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东大直街的白墙、红顶、绿茵。早期东大直街的白墙、红顶、绿茵。
老巴夺旧址。老巴夺旧址。
中央大街的旧景。中央大街的旧景。

  回家的感觉是什么?是亲切而熟悉的城市建筑,是久违而难忘的松花江水,这些天里,哈尔滨的夏日风情中,走来了这样一批“归乡人”,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世界原居哈尔滨人及后代。他们的祖辈、父辈曾参与哈尔滨建设,他们中很多也出生在这里,如今,他们从世界各地回来“探亲”。首届世界原居哈尔滨人交流大会将于26日至30日举行,回来参会的原居哈尔滨人一代、二代、三代、四代,超过了70人。

  当年的老邻居到底有多少

  记者在省档案馆了解到,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由于中东铁路的修建,作为一个国际著名的新兴城市,大批外国侨民涌入哈尔滨,外国人的数量甚至一度超过居住在哈尔滨的中国人数量。

  据相关资料统计,1912年前,外侨人口占哈尔滨总人口的60%以上,1922年外侨人口占哈尔滨总人口的52%。

  1913年1月14日,中东铁路局对哈尔滨及其郊区进行了一次人口普查,结果是这样的:哈尔滨有68549人,53个民族,使用45种语言,其中百人以上的有——俄国人:34313人,中国人:23537人,犹太人:5032人,波兰人:2556人,日本人:696人,德国人:564人,鞑鞑人:234人,拉脱维亚人:218人,格鲁吉亚人:183人,爱沙尼亚人:172人,立陶宛人:142人,亚美尼亚人:124人。

  俄语和汉语是最主要的语言,其次是波兰语和意第绪语。

  在1931年前,哈尔滨的外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始终在22%以上。1932年后,外侨人数虽有波动,但绝对数量仍然很多。直到1948年,哈尔滨外国侨民还有3万多人。

  原居哈尔滨人从哪儿来住在哪儿

  省社科院研究员、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李述笑介绍,原居哈尔滨人主要有三类:俄侨、波兰人和犹太人。

  俄侨,早在十月革命之前,波兰还没有独立,所以也划在俄侨中,属于俄国籍的波兰人,犹太人90%也是俄国籍的犹太人。1919年波兰独立,1920年,哈尔滨有了波兰领事馆,这时很多波兰人加入了波兰籍。

  原居哈尔滨人因中东铁路而来。早期不论俄侨,还是波兰人,主要分布在中东铁路的各个部门,也就是沿着西大直街中东铁路管理局、中东铁路俱乐部等中东铁路的相关部门。

  中东铁路修筑初期,有30%的工程师、80%的普通技术人员都是俄籍波兰人。波兰人在哈尔滨有相对集中的社区,在东大直街、铁岭街一带,围绕着波兰的天主教堂,形成了波兰人简单的社区。后面是波兰中学——显克微支(译音)中学。

  犹太人主要集中在道里区通江街和中央大街的所有辅街,包括东风街、上游街等。通江街是犹太人社区的政治活动中心,中央大街是经济和文化活动中心。

  俄侨也分两部分,首先是十月革命之前的,主要是以中东铁路的职员为主,还有来淘金的商人。十月革命之后,有相当一部分流亡者来到哈尔滨。中东铁路建好了,包括知识分子、工人、农民在内的流亡者,居住得就更分散了,为此还把马家沟、正阳河、偏脸子等地区进行了开发。俄侨虽然分散,但主要集中在南岗区和道里区。

  他们为哈尔滨留下哪些“建筑文化”

  哈尔滨是西方文化传入中国的一个窗口,百年前,中东铁路带了建筑文化、交响乐、芭蕾舞、电影等,许多都是在全国最早或较早出现的。

  道里区、南岗区,甚至包括香坊区,因为早期居民一半以上都是俄国人,所以老建筑特别多。代表性建筑主要是修筑中东铁路时期的遗存,西大直街、红军街一带的很多遗存,都属于当年俄侨工作过的地方,也是“中东铁路建筑群”的一部分。

  波兰人留下的代表性建筑,首先是颐园街1号,第二是老巴夺,是波兰籍犹太人老巴夺兄弟在现址新建厂房,变手工操作为机制卷烟,成为哈尔滨当时最早、最大的烟草生产企业。

  阿什河糖厂也是波兰人建的,根据最原始的资料,创使人叫柴瓦德夫。工厂于1908年落成、1909年投产。在工厂建立之前,中国没有甜菜制糖的技术,而且也是波兰人把甜菜的种子引进到中国。糖厂的产品曾卖到全国,甚至出口。

  哪些原居哈尔滨人曾为城市建设忙碌

  有个人曾对早期城市建设做出贡献,他是哈尔滨早期的城市规划设计师,第一个哈尔滨的城市规划设计图——1899年的“松花江村”规划图,就是他负责做出来的,他是中东铁路建筑工程局技术部的约基什。“松花江村”规划图涵盖了南岗区一部分、道里区的一小部分。

  中东铁路修建时期的波兰人,有一个人叫连铎夫斯基,他是松花江铁路大桥的总工程师。如今他的故居还在,位于吉林街和一曼街交口附近。

  在金融界有特殊地位的是亚布拉罕·考夫曼,他为哈尔滨犹太社区的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儿子是特迪·考夫曼,前以中协会主席,已经去世。特迪·考夫曼年轻时仍然生活在哈尔滨,回国后始终担任以中友好协会主席、以色列原居哈尔滨协会主席,为以色列和黑龙江之间的交往做出了重要贡献。

  犹太人中有早期工商业的代表人物,都是当时的巨富,虽然不见当年叱咤商界风云的大亨们,但他们的故居还能遥见当时的繁华。其中,斯基得尔斯基的故居位于颐园街3号,经纬四道街30号则是索斯金的故居。

  (作者: 董艳春 )

  (编辑: 冯春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