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报11月19日讯 取土和水,拾柴起火,以金着色,淬炼成器……38岁的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雕塑教研室主任王仁亮,经过多年钻研,将黑龙江省高岭土与寒地柴窑相结合,在省内首创,烧制出了“黑龙江特色高温瓷”。这种瓷,金色、不上釉,与南方瓷器有很大区别。11月18日,王仁亮带着他带领学生创作出的作品,参加全国大学生双创十周年庆典,并成为活动中唯一入选的我省陶瓷作品。

网络配图网络配图

  [黑龙江瓷咋烧?]

  金木水火土全都融入“龙江元素”

  “黑龙江陶瓷资源不同于南方,有着鲜明的独特性,正是这种独特性让我对烧瓷着迷。”王仁亮说。他1980年出生,2002年从哈师大美术学院雕塑专业毕业后留校,出于本专业需要,于2013年开始柴烧理论研究。最初只是为了烧制雕塑,在研究过程中,逐渐对烧制瓷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产生了烧制本地瓷的想法。

  2015年,王仁亮在哈尔滨市阿城区料甸乡建起了一座柴窑。阿什河的支流从门前流过,是村边树林里的一处院落。与周围的乡村景色略有不同的是,普通的农家院里堆放的是秸杆垛,而这个院子里却堆着高高的松木垛。这些都是王仁亮烧窑用的原料。

  王仁亮说: “最多的时候,院子里堆的木柴达到100立方米。都是落叶松。来源于附近木材厂淘汰的不成材的木料。”王仁亮认为这种木头是一种能代表黑龙江地域特点的木头。 “要烧出本地特色的瓷器,就要融入‘本地元素’”。

  “柴窑是最古老的烧制方式,只有用柴窑才能表达出本地瓷器的特有韵味,这是烧出黑龙江特色瓷器的关键之一。”据介绍,国内现有电窑、气窑和煤窑可供选择,而王仁亮最终选择柴窑,看中的就是柴窑的自然属性。他说,没有本地木料参与烧制,本地瓷就少了一个本地元素。 “松木柴烧的瓷器,整体散发着松香气,通过烧制,落叶松的粗朴,传达给了瓷器,形成了独有的感觉,也激发了我的创作源泉。”

  最初,王仁亮主要借鉴景德镇、淄博和日本的烧制经验,烧制瓷器用的是南方土。 “因为那时我还没找到本省的高岭土。”王仁亮说,没有高岭土也可以烧窑,但是烧不出瓷器。也就是说,要烧出本地瓷,找到本地高岭土是关键。但当时王仁亮坚信黑龙江盛产矿产资源,一定可以找这种土。 “早在金代时,黑龙江区域内就有过烧瓷的记载,这也说明附近能找到制作原料。”经过不懈地了解,在有关部门工作的朋友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黑龙江的确有大量的高岭土储藏,具体位置就在齐齐哈尔地区。自此,黑龙江的高岭土被运用到了柴烧陶瓷当中。

  [黑龙江瓷多难制作?]

  创下78小时烧制纪录四季变化都要考虑其中

  王仁亮的窑口一年四季都在烧,他认为, “每个季节的温度不同,气压和周边环境也不同,而周边因素的微小变化都会影响最终的烧制结果。”夏季,烧窑一次最短都要24小时,到了冬季最冷的时候,烧制时间就会成倍增加。为了达到理想的炉温,最长时间曾经创下连续烧制78小时的纪录。同时,冬季装窑的时间也会成倍增加,装一次要三天时间,是夏天的三倍。但是,所有这些困难都挡不住王仁亮对烧制效果多样性的探索。正是如此的全身心投入研究,他烧制的瓷器,才有了今天意想不到的“金色效果”。

  “一件瓷器的烧制大致要经过配泥、炼制、陈腐、制坯、速烧和柴烧等几个过程。准备原料的过程,就像普通人家做面食的发面过程,高岭土在舂洗之后形成泥浆,干燥后形成泥块,要经过长达半年的陈腐过程,增加其有机质含量,这样的原料密实程度高,才能达到可塑性和韧性强的要求……”一说到烧窑、做陶器,王仁亮就滔滔不绝。

  2016年,他的“金瓷”烧制方法申请了国家发明专利;同年10月, “寒地柴窑建设与烧制研究”课题完成。今年,黑龙江省高岭土与寒地柴窑结合烧制特色陶瓷研究被评为省级大学生创新项目重点课题。11月18日,王仁亮携带他的“上京金瓷”作品参与全国大学生双创十周年庆典,成为活动中唯一入选的省内陶瓷作品。

  [黑龙江瓷啥样?]

  精品瓷器接近金色制作过程中无需上釉

  2016年元旦,王仁亮用“柴窑+本地高岭土”烧制出了第一窑“黑龙江特色高温瓷”,到目前为止已经烧制了24窑。自从第一窑黑龙江高岭土烧制的特色陶瓷作品成功后,他就被自然的鬼斧神工所吸引,再也无法离开。

  在王仁亮的工作室里,摆放着许多成品瓷器,有黑龙江特有的海冬青、鸡腿瓶、六耳锅,还有横把壶、花器、茶器、酒器、雕塑和壁画等。这些瓷器,与一般市面上常见的瓷器不同,风格粗犷古朴,器形自然,天然雕饰,颜色在黄与橘红色之间变化,精品接近于金色。 “这种色彩的呈现,就是黑龙江特色高温瓷的特点。”王仁亮说,正是因为这个色彩,他将自己烧制的瓷器定名为“上京金瓷”。

  据介绍, “上京金瓷”主要有两大特色,一是烧出的颜色不是白色而是金色,这是由本地产的高岭土决定的。王仁亮说: “本地高岭土的铁含量高,形成了‘金瓷’的特点,有别于南方的瓷器。”其次是,制作过程中无需上釉工艺,烧成后表面形成的玻璃体是自然形成的,来自于柴烧原料松木产生的碳灰自然吸附,也使得瓷器表面形成的图案更为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