身遭遇催婚

  今年32岁的吕女士,是我市肇源县人。

  她大学毕业后,自学了会计,现在是一名出色的会计师,经济独立,积极上进,人也干净利落,身边朋友很多。

  唯一一点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就是没有男朋友。

  她说,上学时没让父母操过心,没想到在婚姻上,让他们操碎了心。

  吕女士说也不是不想找,就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婚姻这事得看缘分,可父母急得不行,每次回家都催婚,让她赶紧找,还不停地为她安排相亲,这让她有点招架不住,感觉“亚历山大”。

  “平时工作忙,单位年轻的女孩又少,忙着忙着就到了这个年纪。”30岁的小李说,其实在大庆,30岁还单身的人并不少见,所以他也不是很着急,但是父母着急,他们总对自己说:“你看谁谁都结婚了,谁谁的妈妈都当奶奶了,经常催促我赶紧结婚。虽然父母都是为我好,但这样我真的压力很大。”小李说。

  采访中,有着吕女士和小李这样“遭遇”的年轻人不再少数。

  他们向记者表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只要一回家,七大姑八大姨就开始问:“有没有对象啊?”“啥时候结婚啊?”真是催婚催个不停啊。

  红包压力不堪重负

  “说起红包,已经不光是给小辈压岁钱的事情了,有的时候,还要给长辈包红包。”市民李女士说。

  李女士今年30岁,2017年刚刚结婚,作为婚后的第一个春节,她要随老公到婆婆家过年,可还没等动身,她就有些郁闷。

  她告诉记者,她粗略地算了下,没有两万元钱下不来,由于今年不回娘家过年,所以要给妈妈寄些钱,让妈妈买些好吃的,买点新衣服。

  婆婆家老人多,老公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在,岁数都比较大,第一次回去过春节,每个老人至少得给500元钱的红包。

  春节期间还得走亲戚,去谁家都不能空手,这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家中有小辈的,还得给小辈“压岁包”,想想都头大。

  “小的时候盼过年,因为可以吃到好吃的,有新衣服穿,有压岁钱,现在真的有点怕!”李女士说。

  囊中羞涩害怕回家

  “要回家了,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挺复杂的!”今年31岁的小郑说,春节回家确实是件让人高兴的事,但也有些让人难以言说的烦恼。一年到头回家了,总要给亲朋带些礼物,还要包一大堆的红包。

  小郑在我市经营一家汽车修理部,这工作虽然又苦又累,但是收入还是很可观的,再加上小郑为人热情真诚,愿意找他修车的人也多,这样一年下来,也挣了不少钱,可小郑在我市目前还没有自己的房子,他要租房、要吃饭、要随份子、要交通讯费、要花交通费……这样一刨除花销,小郑并没有存下多少钱。

  小郑表示,春节是最重要的节日,尤其是除夕夜,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顿团圆饭,才有年的感觉。可要应付的事,也真的很多,要办年货,要走亲戚,要给小辈发红包,这些都要花钱,算起来,压力太大了。

  同学聚会攀比成风

  同学聚会已经成为很多人过年期间的一个必不可少的项目,很多人对于这种聚会,是又爱又恨。

  爱是因为,又可以见到许久未见的同学了,恨是因为聚会,已经不那么纯粹了,充斥着炫耀和攀比。

  李韵倩在我市一家私企工作,她对同学聚会,就有种抵触心理。

  她说,愿意组织和参加同学聚会的,多是一些发展好的,发展一般的或者发展不好的人,都不太愿意参加,即便是去了也很少发言,多是作为倾听者。

  “每年春节,小学同学会,中学同学会,高中同学会,各种聚会不断,但是意义不大,还很累。”李韵倩说,聚会上,大家都更喜欢分享自己一年来的经历,讲述自己的成功,炫耀自己的成绩。给人的感觉,聚会其实就是为了满足虚荣心。就她自己而言,她更喜欢在家多陪陪父母,或者约几个闺蜜谈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