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我省将在中心城区构建“15分钟养老服务圈”

  白天去社区会老友晚上回家住享天伦

  来源:黑龙江日报

  疫情之前的河柏社区养老服务站每天都迎来很多社区老人,社区养老服务站为他们提供健康、科普等趣味课程,开展一些集体游戏活动,日间照料进行一些康复训练、医疗服务等,中午,老人们在这里的老年食堂用餐。

  □本报记者刘剑

  9月21日是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也被称为世界老年痴呆日。这一天对许多有这样患者的家庭也许是一种慰藉,但一提到已经患病的母亲应该选择哪种养老方式,如何安度晚年,哈尔滨市民高先生就显得格外犯愁。

  他最近才发现自己的母亲患上了老年痴呆症。邻居告诉高先生,自己在市场碰到老人几次,老人都是茫然地站在路口,不知道哪里是回家的路,幸好每次都是过了一会老人自己能缓过神来,认出了邻居,也知道家在哪了。高先生带母亲去看了医生,老人被确诊为老年痴呆症,只是还处于比较轻的阶段。为此,老人的晚年该选择哪种养老方式不得不被这个家庭迅速提上日程。

  患者心声

  抵触“离开儿女”的养老院模式

  高先生的母亲徐慧珍(化名)这几天格外想念已经过世的老伴,她很想给孩子打个电话,寻求一些安慰。可老人担心地说:“上班时给他打电话,影响他工作;中午打电话,影响他午休;晚上想找儿子唠叨一下,儿子又累一天了,不忍心再打扰他。”最终老人这个电话没有拨出去。高先生得知这些感到很心酸。

  实际上,这种纠结反复的情绪在很多老人内心都经常出现,很多上班族根本没有时间去悉心照顾、陪伴自己的父母,显而易见,依靠孩子养老早已成为现代社会老人的晚年奢望,很多老人似乎都在无奈“静等”自己养老院时代的到来。

  徐慧珍老人说自己打心底里不愿意去养老院养老,“去养老院让我感到很悲凉,又不是没有孩子,又好像是自己孩子很不孝顺,而我并没有这种情况啊。我也经常听说,很多已经住进养老院的老人对养老院的印象是,一群老人整天面面相觑,一会这个病了,一会那个摔了,总之呆久了心情很压抑。每当听到这些,我都感到很揪心,担心自己有一天也被孩子送去养老院。”在她看来,长时间不能和孩子团聚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可不去养老院养老又能去哪呢?”徐慧珍老人经常这么反问自己。“我快80了,已经开始经常忘事,现在还能勉强自理,不能自理时咋办?孩子又不能天天照顾我,也只能去养老院。”不情愿的老人选择向现实低头,认定养老院是她的唯一出路,毕竟自己不想难为儿女,不忍为他们多添负担。

  几天时间,记者在街上也随机采访了100余位老年人,仅有12位老人表示不抵触养老院养老,这些老人大都是空巢老人;绝大多数老人表示,可以接受养老院养老,但不希望这是唯一的方式,尤其是非空巢的高龄、患病老人普遍希望有更好的养老方式,比如离家近、离孩子近。很多老人都与患病的徐慧珍一样,认为无论怎样,都得权衡整个家庭的利弊,晚年到养老院养老似乎是他们唯一理性的选择。

  家属期盼

  “离家近”“有医疗”是首选

  高先生告诉记者,他一家的生活节奏是,夫妻俩忙工作、忙孩子,孩子忙学习、忙补课,白天独自在家的老人怎么办?只要老人出门,一旦发病,走失的可能性很大。为此,高先生十分痛苦,自己没条件天天陪伴、照顾自己的母亲,可生活毕竟还得继续。

  高先生分析:“现在要不请专业护工,要不就得去具备护理服务的养老院,一方面经济上负担会很重,另一方面作为儿女把老人送出去照顾也很不放心。况且,又赶上今年的疫情,一切解决的方法都变得更难实现。我们最希望的就是离家近的养老,比如社区能为我们提供一些看护和医疗服务,这样,我和爱人能经常伸上手,母亲又实际上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精神上也会很愉悦,利于老人疾病的恢复。”

  高先生家的情况虽然有些特殊,但这份养老需求并不特殊。记者随机采访的百余位老人当中,几乎全部首选具备医护服务的社区居家养老。专业人士介绍,社区养老模式的特点在于能让老人住在自己家里或是在离家很近的社区,在继续得到家人照顾的同时,由社区有关服务机构和人士为老人提供上门服务或托老服务,尤其是具备了医疗服务和老年食堂。记者在采访调查中很明显地感受到,具备这两项服务且离家又近的社区养老方式格外受到青睐。

  社区养老

  2022年全省每个街道都得有

  哈尔滨市康安街道河柏社区是一家社区居家养老开展得不错的社区。该小区60岁以上老人从2014年的789人增加至现在2000余人,“养老”显然是这个社区的热门话题。社区李主任介绍,老年人数增长速度这么快的主要原因是很多住在外地的父母前来投奔住在本社区的儿女。其实,这种情况在全市比较普遍。

  据介绍,疫情之前,采取政府主导、第三方运营的该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模式开展得有声有色,社区很多老人每天一大早就来到这里,上午学习例如“如何使用智能手机”“健康科普”等课程;中午在这里的老年食堂用餐;下午做一些集体游戏活动,或接受一些医疗服务和康复训练;晚上回家和儿孙团聚。虽然受疫情影响,社区不得不暂停了一段时间,但近期他们又准备开始恢复启动这种养老服务模式。

  记者从省民政部门了解到,目前,我省哈尔滨、双鸭山等六个城市成为了全国社区居家养老试点城市,对全省社区居家养老模式的建设和发展都起到了牵动推广、引领示范的作用。社区居家养老包括日间照料中心、居家养老服务站点,现在,哈尔滨市主城区虽然还做不到每个社区都具备,但这样的社区机构已经较为普遍,近年来也一直在不断建设完善。

  显然,这种具备日间照料、医疗服务和午间配餐的社区养老模式完全可以满足高先生对其患病母亲的养老诉求,“过有亲情陪伴、有尊严的晚年生活”,这似乎是所有面临养老选择的老年人的心声。有业内人士介绍,国家养老政策也正是从老人的精神需求出发,重点加强基层养老服务建设,以社区为单位建设新型的养老服务体系。养老院养老早已不是唯一,现代养老已经从以往养老院为主的长期照护模式转向以社区养老、居家养老为主的多元化服务。

  省民政厅养老服务处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根据我省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相关实施意见规定,我省已将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建设纳入城乡社区配套用房建设范围,结合老旧小区改造等城镇建设工程,推进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新建和补建。新建住宅小区按每百户20至30平方米配套建设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用房,对具备条件的已建成小区按每百户15至20平方米的标准,通过政府回购、租赁、改造等方式因地制宜补足养老设施。我省也将发展多种模式的城市社区养老服务,加快完成社区嵌入式养老服务设施布点,储备建设社区类普惠养老项目,在中心城区构建“15分钟养老服务圈”。目标到2022年,力争所有街道至少建有一个具备综合功能的社区养老服务机构,社区日间照料机构覆盖率达到9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