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

  在家人帮助下终于还清校园贷冰城大二男生讲述亲身经历:

  还了12万10万多是利息接到过辱骂恐吓电话

  文/摄生活报记者朱莉王悦

  近日,哈市一名大二在读生因为欠下十多万元的“校园贷”,被催债公司电话骚扰,到后来每三天一次被辱骂恐吓……在各种高压催债方式下,该学生不得不找父母出面还钱。对此,生活报记者对本地“校园贷”进行调查。在走访了本地7所高校中,记者看到有6所学校内的信息栏、墙上、电线杆上贴有贷款小广告,多为“大学生贷款”“助学借款”等字样和联系电话。在看似简单的借款要求和轻松的分期还款下,隐藏着学生们无法承受的“利息”暗涌。

  越陷越深

  贷款用途:

  每天和女朋友吃大餐及日常开销

  不断借新债还旧债

  回想起自己借校园贷的这段经历,哈市某高校的21岁大二男生高信仍觉得心有余悸,“这大概是我做过最后悔的事,虽然靠父母还清了钱,但我成了反面教材。”

  高信是绥化人,2016年踏进大学校门的他遇到心仪女生娇娇。为了追求娇娇,高信花费不少。“娇娇说想吃遍哈尔滨美食,我们就每天不重样地在校外吃饭,四川火锅、法式牛排、日本料理……每顿200至400元不等。”高信说:“我爸妈每个月给我3000元生活费,远不够我跟娇娇的花销。”

  2016年十一假期,娇娇说想看大海,高信立马买机票带娇娇去大连玩7天。“这一趟我俩花了8000多元,我管室友借了点。我不敢跟父母说花了这么多钱,就借了第一笔校园贷。”高信羞愧地说:“最开始一个同学告诉我,手机网贷没有门槛,还操作方便,不用抵押物。第一次我借了5000元,约好分12期,算好的还7000多元。”

  可是后来他还不上欠款,便继续借贷。据高信回忆,他从2016年10月到2017年12月先后借8笔钱,共7万多元,其中超过70%都是利息,真正被他消费掉的钱仅有1万多元。高信说:“从校园贷APP借钱利息从10%到20%不等。借款时,会让你提供身份证和学校信息,还有导员、父母、同学的手机号等,借款人不能按期还款,就会给他们打电话。”

  2018年1月,高信通过小广告得知了有小额贷款公司。“当时,我从小额贷借走1万7千元,但让我签的合同显示我拿走3万元。当时商定还12个月,每个月还一定数额,利息是一万元。但才1个月,贷款公司就打电话索要5万8千元。如果我不还,就说找催债公司收拾我。我向在北京工作的表哥求救,表哥告诉了我爸妈。当天我爸妈就赶来,领着我去还了钱。”

  记者询问高信每次借款的数额和利息,高信表示记不清了。“不管你怎么算,最后他们让你还的钱会高出约定的还款数额很多。”高信说:“这一年多来,实际上我花掉的钱就2万多,用于还利息的钱超过10万元,总共还了约12万元。”

  据高信介绍,身边像他这样的大学生有很多。“如果不按时还款,就会被打电话辱骂、恐吓,甚至还有催债公司来找。他们会在学校里挂有你名字的条幅,让老师同学都知道你借了高利贷。”

  高信说:“我想奉劝和我一样的大学生,钱不够花就不花。冲动借校园贷,不仅给自己带来痛苦,也会让父母和身边的朋友同学跟着遭殃。”

  不堪其扰

  贷款用途:换好手机男生欠10余万元失踪室友被催债电话“轰炸”

  “大二下学期,隔三岔五就会有人给我挂电话,问我知不知道室友鹏飞在哪儿,能不能联系上他。对方都说,‘你告诉那小子,再联系不上就报警抓他’。”据正在上大四的小齐回忆,通过这些陌生人他才知道,室友鹏飞背了十余万元的债务。

  “起初,鹏飞只是想换一部好一些的手机,他找到校外的人教他在网上平台分期付款买手机。”没多久,不少同学开始通过鹏飞贷款换手机。过了一段时间,鹏飞穿的用的比以前好了不少。这期间,鹏飞多次向小齐借身份证、学生证、学籍档案等证件和信息,均被小齐婉拒,但是小齐和其他室友的电话号码还是被鹏飞留给多个贷款平台。鹏飞“大手大脚”一年多后,有段时间就见不到人影了,室友们被电话骚扰持续了半个多月,这之后小齐也没在学校里见过鹏飞。

  悬崖勒马

  贷款用途:

  升级微商急需钱

  放款前后悔及时“避坑”

  跟高信和鹏飞比起来,婷婷是幸运的,她在等待网贷平台放款的过程中,左思右想拒绝了对方。

  近日忙于找工作的婷婷告诉记者,刚上大学时她想做个微商代理,急需三万元升级。她通过同学得到一个联系电话,对方让她带着身份证、学生证等证件到江北见面,“当时我叫上闺蜜一起,找到地方发现是一个小额贷款公司。”

  据婷婷回忆,进屋后工作人员先查看了她的证件,还指导她下载三四个手机软件,随后让她填写了一张单子,“除了需要自己的详细信息,还要填写父母、担保人、导员、好朋友的姓名和联系方式等信息。”填写后,工作人员跟婷婷说放款金额要看每个平台的数额,未必能达到三万元,还有服务费、利息、逾期不还的违约金等。婷婷跟闺蜜回学校后商量,决定不贷了。

  业内人士:借款扣服务费还款利息不定

  一位业内人员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网上很多贷款平台已经不再做学生贷款的业务,学生如果还想在网上平台贷款,就会通过校内小广告或是同学介绍找到贷款联系人。一般介绍人会收10%的服务费,而利息就不是固定的了,各个软件的放款额度、手续费和计息方式不同。他举例,一个学生如果想借10000元,可能会被收1000元的服务费,实际到手不足9000元,如有逾期还款,还款金额会更高。

  曾经做过校园代理的毕业生李飞告诉记者,如果学生还不上欠款,贷款公司的人就会让学生再多下几个软件,导致越欠越多,这个过程中学生需要承担服务费、中介费、利息等多种款项,到最后基本都还不上。

  相关规定:网贷机构暂停学生网贷业务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贷款主体先扣除一定比例的服务费,这种做法已经涉嫌违规,而且,按国家规定,私人贷款的利息不高于基准利率的四倍,才会受法律保护。此外,去年六月起,根据相关文件要求,未经校方批准,严禁任何人、任何组织在校园内进行各种校园贷业务宣传和推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

  专家:大学生不要过度消费

  15日,记者联系到黑龙江大学社会学教授曲文勇,对于大学生“校园贷”的现象,他表示大学生还没有独立的收入来源,经济能力很难满足自身的欲望,很多人宁可借小额贷也要高消费。他们单纯地以为节衣缩食就能还上,但其实这些校园贷都是陷阱,对方制定的合同和利息,大学生根本看不懂。建议在校大学生要控制自己的购物欲,不要过度消费。

  (文中学生姓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