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打工人,一大波新职业来了|哈尔滨荣登新业态城市 TOP30

  来源:ZAKER 哈尔滨

  1。 哈尔滨荣登新业态城市 TOP30

  近日,由美团研究院联合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 年生活服务业新业态和新职业从业者报告》发布:哈尔滨荣登 2019 年新业态城市 TOP30,位列第 24 位。

  美团研究院根据新技术业态、新体验业态、新职业从业者三大纬度,对城市新业态发展情况进行了评估。根据该评价体系,2019 年新业态城市 TOP30 呈现出三级格局:

  一是领先梯队,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成都、重庆领跑全国。

  二是高潜梯队,包括武汉、杭州、西安、南京、郑州、天津、苏州、长沙、东莞、沈阳。这些新一线城市借助差异化的城市特色和消费风格,实现了新业态经济的茁壮发展。

  哈尔滨位列第 24 位,属于第三极潜力梯队,济南、昆明、青岛、佛山、合肥、长春、宁波、厦门、南宁、福州、惠州、无锡、大连也位列该梯队。

  美团研究院认为,哈尔滨等城市在人才落户政策、房价、城市政策、城市文化等多方面正在形成各自优势,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正在稳步提升,随着消费下沉、数字化鸿沟逐步缩小等趋势影响,潜力梯队的城市在新业态方面发展可期。

  2。 一年暴增 200 个 “ 室主 ”,增速全国第四

  新业态催生了更多新职业,《报告》显示,付费自习室、萌宠互动体验馆、汉服体验馆成为 2019 年增速最快的生活服务业新业态 Top3,在美团平台上的交易额同比增速分别达到 22.6 倍、13.8 倍和 5.8 倍。

  这些新业态在哈尔滨的发展也很迅猛。

  数据显示,哈尔滨付费自习室增长率仅次于沈阳、大连、郑州,在全国排第四。现在,已经开业的自习室已达 200 多家,主要分布在东西大直街、学府路、和兴路、学院路等大学区周边。

  “ 室主 ” 也成了增速最快的新行业。32 岁的孙女士,在学府凯德附近开了一间自习室,她告诉记者,哈尔滨第一家付费自习室出现在 2019 年,今年疫情结束后,迎来了一波大规模的增长。之前,投入几万元改造一间民房,就有不错的收入。现在竞争越来越激烈,一些 “ 升级版 ” 的自习室也开始出现,除了桌椅、护眼灯等标配,还提供储物柜、Wi-Fi、零食、茶饮、耳机、御寒毯等一系列服务,有的自习室还能喝到现磨咖啡,可以通过公众号在线选座,吸引了更多讲究生活品质的年轻人。

  3。“ 体验 ” 成新业态关键词,越 “ 小众 ” 越流行

  统计显示,现在瞄准小众消费需求的、更 “ 新 ” 的业态正在快速发展,这些新业态大多与 “ 体验 ” 相关。目前在美团平台上,这类新兴体验类的业态在有多达 47 个。比如汉服体验馆、萌宠互动体验馆,密室桌游、蹦床轰趴、室内冲浪、漂浮体验、电影酒店、DIY 手工体验等,已成为年轻人的聚会、约会以及 “ 晒圈 ” 的新选择。

  小韩在道外中华巴洛克街区开了一家汉服主题咖啡馆。她介绍说,哈尔滨的汉服馆最早出现在 2018 年,目前大概有三种经营模式,一是汉服实体店,以租卖汉服为主。二是摄影自拍馆,体验馆提供场地服装,体验者可以身着汉服,画好妆容,在古风环境中各种拍拍拍,非常适合不好意思把汉服穿出门的小伙伴。第三种是汉服主题的咖啡厅、蛋糕店或者酒馆。在这里,汉服可看、可穿、可拍,还可以身着汉服聚会,是一种全方位的传统文化体验。

  在哈西金爵万象开店的 “AMYlinn 橘子 ” 告诉记者,他们的汉服馆除了售卖、拍照,还不定期织汉服走秀、国风乐队等活动,汉服模特、汉服设计师这样的小众职业也应运而生。“ 荷里寒 ” 在哈尔滨汉服圈里已小有名气,这个哈尔滨女孩身材高挑,柳眉凤眼,最擅长红楼梦装扮,她还经常自己动手设计汉服,现在微博粉丝已经达到 20 万。

  4。 疫情后大爆发,“ 剧本杀 ” 或是下一个风口

  27 岁的璐璐,最近迷上了一种新游戏,每到周末,就约上三五好友去哈西 “ 探案 ”,有时候凑不齐人手,还会到玩家群里去码人。这个火爆哈尔滨的新游戏就是 “ 剧本杀 ”。

  “ 剧本杀 ” 是一种聚会游戏,一名宾客在其他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扮演凶手的角色,而其他宾客作为玩家需要通过调查和推理寻找出凶手。《明星大侦探》等综艺的播出使 “ 剧本杀 ” 愈发深入人心。玩家以 30 岁以下的年轻人、00 后居多。

  小韩告诉记者,今年疫情之后,她在哈西又开了一家 “ 剧本杀 ”,把在家的汉服和探案结合起来,体验感特别强。

  “ 假面侦探 ” 连锁店的胡琦告诉记者,现在哈尔滨的 “ 剧本杀 ” 已经有 500 多家了。哈西因为年轻人比较多,是剧本杀比较集中的区域。目前,开一家正版 “ 剧本杀 ”,前期投入需要 30 万元左右,正版的盒装 “ 剧本 ”,售价 500-600 元,如果引进独家 “ 剧本 ”,则需要 5000-10000 元。疫情结束后,行业整处在爆发期,一家店的月平均收入能达到 5 万元左右。

  漂亮小姐姐瑶瑶,现在在学府凯德附近的一家 “ 剧本杀 ” 做主持人。幼师专业的她,原本是剧本杀的 “ 真爱粉 ”,玩着玩着,她的形象和落落大方的气质,引起了店主的注意,从而顺利找到了人生第一份工作。胡琦介绍说,“ 剧本杀 ” 的主持人,是案件的串联人,对剧情的发展非常重要。目前,哈尔滨剧本杀的主持人月收入在 3000-5000 元之间,一些发达城市的主持人已经收入过万。

  啵啵则是哈尔滨剧本杀原创作者中的佼佼者,她告诉记者,她不仅自己开了一家店,还自己写剧本,已经发行的《逆河》、《无羡》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她还和很多本地的剧本 “ 写手 ” 建立了联系,帮他们修改剧本,让他们迅速提高,加快创作速度。

  5.2/3 新职业从业者不到 35 岁,“ 爱好 ” 是择业主要原因

  《报告》显示,66.1% 新职业从业者为 35 岁以下的青年,50.4% 因热爱选择新职业。记者在哈尔滨的采访也印证了这一点。

  开汉服咖啡馆的小韩,生于 1989 年,原本是学金融的,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结婚后,她和爱人去江南旅游了一圈,原本热爱传统文化的她,被汉服深深吸引了,回到哈尔滨,就辞职开了自己的汉服馆。她告诉记者,疫情期间,她的生意也受到很大影响,现在正在尝试进入更新潮的 “ 剧本杀 ”,但依然想把自己热爱的汉服和传统文化融入其中,做出自己的特色。

  30 岁的胡琦,原本是做财务工作的,是哈尔滨最早的 “ 剧本杀 ” 玩家,最后自己 “ 入坑 ” 开了自己的店。目前,她已经开了 7 家 “ 剧本杀 ”,包括 4 家直营店、3 家加盟店。此外还担任了剧本杀黑龙江整版联盟的负责人。

  当然,新职业者中也不乏中年人。王海军,生于 1975 年,原本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酷爱读书的他,是 “ 罗辑思维 ” 的忠实粉丝,也很乐于为知识付费买单。两年前,他在长春听了樊登的一次演讲感觉收获特别大,而且,他发现做 “ 樊登读书会 ” 的费用也不是很高,如果做这个新职业,可以把自己的爱好和工作完美结合,一下子激发了他的创业热情。如今,樊登读书会在黑龙江已经拥有了超过 100 万注册会员,他的团队也发展到了 20 多人,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大发展。

  6。 新职业者信心更强,“ 努力 ” 创造未来

  今年的新冠疫情,对正在蓬勃发展的哈尔滨新业态,尤其是必须到店的 “ 体验 ” 服务造成了较大冲击。但新职业从业者的信心和热情依然不减。

  统计显示,48.2% 的新职业者认为自己所在的新兴行业抗风险能力要高于传统行业,44.5% 的人认为应该一专多能,增强抗风险能力。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他们更具勇气面对新的挑战,16.2% 的新职业从业者在自己的人生座右铭中提到了 “ 努力 ”,排名第一。

  胡琦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他们损失不小,但疫情之后 “ 剧本杀 ” 迎来了大幅扩张,仅今年下半年全市就开了近百家新店。小韩则表示,创新和特色,能帮助自己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疫情之前,哈尔滨开了 5 家樊登书店,疫情结束后,仅剩两家,但王海军表示,虽然线下店受到了冲击,但疫情使得线上业务逆势上扬,取得了意想不到地成长。他告诉记者,他们的书店,有点类似于线下体验店,更多的是为线上服务,对整体业务影响不大。现在他们正忙于双十一的促销活动,对未来的发展他表示 “ 充满信心 ”。

  “ 室主 ” 孙女士告诉记者,疫情结束后,她明显感到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了。但是,她认为,竞争未必是坏事,提高硬件、软件,为自习者提供更好的服务才是 “ 王道 ”。

  新行业面临新问题,谨防盲从跟风

  《报告》也指出,新业态本身具有时效性,大量行业初启,还处于探索阶段,新职业从业者不仅要面对新兴行业本身发展的不确定性,更要面对职业培训体系不完善、上升空间有限等多重问题。

  胡琦告诉记者,哈尔滨的剧本杀目前极速扩张到 500 多家,但其中正版店只有不到 200 家。正版 “ 剧本杀 ” 的服务和体验是没有获得授权的 “ 草台班子 ” 不能比拟的,很可能影响探案的结果。良莠不齐很可能会透支剧本杀未来的长远发展。这种 “ 一窝蜂 ” 很可能给一些 “ 跟风者 ” 造成损失。

  付费自习室经营者张先生则认为,自习室现在的 “ 爆火 ”,很容易让人意外这是个很赚钱的行业,事实上,只有上座率达到 30% 上下,才能收回每个月的投入,加上前期不菲的租金和装修费,回报期长达 2 年左右。他提醒抱着短线赚一把的心态入行的人,需要调整心态和预期。

  编辑 韩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