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晚报

  原标题:“超生”的药店!冰城药店密度是全国平均水平2倍

  现在买药太方便了,药店随处都是。开药店很赚钱,大多数人会这么想吧?如果没什么技术,开个药店挺好的,不少人有这个念头吧?近日,哈尔滨市医保中心公布了一批取消“市医保”协议的药店名单,其中绝大部分药店是因经营不下去“悄悄”废业。同时,每年新增药店远高于废业数。

  哈市药店多到什么程度?现在开药店是否赚钱?药店越来越多除了便民,还带来啥?带着诸多问题,新晚报记者连日对市场进行了调查。

  三四条小街开八九家

  一家平均服务1600多人

  连日来,在对道里、道外、南岗、香坊、松北等市区药店走访时,记者发现:不经意中,药店已经密如织蛛网,主城区尤甚。

  在南岗区“文字片”方圆一公里的三四条小街上,10多分钟时间里,记者“逛”了8家药店。二三百米的文库街,街头、街尾各一家药店;转角文君街、文库街一家药店的隔壁,又有一家药店;与文君街交叉的文成街一共四家药店;文林街上还有一家药店。

毗邻而开的两家药店毗邻而开的两家药店

  文库街一位居民告诉记者,以前药店比现在还多,光文库街就七八家,这两年“黄”了好几家,现在剩两家。

  在道里经纬街、工部街附近,不足三百米的经纬十二道街有三家药店,经纬十一道街上有两家药店,经纬十道街上有一家药店;与这三条短街交叉的工部街开着两家药店;在经纬十道街、经纬十一道街中间的经纬街上还有一家药店。也就是说,这片约一平方公里区域有9家药店,大多数相距几十米。街路上药店多,小区里的药店同样密集。道里报达文化嘉园小区共有7家药店,松浦观江国际小区开着6家药店。

  市区有多少药店?密度有多大?

  哈尔滨地志办的数字:截至2017年末,市区(九区)人口550.7680万。市人社局医保管理中心的数字:市区2016年有药店(开通市医保)2700多家,2017年有3000多家,截至今年8月末有 3360多家药店。除去每年废业的药店,年净增长达300多家。也就是说,市区内药店平均服务人口为1639人/家。

  其他城市的药店密度是怎样?数据显示,目前我国药店店均服务人口为3062人/家。 截至5月,上海共有药店3813家,平均每家服务常住人口6412人。也就是说,2400多万人口的上海有 3813家药店。

  市场早已饱和

  三年后才开始收回成本

  “以前都说劫道儿的不如卖药的。现在药店一窝蜂地开,一批批地黄。”一位开了十几年药店的张经理直言。

  首先,经过几轮药品降价,药的利润已经没有以前高了。张经理介绍,原来开药店,药品可以代销,也就是说卖完了再回款,现在从医药公司进药全部要现款。一家正常经营的药店,最起码一次要进2000个品种的药,才算品种齐全,一次性进货成本约为20万元。

  其次,刷医保卡需要按销售额一定比例缴纳质保金。按中小型药店销售额,每月至少5万元,质押三个月开始返款,三个月的质保金是15万元。全民医保的年代,药店主要销售额是靠刷医保卡,现金收入仅占20%至30%。

  房租价格与2010年前相比几乎涨了一倍;还有人员工资,现在药店营业员的月工资是2500元—3000元。

  算起来,开药店至少要投入40万元打底儿。那么,多久能回收成本?张经理介绍,2010年前,投资一家药店一年多可以收回成本,现在经营好的药店三年后开始收回成本,至于经营不好的就不好说了。

  几年前,药店是5点左右关门,只开一个“夜间售药”窗口。现在,很多小药店晚上9点以后才正式关店门。

  一位开店四个月的女老板说,看着挺简单的,开起来太难了。她原来是一家私企高管,积攒了几十万元,辞职后把资金全部投入了药店。为了节省开支,除了白天和营业员盯着,自己还得卖 “夜药”,晚上9点多才关门,累得精疲力尽。因为不懂行,区架上的药摆放得不合理,混放口服药、外用药,处方药、非处方药,顾客找不到药就上别人家了。没办法,还得请懂行的朋友帮忙整理货架。

  有人认为,药店可以卖点儿生活用品来补贴收入。其实,这已是不可能。

  市医保中心监管科陈科长说,用医保卡个人账户刷生活用品是不允许的。在药店里,只能用医保卡刷药准字、械字号、消准字、健字号这些产品。目前,在市区3360多家签约市医保的药店,分为两部分管理:一部分是完全撤了生活用品柜台的,占绝大部分;还有一部分仍摆有生活用品,但只可以用现金购买,或是买药后兑换积分的赠品。对仍用医保卡卖生活用品的,去年发现并直接取消了50家药店的市医保资格。

  遇会员日、打折活动

  看好药品批号和包装

  药店开得多,方便是方便了,但是激烈的业内竞争使潜在的用药风险渐渐浮出水面。从医院退休的杨院长,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

  杨院长患有糖尿病,有一次到自己家楼下新开的药店买胰岛素,一次买了10支。在用到其中两支时,他突然出现过敏反应。根据过敏症状,他初步判断是胰岛素有问题。拿出药盒一看,这两支胰岛素和其他8支不是一个批号,而且在购买的时候已经过期。杨院长怀疑是药店回收了过期药,混在一起卖给了他。

新药店促销现场新药店促销现场

  杨院长说,现在药店之间有很多恶性竞争,有的药比进价还便宜。现在,老年人买降脂、降糖、降压的药比较多,药店就针对老年群体进行各种返现、赠礼品活动,而这里面存在着销售回收药、过期药的风险。

  记者在走访中看到,几乎所有的药店都有自己的会员日、打折日,有的逢2、12、22,有的逢 7、17、27,可以说,在1至9的数字里全都有药店进行打折。

  今年初,在一家药店的会员日里,一种降脂药原价一百多元一盒,打折后95元一盒。一位老人一下子买了2000多元的药,过了一个月,家人领老人去医院检查身体,却发现血脂不降反升。经医生询问后,老人回家发现新买的药,盒是破损的,不像新药的样子。老人拿着药去药店,药店立马就退了。

  一位业内人士称,这种降脂药进价是115元,一下子便宜20元,怀疑应该是通过非正规渠道进来的。“普通顾客没有鉴别能力,所以,尽量不要购买明显过于便宜的促销药。在会员日活动时,要注意看药品包装是否完整、有无污损。”

  链接:

  他山之石

  今年,上海发布《上海市药品零售网点空间布局指引》,提出2020年底,零售药店空间布局要做到“布局与发展相适应,供应与需求相匹配 ”,基本实现常住人口步行10分钟可以到达1家零售药店,形成若干药品零售特色服务区域。同时,新店与老店间的路网距离不少于300米;在人口密度大于5.4万人 / 平方公里的区域,路网距离限制可适当降低。

  今年2月,国家四部委联合推出《关于零售药店分类分级管理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药店分级分类管理政策,淘汰不具备经营能力的药店,也会加速药店之间的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