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哈尔滨日报

  原标题:激荡 40 年|27 万公里、2000 万人次,5 代小火车开过半个世纪

  对于玩遍迪士尼、打过 “ 反恐精英 ”、玩转各种角色扮演的孩子们来说,哈尔滨儿童公园小火车只是诸多游乐设施中极普通的一种,但这列中国第一、世界第二的 “ 少先号 ” 小火车却承载着几代哈尔滨人儿时的梦想,那身特定的儿童铁路制服也曾是少先队员们最向往的行头。

  1956 年小火车通车。

  据不完全统计,“ 儿铁 ” 已先后培养了 3 万多名小员工,安全运行 27 万余公里,运载旅客 2000 多万人次,接待近百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宾代表团 10 万多人。在改革开放 40 年间,“ 儿铁 ” 经历了蒸汽机车、内燃机车到电动机车、车厢车头等 5 次改造。在它的陪伴下,一代代 “ 儿铁 ” 人已成为各行各业的栋梁。而今,这列见证了城市变迁的 “ 少先号 ” 小火车,在新时代仍继续前行,成为哈尔滨一张最具年代感的独特城市名片。

  [1970 年代]

  翘课接待外宾,自豪感 “ 爆棚 ”

  当年,只有最优秀的小学生才有可能成为 “ 儿铁 ” 的员工。据哈尔滨市工人江上体育俱乐部主任崔宏卓回忆,46 年前,12 岁的他在奋斗小学读书,因品学兼优被选拔为第二代 “ 少先号 ” 儿童火车的运转站长。服务期间,他曾接待过阿尔巴尼亚、波兰、越南等国家代表团。46 年光阴流转,小火车留给他的童年记忆挥之不去。

  当年的儿铁员工工作胸牌和徽章。

  “ 儿铁 ” 人是按照小火车的升级改造划分的。第一代 1956 年至 1968 年,第二代 1969 年至 1983 年,第三代 1984 年至 2001 年,第四代 2002 年至 2013 年,第五代 2013 年至今 ……“ 儿铁 ” 员工无论是火车司机,还是站长、列车长,以及售票员、检票员、乘务员、扳道员、巡道员、司炉工、乘警,全部由儿童担任。

1969-1983 第二代小火车。1969-1983 第二代小火车。

  上世纪 70 年代,“ 儿铁 ” 员工的选拔过程比现在的海选要严格得多,是从儿童公园附近的奋斗、解放、花园、铁岭、大成、芦家等小学三至五年级的少先队员中选拔出来的,这些孩子不仅要品学兼优,还要形象好、口才好,还得会才艺。由学校推荐,层层筛选,每年选一次,每届招收 200 人。崔宏卓被选拔成为有着 “ 中国第一、世界第二 ” 光环的小火车员工起,就一直是同学们羡慕的对象。

相同的站台,几代儿铁员工合影,右一为崔宏卓。相同的站台,几代儿铁员工合影,右一为崔宏卓。

  “ 当时一张小火车票票价 5 毛,大人的月工资才 20 多元,哈尔滨的孩子可不是想坐就能坐上的。而我却可以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坐小火车。当时哈尔滨的小学都是半天课,分上下午班,我每周至少要去儿童公园服务两次,每次有 5 毛钱的补助,领到钱出公园时我都会在门口买一根当时最贵的 5 分钱冰棍,因为是自己劳动所得,所以我叫它‘奢侈的甜蜜’。每当我接到大队老师通知有接待外宾和国家领导人的任务可以翘课时,同学们都无比羡慕。当时全国人民都没怎么见过外国人,我却可以经常穿上特制的铁路制服,胸前飘着红领巾,接待国家领导人和外宾,那自豪感爆棚。” 崔宏卓说得有些激动。

  [1980 至 1990 年代]

  “ 六一 ” 礼物就是坐小火车去 “ 北京 ”

  2013 年小火车更新到第五代电动火车,按国家规定电动火车必须由成人专业司机驾驶。今年 39 岁的黄镇当上了儿童公园第五代小火车司机。他说:“ 我和小火车的缘分可不浅。我是坐着第二代小火车长大的,后来上了花园小学,1988 年被选为第三代小火车的乘警,现在又成了第五代小火车司机。我的成长一直没离开过‘儿铁’呀!”

儿铁第一位小司机栾昌义,现已从解放军 211 医院退休。儿铁第一位小司机栾昌义,现已从解放军 211 医院退休。

  “ 我是改革开放后出生的,4 岁时因为打针不哭,爸妈奖励我坐了一次小火车,从来没出过哈尔滨的我当时还真以为自己到北京了。哈哈哈 ……” 黄镇说起儿时的记忆一脸幸福。“ 我当时真没想到,自己上小学后竟因在小火车工作,可以经常坐小火车。当时到儿童公园坐小火车可是件值得高兴好一阵子的事儿。那个年代的孩子大多没坐过真的火车,能坐趟小火车过把瘾相当满足。” 黄镇说。

80 年代 “ 儿铁 ” 员工80 年代 “ 儿铁 ” 员工

  到了上世纪 90 年代,游乐园绝对是孩子们欢乐的天堂,旋转木马、小飞机、碰碰车、大滑梯,每一个游乐设施都让孩子们兴奋不已。而对于哈尔滨的孩子来说,儿童公园就是这样一个快乐的存在,那列能通往北京的小火车便成为了那个年代孩子们童年记忆的 “ 快乐地标 ”。

1984-2001 第三代小火车。1984-2001 第三代小火车。

  一些小学校的春游目的地会安排在儿童公园,但想坐小火车可得自掏腰包。小火车当时票价 2 元,一般学校组织春游,家长都会给孩子带一两元零钱,孩子们宁可不买冰棍饮料,也要凑钱坐趟小火车,毕竟在那个年代,这是孩子们能想到的最神奇最浪漫的事。

  [2000 年后]

  小火车是孩子们最普通的玩具

  2000 年后出生的哈尔滨孩子,去儿童公园坐小火车不再是什么难事儿,住在附近的孩子想坐小火车更是抬脚的事儿。这代孩子的游乐设施和玩具小到桌游、遥控赛车、飞机、快艇,大到室内的海洋馆、海洋冲浪世界,室外的迪士尼大型游乐场,小火车早已成为了他们童年最普通的一个大玩具。

2002-2013 第四代小火车。2002-2013 第四代小火车。

  00 后的孩子别说坐小火车了,坐火车、轮船、飞机也不在话下。每个寒暑假,都是小学生的出游旺季。下学期的语文课文里要学故宫、北海、颐和园,家长就会利用假期带着他们坐火车坐飞机去北京看;古诗里出现园林山水、东方之珠,家长们就会拉着孩子们去苏州去上海;英语课文里出现太空,孩子们就会出现在航天科技馆里认识外太空 …… 大海、草原、高山、湖泊、园林、长城、宫殿,几乎每个小学生都能去上几个。

  尽管如此,哈尔滨的孩子对于儿童公园小火车还是有情结的。记者从儿童公园了解到,现在小火车票价 20 元,周六周日一般能开 10 圈左右,今年 “ 六一 ” 开了 39 圈,接待了 5000 余位乘客。暑假期间每天都有 400 多人次乘车。小火车并没有因为生活越来越精彩而淡出孩子们的视线,仍然焕发着旺盛的生命力。

  [2018 年]

  “ 儿铁 ” 已成为 “ 社会实践基地 ”

  在现在的多元世界里,当 “ 儿铁 ” 小员工早已没有那么大的诱惑力。儿童公园主任宋满说,现在儿童公园每年仍会在周边的小学校通过考试选拔三四年级的学生做员工。孩子现在在学校都是全天课,小员工只能双休日、寒暑假期来服务,学生分两班轮换。“ 儿铁 ” 小员工的选拔还是由学校推荐品学兼优的孩子,但当 “ 儿铁 ” 小员工不再是值得吹嘘的事儿,有个别孩子的家长不愿意让孩子来服务,怕耽误学习。来服务的 “ 儿铁 ” 小员工上下班也都由家长们车接车送。现在的 “ 儿铁 ” 小员工服务期满后会发社会实践证书,如果要出国留学,是否做过义工和社会实践,也是一个参考条件。

1976 届铁岭校儿铁小员工杨爱华,2018 年又坐上第五代小火车。1976 届铁岭校儿铁小员工杨爱华,2018 年又坐上第五代小火车。

  铁岭小学三年级学生李卓远是第五代 “ 儿铁 ” 的站长。他妈妈说,这是一种难得的锻炼和体验,李卓远最大的变化就是责任心和与人沟通的能力更强了。李卓远说:“ 我穿着制服,戴着大盖帽,总有小朋友过来跟我敬礼拍照,对我说‘警察哥哥好’。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感到特别自豪,会更用心地为他们服务。这种快乐的体验是上什么课外班都体会不到的。”

 2013 至今第五代小火车。 2013 至今第五代小火车。

  2016 年,是 “ 儿铁 ” 通车 60 周年,崔宏卓成立了儿童铁路员工联谊群,“ 儿铁 ” 人对那段汽笛相伴岁月的留恋一经点燃,迅速蔓延。2018 年,群成员已扩展到五代 “ 儿铁 ”30 多所学校的 884 人。

  半个多世纪里,小火车更换到第五代,服役过小火车的 “ 儿铁 ” 人也经历了五代更迭。“ 呜 ……” 小火车熟悉的鸣笛声响起,当年的 “ 儿铁 ” 员工带着孙子坐上了小火车,那些曾经回荡在爷爷奶奶童年记忆里的美好,将再次成为孙辈们童年梦想的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