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环卫工,谁都知道,即使帽子口罩也遮不住尘满面、鬓落霜。但你知道吗?环卫工也有一颗爱美之心。在环卫岗位上工作了20年的李桂杰就是这样。20年来,帽子伴随着她的秀发度过一个个交织着汗水和灰尘的严冬酷夏,20年来,她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头发。20年来,她的一头秀发渐渐褪去了光泽,但你仍然可以在哈尔滨的大街上看到她工作着的身影。

  今年立春以来,哈尔滨下了两场暴雪。为保障道路顺畅,包括李桂杰在内的哈尔滨环卫工不畏严寒,顶风冒雪,始终坚守在清雪一线。

  手套半个月磨坏一副 手指虎口开裂

  “我们得抓紧,快点清理出来,这里人流量大,车流量也大,等到积雪被压实就会产生冰棱,清理难度大,通行也不便。”2日,大风裹夹着雪花扑打在脸上,李桂杰和她的同事却干得正起劲。

  铲雪过程中,李桂杰摘下手套,干巴巴的双手已经蜕皮,虎口裂出了多条口子。“手套最不经用,半个月就磨坏一副,单位发的都让我磨坏了,这个是我自己做的,棉花絮的,厚实,干活时大拇指吃劲儿,这副手套又磨坏了。”李桂杰说,她手上这点口子不算啥,好多同事手脚都起了冻疮,干活时鞋里都垫发热鞋垫,要不受不了。

  为防止灰尘落头上,李桂杰戴着厚厚的帽子和口罩把自己的头部捂得严严实实,“扫雪是个体力活,有的时候干着干着就出了满头的大汗,头发盘在帽子里,回到家散开满是汗泥味儿,不管多累,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头发。”李桂杰说她从小就喜欢长头发,但是工作又不允许让头发散开,一旦散开干活,落上灰太脏了,洗也费劲,索性就盘起来了。

  怕给商户添麻烦尽量少进屋

  搓搓手跺跺脚能挺会儿就挺会儿

  下午4点左右,雪越下越大,此时的李桂杰已经在室外持续工作了4个多小时。气温越来越低,李桂杰双脚在地上使劲地跺。沿街商家见了,招呼她进去歇一会儿,李桂杰担心弄脏地板,不好啥意思进屋。李桂杰说,这几年环卫工受人尊重的程度提高了,在大冷天里,有些临街的小饭店都可以进去歇歇脚,并提供热水,让我们心里暖呼呼的。但李桂杰说她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干活出一身汗有味儿,衣服脏形象也不好,我们不好意思去这些商铺,怕影响人家生意。跺跺脚、搓搓手能忍就忍着。”

  环卫工一干就是20年 每到大雪天晚上只能睡三四个小时

  “以雪为令”,每到冬季,这都是环卫工人记忆最深的一句话。李桂杰称,平时自己的工作时间是早4点至晚6点,到了下雪天,2点就要到达扫雪路段。自己家住南岗区教化小区,责任区为尚志大街,时间太早没公交车,每到下雪天只能骑电动车往返。“从我家到这里需要半个小时时间,再加梳洗的时间,凌晨1点就要起床。”李桂杰称,雪天下班时间也是6点,到了家已近7点,丈夫和孩子等着她回去做晚饭,吃完饭收拾好就10点了,算下来每到雪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觉。

  即便工作如此辛苦,李桂杰还是坚持了下来,一干就是20年。“这些年下来,我几乎扫遍了市里所有繁华路段,地段街、友谊路、尚志大街等都扫过。”李桂杰笑着说,她现在负责的路段两边多数都是商铺,路上行人多、车辆多,清扫保洁难度大、工作量也大。为了给过往的市民一个干净的环境,她和班组成员起早贪黑地扫,20年来从未间断。

  就这样在不停地走动和挥动扫帚中,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时间已近下午6点。连轴转了近14个小时之后,倒班清雪人员接替了她手中的工作,李桂杰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骑上自己的电动小摩托,消失在夜色里。

  明天凌晨2点,她又要拿起扫帚,在这里开始新的一天。

  记者 王雪梅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