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怡明(左)和爱人张弦打扮都相当中国范儿。王怡明(左)和爱人张弦打扮都相当中国范儿。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李延年的《北方有佳人》可谓是对绝代佳人最到位的评述了。而哈尔滨姑娘王怡明却在美国纽约用她的“倾国China Blue”“倾城Cafe China”,征服了华尔街金融精英的味蕾,俘获了漂泊海外的游子心。在纽约,“倾国”“倾城”这两家中餐馆成为纽约食客心中难以割舍的一份乡愁。在纽约近7000家中餐厅,仅有“倾城”一家中餐厅摘得2017年米其林一星。近日,怡明刚开业不久的第三家餐馆“鸳鸯”(Birds of a feather),又成为了纽约美食论坛的焦点和热搜。

  米其林餐厅,是《米其林红色宝典》对各地美食、餐厅收录的餐厅。这书又被“美食家”视为至宝,誉为欧洲的美食圣经,成为每年法国的餐馆评定星级的图书。

  A 华尔街白领辞职开中餐馆

  怡明深受张爱玲作品的影响,是个喜欢穿旗袍的哈尔滨姑娘。她18岁离开哈尔滨到新加坡读大学,之后在美国完成研究生学业后,就职于《纽约时报》策划部。其后又在华尔街的知名投资银行做了多年的投资分析师。虽然每天出入高档写字楼,有份收入不错的体面工作,但怡明觉得离想要的有质感的生活越来越远。

  出国多年,怡明很少回国,在国外吃到的中餐都是西化了的快餐,吃中餐和吃汉堡没有太大区别。几年前,她回哈尔滨,终于吃到了她梦想以久的中餐,吃到了家的味道。也正是这次幸福的回忆,让怡明做出一个疯狂的决定——回纽约开中餐馆。“其实去开发一个自己未知的领域,那种新奇的感觉真的挺爽的!”记者听到电话那边怡明开心的笑声。

  2011年,怡明辞去投行的工作,以一个创业者的无知无畏,义无反顾地投身餐饮这个未知的领域。当时家人并不支持她,但中西方文化的碰撞,让怡明的心中早已有了餐馆的样子。“我要做一个味道和品位兼顾的中餐馆,菜品保留中餐的原汁原味。”怡明向记者说着开餐馆的初衷。

  B 开业当年“倾城”摘获米其林一星

  开餐馆前,很多人警告她在纽约开中餐馆很受歧视。因为早年一些非法移民到美国的中国人为了生存开了中餐馆,因为很不规范,造成人们对中餐的歧视,认为中餐就是快餐。东北女孩特有的执拗让怡明不顾劝告,最终说服了爱人张弦,支持她开一家真正意义的中餐馆。

  夫妻俩开始选址,因资金原因,租下了一个经营不善的店面,开始了每天20多小时的装修。最终,他们把不到200平方米的空间打造成一个具有浓浓中国情调的餐馆。张爱玲情结,让怡明给自己的小店取名“倾城”。从风格到装修,从一张贴画到每一件古董家俱都是怡明一点点设计和挑选的。这家店倾注了她所有对中国文化和家乡的眷恋。老式留声机、老海报、水晶灯,一个穿旗袍的东方丽人立于店中,食客一走进这里,中式浪漫便扑面而来。

  但是梦想并不是马上就能照亮现实,“倾城”开业后一个客人都没有,怡明就写好明信片上街发放,很多人接过明信片就扔进了垃圾桶。怡明的店离她原来工作的投行不远,她发明信片的时候特别担心遇到熟人而尴尬。她的第一个顾客,是一名澳洲的摇滚音乐人,他看到怡明递上的明信片很喜欢,便随她进了“倾城”,立即被店内的东方风格和美味的中餐吸引,便发了微博介绍“倾城”。在纽约城中消息传播速度很快,没多久就有《纽约时报》的食评家微服私访“倾城”,并给“倾城”评了米其林一星。“当时,《纽约时报》给我打电话说我的店评上米其林一星时,我还以为是诈骗电话,给挂了。直到后来收到米其林宴会电子邀请函,才知道这事是真的。开业当年就被评星,太意外了!”怡明说。

  C 国外创业,最惦记远在哈尔滨的父母

  “倾城”摘得米其林一星后,每天门口都排满了要进店品尝中餐的食客,排队的人多到把怡明的古董沙发都挤坏了,等位要一小时以上。怡明和张弦觉得这样不行,很多不错的餐馆被评星后,都因没有能力接待突如而来的客流而降低了服务标准,最终被市场淘汰。马上到夏天了,很多人都会出国度假。夫妻俩决定歇业,利用这个时间段招厨师扩大厨房规模。

  他们和厨师一起从300道中国菜中精选出80道菜,做精做细。说起为什么要在老上海风格的餐馆主打川菜,怡明说:“我们觉得老上海达到了一种难以超越的中西合璧的高度,这种高度是由多元文化集萃而成。而川菜的精髓,恰好能表现出对这种多元文化的演绎。”就这样,“倾城”一连五年摘得米其林一星,2017年成为纽约唯一一家获得米其林一星的中餐馆。

  “倾城”成功后的第二年,他们又开了“倾国”。“倾国”开业后,因为顾客太多上菜速度慢,受到媒体的指责。那天晚上,怡明和爱人在厨房抱头痛哭,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是哈尔滨女孩性格里的坚强,让他们咬牙坚持下来了。2017年,他们又开了第三家店“鸳鸯”。

  如果说“倾国”“倾城”表达的是怡明的张爱玲情结,那么“鸳鸯”就是她心底的那道明媚阳光和对家乡哈尔滨的思念。怡明的父母都是东北林业大学的教授,得知女儿在纽约开了第三家店“鸳鸯”,母亲还特意写下“创业艰辛百事磨,鸳鸯默契畅吉波。”以表达对女儿五年开创三店的祝贺。怡明告诉记者:“在国外创业,心里最惦记的还是哈尔滨的父母。这些年多亏了有哈尔滨的亲朋好友帮忙照顾。有人说我们很成功,其实能获得米其林一星只是偶然,我们并没有期待荣誉,比起米其林的评价,我们更在乎食客的体验和家人的健康。”

  或许,正是怡明这种对内心的坚持和对梦想的执念,给了“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另一个完美的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