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生活报

  原标题:修锅炉十年常钻60℃炉膛 90后焊接工说“挺有意思”

  生活报记者仲亮文/摄

  11日,在哈尔滨市华能集中供热有限公司锅炉车间,28岁的焊接工王璐明“全副武装”之后,坐着吊篮升到30米高的锅炉顶部,他要对锅炉顶部的一个出现故障的电机进行焊接。“我在锅炉车间工作10年,每年冬天,有半数以上时间要坚守在工作岗位,因为,只有锅炉正常运转,才能保证千家万户的暖屋子。”

  王璐明告诉记者,他出生于1992年,在技校上学期间,学的就是焊接专业,毕业后到了华能供热公司当一名焊工。“如果把工作内容说得专业点,是负责锅炉本体和辅助器械的维护抢修工作,通俗的讲是修锅炉的。”

  王璐明所说的“修锅炉”听着简单,但是,这其中却藏着许许多多不被人知的辛苦和危险。王璐明的工作环境是啥样?一位90后男孩为何能甘于寂寞地坚守着这份辛劳的工作?随着采访的深入,答案将逐一揭开……在60℃的炉膛内给锅炉“体检”

  初见王璐明,他给记者的印象和其他90后的男孩有点不太一样:一身又脏又破的隔热工作服,专业防尘口罩遮住了半个脸庞,脸上沾满了灰尘已经看不出皮肤的本色,一双粗糙的手布满了褶皱,褶皱中夹杂着似乎无法洗净的黑灰……“璐明,1号炉冷却完了,水冷壁得焊一焊。”王璐明应声回答后,立刻带上工具朝着1号锅炉走去。

  王璐明需要进行焊接作业的位置位于锅炉的中间,距离地面约10米。记者跟着他沿着又窄又陡的楼梯往上爬,往下一看,不由得有些头晕。几分钟后,便来到了炉膛口的位置。炉膛口的大小,只有80厘米见方,一个身材稍胖的人很难钻得进去。当炉门打开的一瞬间,记者感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犹如站在了打开门的桑拿房前。“虽然锅炉已经停炉冷却6个小时了,但是现在里面的温度起码有60℃。”话音刚落,王璐明麻利地爬进了炉膛里。记者在炉膛外听见里面的风呼呼作响,炉膛内的灰尘随着风声在四散飘浮。透过焊花的光亮,记者看到王璐明站在炉壁与炉壁之间,作业面非常狭小。半个多小时后,焊接结束,王璐明从炉膛里爬出来,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王璐明告诉记者,锅炉车间是供热单位的中枢机构,锅炉把水加热之后,通过管网输送到千家万户。如果锅炉罢工了,供热质量就一定会受到影响,所以,每年开栓供热之后,他和同事们每天都要对锅炉的各个部件进行检查、保养、维修,从而确保锅炉的正常使用。

  工作中的危险不敢告诉家人

  脱去隔热工作服,简单洗了一把脸,当王璐明再次站在记者面前,与刚刚在炉膛里进行焊接作业时截然不同,眉宇之间露着一股年轻人的朝气与洒脱。

  “我家三代都是工匠人,我爷爷是锻造工,我父亲是电镀工,我是焊接工。”王璐明说,他十年前从哈尔滨技师学院毕业来到华能集中供热公司工作,到了工作岗位他才知道,焊接工作在学校和单位完全不一样。“刚上班时,有一次,一台锅炉顶部的电机坏了,需要进行焊接作业,而锅炉的顶部距离地面30多米,当我系着安全绳坐着吊篮被升起来之后,双腿立刻被吓软了。”工作已经十年了,坐着吊篮被升到锅炉顶部作业是常有的事,所以,王璐明渐渐地习惯了。然而,在日常工作中,还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危险会随时发生。有一次,王璐明在炉膛里焊接一处水冷壁,因为作业空间非常狭窄,他需要紧贴着水冷壁进行焊接作业。当时,炉膛里的温度不低,加上焊接面罩距离水冷壁不到20厘米,在长时间作业下,面罩上观察窗玻璃被烤裂,好在有惊无险。

  “我是家里的独苗,父母年纪大了,我更是家里的顶梁柱。”王璐明知道这份工作伴随着一定的危险性,因此,从参加工作开始,他就一直对父母“保守秘密”。父母只知道儿子是名焊工,但是焊哪?咋焊?父母并不知道。他不愿意把这种危险告诉父母,怕父母担心,所以,每天在作业时他都格外小心。

  供热至今没与热恋女友见面

  “别人都说,干我们这行的很难找女朋友,在学校上学时,全班都是男生,到了工作岗位更是如此,还好,我挺幸运。”说到此处,王璐明不由得露出了腼腆的笑容。他说,今年夏天,在运检班长的介绍下,他恋爱了,女朋友是一名会计。

  王璐明很珍惜这份恋情,可是,他和女朋友刚认识不久,就进入了今年的供热期。“一周七天,我起码四天需要坚守在工作岗位,所以没有时间陪她。”别的情侣可以牵着手去看电影逛街,而王璐明只能靠着不多的闲暇时间来发微信问候一声,“工作期间,我们不许带手机上岗。只能用去洗手间或者吃饭时间来发微信。一起看场电影,一起吃顿浪漫的晚餐,对于我们来说,目前就是一种奢望。”王璐明说。“热恋之中因工作不能经常见面,会不会影响感情呢?”面对记者的问题,王璐明十分自信,“不会的,她知道我不能陪她是因为工作原因,她也更明白我工作职责的重要。”几天前,王璐明在焊接作业时,不慎把脸烤伤了,为此,女朋友专门给他买了皮肤修复霜和芦荟胶,这让王璐明倍感温暖。

  单调的朋友圈

  让他感觉一切还好

  如今,人人都生活在朋友圈的时代,记者翻看了王璐明的朋友圈后发现,他朋友圈十分单调。从2015年至今,他所发送的朋友圈,不过寥寥五条,其中的内容只有除夕夜坚守工作岗位、顺利考取一级建造师资格证等,没有旅游打卡,也没有美食。然而,对于这样单调的朋友圈,王璐明却说:“还好!”

  王璐明说,他是一个很“失败”的90后,别人会的东西,他几乎不会。一次,朋友教他玩时下最流行的“王者荣耀”和“吃鸡”游戏,后来因为长时间没有更新,为了清理手机内存而删除。没进入供热期时,王璐明会约上三五好友小酌,可是,酒桌上聊的话题,除了焊接技术就是单位的事,用他的话来说:“我们有共同语言。”一有空,他就会去图书馆查阅“金属材料热处理、机械制图”等相关资料。目前,他考取的中国农业大学热能与动力工程本科成人函授班已经毕业。

  “你这么年轻,远离了繁华热闹,十年如一日坚守在辛苦而又单调的工作岗位,你甘心永远这样吗?”面对这个问题,王璐明说:“我是基层一线工人,工人的责任和义务就是把手里的工作做好,我觉得这样挺好,这份工作挺有意思。”

  据哈尔滨市华能集中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壮男介绍,王璐明曾获得哈尔滨青年工业大赛第十名、哈投集团技术比武第三名的好成绩,目前,锅炉车间共有一线工人211人,其中90后达118人,王璐明只是这些90后的一个缩影,正是有了他们默默付出,每年供热才能得以安全和稳定,市民暖屋子才得以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