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一楼住宅变为幼儿园,孩子们齐声阅读声、琴声、哭闹声……叽叽喳喳,几年来,令楼上的居民们没得消停,楼宇门也成了“城门”,楼上的居民们可谓忍气吞声,几天前,“幼儿园”变身为“老年院”,居民们实在坐不住了,如今,不仅仅担忧楼宇门关不上带来的安全问题,如果冬天不开窗,老年院内的老人又密集居住,开门向走廊内发散难闻的气味、老人痛苦的呻吟声、万一半自理的老人在走廊里边走边拉尿、患病的老人是否会传播疾病……诸多问号令多户居民十分隐忧。

  昨天,多位龙沙区鑫明园小区10号楼2单元的居民向本报编辑部反映,一楼的102室住户近日挂出了老年院的宣传画,对此,该门栋的居民们十分隐忧。当天,记者来到现场。102室楼前幼儿园的牌匾已摘下,其楼前楼后张贴出了姐妹夕阳馆温馨主题老年院的招牌,记者向室内望去,客厅位置大约放置了5张铁床,室内人员好似正在打扫卫生。

  对门的101室的赵女士表示,之前102室经营托儿所的几年,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始终没睡过一个安稳的午觉,因楼体隔音不好,以前托儿所大约有二三十个孩子,孩子的哭闹声、读书声和歌声,十分扰民,家里的老人有心脏病始终无法安静的休息。父母的房间与该户的客厅一墙之隔,这回又经营起老年院,老年院不免会收住一些卧床老人,痛苦的呻吟声,影响的不仅仅是家人的休息,与此为邻,全家人的心情也会受到影响。冬天室内又不能开窗通风,只能开门,走廊里的味道可想而知。

  有前车之鉴的202室的居民说:“我一亲属家与托老所为邻,收住的多为失能老人,个别行动不便的老人控制不住在走廊里大小便失禁,边走边尿,味道刺鼻。以前,幼儿园最起码不会影响邻里的休息,老年院属于24小时经营,难免会有噪音,势必影响正常住户的休息。通过前车之鉴,这些担忧不无道理。此外,收住一些患病老人,是否会传播疾病?”

  家住6楼的一位王女士说:“以前经营幼儿园时,楼栋的防盗门形同虚设,经常用砖头别着,非常不安全,冬天还影响到走廊的室温。如果开老年院,托管的老人与其他住户共走一个门,非常不方便,万一老人发生磕碰,我们一同出入的邻居是否也会受到牵连呢?”

  对于102室要经营老年院501室的居民也不赞同:“以前防盗门跟‘城门’似的,我本身是位老年人,手里拿着很多菜,刚用钥匙打开门,孩子们就抢着进,也不谦让,对于住宅挪作他用我很反感,以后老年院的老人们出出入入,这毕竟是居民区,一户受益也不能牺牲全门栋邻居的利益,这不是公共场所。”

  当日,记者联系到龙沙区民政局局长陶丽,她立即派相关工作人员联系到南航街道办事处和新联社区工作人员,一同去到现场,经过调查,该“老年院”未得到任何审批,该户没有经营资质,现场工作人员将外墙体上的张贴画取下,当即予以取缔。

  据南航街道办事处的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该户经营者于14日张贴上宣传画,16日工作人员曾对其进行过劝导,为防止暗中经营,下一步,将对此加强巡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