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生活报

  原标题:冰城地下商业街期待重拾辉煌

曾经的地下商场门庭若市(哈尔滨国贸服装城提供)。曾经的地下商场门庭若市(哈尔滨国贸服装城提供)。
如今地下商场很多空置的“精品屋”与摊位都在出租出兑。如今地下商场很多空置的“精品屋”与摊位都在出租出兑。

  文/摄生活报记者刘婧言

  曾几何时,爱逛街的女士周末习惯拉上好姐妹“逛地下”,地下商业街曾为城市生活注入活力元素,让不少市民争相涌入,风靡冰城多年。然而,如今客流量早已不如往昔,不少商户只是苦苦支撑。近日,记者探访冰城市内多个地下商场发现,除了部分老牌地下商场运转较为正常,其他不少地下商场则处于冷清状态。地下商场身居黄金宝地,仍不敌时代迅猛发展与网购冲击,缘何人们不再钟情于此?如何破解,记者进行了采访。

  [走访]

  经营每况愈下“出兑”“转租”牌高悬关门闭店不在少数

  哈尔滨的地下商业街遍布各区,尤以哈市道里、南岗集中,曾经,地下商业街走在时尚前沿,多数商户都发家致富,然而现在的地下商业街早已不复往日风光。近日,记者走访了处于道里区中心地带的多个地下商业街,人流冷清,多家商户齐刷刷地打出“大甩卖”标识,然而依然无人问津。还有不少商户大布遮挡、出租转让牌高悬,已闭店不再营业。

  南岗区国贸、人和地下商场客流量相对大一些,然而,在几家商户蹲守了一段时间,记者发现,看热闹的多,买东西的少。而在过街通道龙防地下商场,商户以10元店、小商品日用百货居多,由于价格较低,路过的人还相对容易“掏腰包”。在人和三期一个张贴着“品牌升级改装,敬请期待”的商户前,附近出售女装的一位店主告诉记者,这个铺子现在是闭店待租,商场客流量少,购买率低,以至租金也在下降,但即便租金降半,也很难租出去,人和二期掉价更严重,但依然很难招租。

  “曾经的地下商场,即便工作日人也很多,商品根本‘不愁卖’,但如今客流量越来越少,效益越来越差。”联升地下商场的小菲告诉记者,现在她不得不花时间研究更多营销手段,比如促销打折、线上销售等。记者在小菲的朋友圈看到,几乎每天都有服装、鞋包产品更新,图片清晰、介绍详细,不定期还会有客户反馈。小菲说,现在实体经营效益不好,只能转变思路,不但要依靠大家关注的手机APP宣传,同时更要维护好老客户。

  [曾经]

  每天数钱数到手软早上六点半开门坐等“疯抢”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地下商业街把冰城百姓的购物视线由地上引向地下,刮起流行时尚风,让“砍价”也成为一种技能。1992年正式开业的哈尔滨国贸城也是哈尔滨市人防办投资兴建的大型平战结合工程,三位一体、贯通相连,如今还是地铁1、2号线博物馆换乘站枢纽,三部载客扶梯与地铁工程共用。

  “早上六点半的国贸地下商场一开门,外地坐火车赶来的客户便开启疯抢模式。我要一捆!我要一捆!售货员只需把卷帘拉开,趴在柜台前就等着钱进腰包。”1995年就开始在国贸地下商场做售货员的何女士告诉记者,当时所在的国贸柜台是“把边儿”的好位置,整个5—14号一排柜台都是她的老板经营的,主要销售女装,批发为主零售为辅。每天上午都是何女士最忙碌的时候,因为来“抢”货的外市县客户太多,那时家家都是这般火爆场面,售货员除了拿货就是收钱。何女士说,那时每人背一个腰包,百元钞很少,一般收的都是五元、十元居多,由于纸币太多,腰包装不下,于是就把钱统一扔到塑料袋里,下午三点半便开始数钱。虽然很忙碌,但收入相当可观。国贸地下商场以外地批发居多,绥化、肇东、牡丹江、双鸭山、佳木斯、北安等市县都从这里拿货,至于零售,早上忙碌时,如果有人想零买,售货员一般都不太搭理。

  据了解,上世纪九十年代开业的国贸城率先引进了“精品屋”概念,“当时的精品屋老板是名副其实先富起来的一批人,但还是以摊位式经营为主,一个摊位年租金在一万到两万元,精品屋按面积大小,租金为七万到十几万元不等。”在国贸经营多年的一位店主告诉记者,当年能有个精品屋是当时很多摊位式(俗称“床子”)业主的梦想。不过随着时代发展,摊位式经营已经不适应市场变化了,所以现在的地下商场基本都是精品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