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生活报

  原标题:20世纪30年代曾为文学青年聚会之所

  是党的一处秘密联络点

  《夜幕下的哈尔滨》以此地作为创作素材

  影视剧中的牵牛坊 暗藏多少传奇?

  生活报记者李琳

当年的牵牛坊当年的牵牛坊

  近日,记者在哈尔滨市道里菜市场斜对过一栋建筑的外墙上看到,上面挂着一块哈尔滨市革命遗址的牌子,写着“牵牛坊遗址”,于是被这个有些特别的名字所吸引,为了解其背后的故事,记者采访了黑龙江省委史志研究室王道处长、哈尔滨市委党史研究室原副巡视员张伟,并辗转找到了冯咏秋的儿子冯羽,听他们讲述了牵牛坊的诗情画意和尘封往事。

  主人是位画家、音乐家、诗人

  因满院爬满缤纷牵牛花而得名

  黑龙江省委史志研究室王道处长向记者介绍,20世纪30年代初,在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城大街(今尚志大街)南端、道里菜市场西南角不远处(今中国网通营业厅附近),有一座独门独院的木结构俄式平房,是进步诗人、画家、音乐家冯咏秋的住宅。冯咏秋夫妇爱好花草,在房前种满了牵牛花,每年夏、秋季节,竞相开放的各色牵牛花和绿莹莹的叶子,就会沿着藤蔓爬满房屋,让整个庭院充满了浪漫气息,“牵牛坊”因此得名。

  冯羽告诉记者,“牵牛坊”最早是白俄的一所兽医院,1929年祖父从一位白俄兽医手中买下了这座房子作为住宅,他搬走后,留给了父亲冯咏秋居住。父亲早年曾在天津南开中学就读,后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曾在《京报》做过记者。学生时代,他深受梁启超的思想影响,跟梁启超学习过旧体诗,还曾向齐白石学过国画,以翎毛走兽见长。在报上发表过连载漫画《顽皮兄弟》,著有诗集《十年梦痕》。父亲是一位讲义气、有正义感的人,爱交朋友,家中常有友人聚谈。1931年前后,与刘昨非、丛莽等人组织了诗社“冷星社”,大半成员能诗会画,开始在牵牛坊从事文学艺术活动,经常组织研讨笔会、文艺创作。

  《夜幕下的哈尔滨》

  以此地为创作素材

  原型比剧中建筑更有格调

  在电视连续剧《夜幕下的哈尔滨》中,一处党团员和进步作家经常集会的重要场所牵牛坊曾令很多人好奇:哈尔滨真的有牵牛坊吗?是电视剧中的那个样子吗?其不知牵牛坊原型比剧中的建筑更富有格调。

  哈尔滨市委党史研究室原副巡视员张伟向记者介绍,牵牛坊在当时是一所比较讲究、比较宽敞的住宅。房内的格局是:三间大房子,北边一间隔成两间做卧室,南边一间也隔成两间,一间做卧室,一间做厨房,中间一间作为客厅。客厅正南面有两扇大窗,两窗之间的位置放着一个大写字台,铺着红毡,备有笔墨纸砚和画具,来客均可随意写诗作画;正中央放着一张方桌,桌上铺着与室内颜色调和的格纹漆布,四周放六七把椅子;墙上挂着几幅油画,墙角摆着画架;紧靠北墙是俄式雕漆酒柜,整个大厅布置得简洁而雅致。

  金剑啸、萧军、舒群等文学青年

  常来此谈论人生研究文学潜心作画

  张伟介绍,1932年到1934年是牵牛坊最兴盛时期,经常来的除“冷星社”成员外,还有金剑啸、塞克、萧军、萧红、舒群、罗烽、白朗、方未艾等人,还有一些职员、教师和学生。罗烽说:“有的人是无意中在聚会上认识的,有的人是有意要了解谁,约到牵牛坊认识的。”在这里的文化活动中,兴起鲁迅热,将鲁迅对牛的赞美作为座右铭。冯咏秋自命绰号“傻牛”,还给常来的朋友一个带“牛”的绰号,“老牛、健牛、黄牛、肥牛、瘦牛、母牛……”牵牛坊每来一位新朋友,大家就会调侃说:“又来了一头牛。”著名作家萧红在其系列散文集《商市街》中的《牵牛房(坊)》一文中写道:“因为没有去处,以后常到那地方去闲坐,第四次到他家去闲坐正是新年的前夜,主人约我们到他家过年,其余新识的那一群也都欢迎我们在一起玩玩。有的说‘牵牛房(坊)又牵来两条牛(指萧红和萧军)!’”

  1933年,《哈尔滨五日画报》刊登了一则牵牛坊活动的消息,并配有照片,照片旁配文如下:“《牵牛坊全景》中立者为傻牛冯咏秋,按该坊之成立系冯君纠合一般文士,每日工余齐集牛坊研究文学之处,闻不日将有作品问世。”

  到牵牛坊来的人,大多是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人,其中有中共地下党员、爱国主义者,他们都有着忧国忧民的抗日思想。在日伪白色恐怖时期,他们每周聚会一两次,或吟诗作画,或评论文学著作,或分析敌人动向,或商讨为报纸副刊撰稿。1933年7月,金剑啸、罗烽、姜椿芳在牵牛坊组织成立了星星剧团和哈尔滨口琴社,排演了许多进步剧目和歌曲。金剑啸担任星星剧团的导演兼舞美设计,主要演员有萧军、萧红、罗烽等。姜椿芳、袁亚成、候小古、任白鸥、陈娟等哈尔滨口琴社成员也常到牵牛坊来参加活动。《国际协报》副刊编辑方未艾也常到牵牛坊会友畅谈,他常为好友萧军、萧红、金剑啸、罗烽等发表文章,萧红的《王阿嫂的死》和萧军的《涓涓细流》都是在《国际协报》副刊发表的。值得一提的是,方未艾与妻子王采南就是在牵牛坊的聚会中相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