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直击冰城青年癌患群体 35岁男子三年天天吃烧烤患胃癌

  生活报4月15日讯 在癌症患者中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年纪不大,有的还处于花季,而当一纸诊断摆在眼前时,仿佛青春课堂里被展开了一张生死答卷,拷问着过往、当下和未来。人,到底应该怎样活着?15日至24日是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报记者走进哈市多家医院肿瘤科,寻找青年癌患群体,倾听他们讲述疾病与自身生活的种种纠葛。抉择,顿悟,改变……经历过疼痛的生命,才更懂得珍惜。

  三年几乎天天吃烧烤痛过之后,没什么习惯不能改变

  有人喜欢抽烟,有人喜欢喝酒,而严峰最大的爱好就是吃烧烤。他有一个小群体,一共八人,几乎天天聚会,每次吃饭必选烧烤。“冬天在烧烤店里肉串就啤酒,夏天在自家楼下BBQ,时不时还要一起找一找有名的路边摊……反正只要有一天不吃烧烤,我和朋友们就感觉全身不自在。好像孜然‘上瘾’一样,无论我媳妇和老妈怎么劝,我们都不听。”可随后严峰话锋一转,叹了一口气道:“唉,固执是要付出代价的。”原来,这样的生活过了三年后,八个人中,有两个人被查出了胃癌,其中就有严峰。

  负责治疗的哈尔滨市第四医院外科医生顾伟民曾告诉严峰,虽然不能说烧烤类食物一定是导致他患胃癌的直接原因,但科学证实,明火烧烤肉食时,会产生大量的致癌物。如苯丙芘,在体内蓄积能诱发胃癌、肠癌等。另外,若之前经过不恰当的腌制,还易产生过量亚硝酸盐。空腹吃时,这两种物质直接与胃粘膜接触,比人群平均患胃癌比率高二十倍左右。

  “痛过之后,没什么习惯不能改变。”严峰说,躺在病床上那一刻,恐惧、无奈、后悔一股脑地涌过来,而最强烈的是对“生”的渴望。这种心境下,啥习惯都变得不再顽固。不仅是烧烤戒了,烟、酒,能戒的都戒了。以前总是调侃“戒掉这些还不如死了”,可当真的面临死亡时,你会想,只要可以活着,啥坏习惯都能改。

  一直在拼命挣钱病了之后,钱却帮不上太多的忙

  叶子是一个年轻且事业有成的女人。15年前,她从农村出来到城里经商,挣下了千万家产。而且还带动哥哥、妹妹一起经商,大家的生意都做得很好。

  “没有什么事能让我放下手中的工作。”叶子总是对劝她放松一下的朋友自嘲说,“小的时候家里穷,穷怕了,不敢停下来呀。”那时,叶子心里认为钱是最能解决问题的,有钱,才能给家人最好的生活。可是,在一张乳腺癌诊断书面前,她迟疑了。

  4月13日,叶子来到哈尔滨市第二医院血液肿瘤科复查。因为发现患癌时是早期,经过半年时间治疗,叶子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现在,我已经不再事事亲力亲为去打理生意了,但生意还不错,每天仍有不少钱进账。”叶子说,生意早就上了正轨,只是她从前太不懂得适当放手。

  说起患病经历,叶子回忆道,刚得知病情时,她都吓傻了。先是发呆,然后嚎啕大哭。也曾想过,有钱,可以花钱用最好的药治疗,但再一想,是有钱治疗,可如果治不好,有多少钱又有啥用。“还有我爱的亲人们。的确,我可以把钱留给丈夫、儿子、父母。但是每当儿子搂着我撒娇时,我心里都想,其实他们更需要的是我啊!”叶子说,负责给她治疗的孟秋主任说,这病是长期精神压力过大和严重休息不足引起的,这让她也自我反思过。“的确, 15年的时间里,我只顾着创业,没睡过几个安稳觉。”

  “那就开始放松吧,我想开了,如果没有生命,有再多的钱也没有用。”在疾病面前,叶子放下了工作,放下了生意,开始试图享受生活。

  “死”过一次后的重生哭过之后,大家都说我笑更好看

  小芳在高级知识分子家庭长大。父母宠爱备至,让她不但优越感十足,而且十分傲慢。因为脾气坏,她没有太多朋友。

  两年前,正在上大学的小芳被查出乳腺癌,在哈尔滨市胸科医院做了手术。该肿瘤三科主任刘淑岩表示,从病理上看,这个年轻患者的患病程度还是挺重的。多数这个年纪的患者在手术后通常心理阴影很大,因为社会经验少,还没有完成一些社会责任,因而不能面对自己的身体情况。

  “在手术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死了一次,直到被麻醉师唤醒。此后,只要刘医生有时间,就来找我聊天,聊过去和将来,也聊失去的和可能会得到的。我觉得此前的优越感并不真实,因为死亡面前人人平等。哭当然是哭得太多了,但如果一直哭,抢回的幸运就显得太没意义了。我还活着,是幸运的,是给我机会感受生活的美好,我能做的只有珍惜。”小芳说。

  在手术之后,小芳变成了一个总是微笑的姑娘,不再与任何人争,也不会与任何人吵架。她对记者说:“他们说我笑起来更好看。

  手术后第一件事就是离婚“死”过之后,更要为自己而活

  在身边所有人眼里,王佳是个幸福的女人:在工作单位是业务骨干,有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可爱的女儿。父母以她为荣,同事、朋友和邻居们都很羡慕她。

  “其实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我和我丈夫感情很糟。不是没想过结束这段婚姻,但有太多的顾虑。同事的看法、父母的担忧,还有孩子将来的生活,这些想法把我捆住了。”王佳说。

  半年前,王佳查出了肠癌。“有人说,肿瘤就是长时间精神压抑和身体劳累形成的,可是这么复杂的病,就像我那一团糟的生活一样,谁又能说得清呢。”王佳来到哈尔滨市第二医院做了手术,并住进了血液肿瘤科的病房。该科主任孟秋说,王佳是个很坚强的女人,虽然病得挺重,但是治疗的效果还是挺好的。

  “出院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离婚。在我住院的期间,我丈夫不过是像征性地来了几次,多数时候都是我父母在照顾我。我才31岁,命运却过早地把这样一份答卷丢给我,幸福还有多少,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是我明白,以前太多时候都是为别人活着,是装出来的幸福,而今后我得为自己活着。”王佳说,她现在相信放下包袱,也是一种幸福。

  文中除医护人员外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