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报2月4日讯 在双鸭山市有这样一个特殊的大家庭,除了妈妈胡艳丽是健全人之外,五个孩子全是脑瘫儿。

  今年50岁的胡艳丽有个患脑瘫的女儿,2003年,她在双鸭山开了一家康复训练中心,有些脑瘫儿的家长把孩子带到康复中心后便不再出现,十多年来,她已经陆续收养了四个脑瘫儿。

  “其实我能找到孩子们的家长,但是他们的家庭条件不太好,不如就留在我这儿吧,孩子们还能得到更好的照顾。”胡艳丽感慨道。

  刚换不到十分钟

  裤子又被尿湿了

  胡艳丽的康复中心在双鸭山尖山区的一个居民小区里,现在有92个孩子,患有脑瘫、智障、癫痫、孤独症等疾病。

  1月20日是周六,仍有三十多个孩子在上课。胡艳丽解释说:“这些孩子即将升入小学,正处于康复训练的关键期,所以给他们加大了训练强度。”

  康复中心的大厅里摆满了训练专用的教具,一些孩子正在接受按摩治疗。“我儿子哪去了?”随着胡妈妈的一声呼唤,一个大眼睛男孩从教室里冲出来,胡艳丽把他抱起来,陪着他回到了教室,其他三个孩子正乖乖地坐在凳子上,在老师的带领下做游戏。

  胡艳丽告诉记者,这个跑出来的孩子名叫晓宝,今年6岁,是她的小儿子。在她收养的四个孩子里,晓宝的病情最轻也最淘气,无时无刻都要安排人领着他。其他三个脑瘫孩子比较严重,不但活动受限,有的甚至大小便失禁。生活报记者采访时,胡妈妈发现其中一个孩子又尿裤子了,她马上拿来一条新棉裤,一边换一边说:“这才刚换不到十分钟。”

  不一会儿,胡艳丽的大女儿荣宇航也被老师叫过来,她刚从康复器械上下来,脑门上还挂着汗珠。荣宇航长得与胡艳丽有几分相似,是胡妈妈的亲生女儿,她的病情比较重,虽然做康复训练的时间最长,但是肢体功能受限,步履蹒跚。

  曾带女儿赴京治疗在医

  在医院厕所旁蜗居七年

  “我现在已经不觉得难了,虽然康复中心经营一直比较困难,但比起当年刚开办的时候,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胡艳丽说。

  胡艳丽曾是双鸭山矸石砖厂的一名工人。1995年,她的女儿荣宇航出生,不幸的是这个孩子患有脑瘫。“那个时候,我就像疯了一样,根本就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胡艳丽说,她带着女儿去佳木斯、上海和北京接受治疗。由于囊中羞涩,去外地求医时,她一度带着女儿风餐露宿。后来,她终于在北京找到了一家医院,一个姓丁的老教授同情她的遭遇,同意在治疗过程中,向她传授治疗手法。

  为了节省治疗费,胡艳丽有时自己上手给女儿做按摩。老教授还在医院厕所旁边,给她找了一间小仓库,胡艳丽和女儿在那里一住就是七年。由于常年带着女儿在外治疗,胡艳丽的家庭发生了变故,没有了经济支撑,她只好带着女儿回到了双鸭山,好在这时她已经学会了康复治疗的手法。

  “我一个人带着女儿,没有经济来源,孩子时刻都离不开人,我们总要活下去。”2003年,胡艳丽下决心办起了一家针对脑瘫儿童的康复中心,她既是教师也是康复师。最初只有两个孩子,每人每月260元,还要包伙食,几乎难以维持。胡艳丽默默承受着周围人的不理解和不信任,最终用治疗效果和对孩子的爱心打消了家长们的顾虑。

  渐渐地,她的康复中心学员越来越多,如今已经达到了92人。

  胡老师变成胡妈妈

  她给被弃养的脑瘫儿一个家

  从康复中心成立起,胡艳丽就经常遇到一个问题:一些家长把孩子放到这儿之后便失联了。为了找到孩子们的父母,她费了很多周折,等到把孩子送回去的时候,她发现这些孩子的家庭条件的确很困难。

  “我特别能理解这些家长,因为我的孩子也是脑瘫儿,他们举全家之力照顾孩子,把钱都花在了治病上,这个时候只要有一点儿变故,整个家庭就垮了,他们不是不爱孩子,而是没有这个能力。”在了解到孩子们的家庭情况后,胡艳丽做出了一个决定:抚养那些被父母弃养的脑瘫儿。从此,胡老师变成了胡妈妈。

  在胡艳丽收养的四个孩子中,时间最短的4 年了,最久的已经12年了。他们都不具备自理能力,最严重的孩子除了脑瘫还患有癫痫,有时一天发作七次。但胡艳丽并不嫌弃他们,始终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平时尽量自己带,特别忙的时候才交给其他老师。

  胡妈妈笑道:“孩子在我这生活,能保证他们有个良好的环境,也给他们的家庭留出了缓解困难的时间,其实要是真想找,我能找到这些家长,但他们眼下没有抚养能力,以后等家庭情况好转了再接回去,也是可以的。”

  心疼孩子还惦记家长

  “这么冷的天也没件厚衣服”

  据胡艳丽介绍,很多爱心人士给孩子们捐了不少衣服,但是她发现,由于家庭困难,很多家长来接孩子的时候穿得非常单薄,有人甚至把稍微大一点儿的孩子的衣服也穿上了 。“脑 瘫儿 的家 长们 太不 容易了,这么冷的天也没件厚衣服,能不能给他们捐一些大号的羽绒服。”胡艳丽恳求道。

  一直以来,大女儿荣宇航是胡艳丽的骄傲,虽然孩子有残疾但是懂事聪明,多次在征文大赛中获奖。在一篇名叫《我的大学》的获奖征文中,荣宇航写道:“我的人生就是一所大学,我已经读了二十年,依然没有毕业,也许还要再读二十年、三十年。我坚信总有一天会走出这所大学,那时的我会像丑小鸭变成白天鹅,抖动崭新的翅膀,披着霞光去迎接新的未来!”“希望我所有的孩子,都能不断地学习,我会给他们提供温暖的窝,有一天他们的翅膀养好了,可以从这里飞走,飞得越远越好,我会为他们骄傲。”胡艳丽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