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ZAKER 哈尔滨

  原标题:哈尔滨人全国播撒冰雪“种子“|冰雪赛事领跑全国

  哈尔滨各类冰雪人才在全国各类冰雪项目中各显身手,各展神通,如今逐渐成为冰雪产业中的中流砥柱——

  ZAKER 哈尔滨记者 万佳文/摄/视频制作

  从哈尔滨走出去的冰雪人就像撒出去的冰雪 “ 种子 ”,在全国各地落地生根、开疆扩土,积极推广冰雪体育运动:有的利用冰雪人才优势,带领团队到外地运营管理滑雪场;有的成立滑雪俱乐部,培育滑雪后备军;还有的积极引进国内外各类比赛赛事,进一步凸显冰雪领头羊地位。

  也许正是因为众多冰雪人的默默耕耘,冰雪 “ 种子 ” 已经在各地破土开花,玩冰娱雪已经渐渐融入大江南北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据数据统计,全国冰雪休闲旅游人数从 2016-2017 冰雪季的 1.7 亿人次增加到 2020-2021 年冰雪季的 2.54 亿人次,预计 2021-2021 年冰雪季我国冰雪休闲旅游人数将达到 3.05 亿人次,旅游收入有望达 3233 亿元。“ 小区域、低消费、高频次、旅游本地生活化、服务自主化、冰雪观光和滑雪休闲度假并重 ” 成为冰雪旅游市场结构调整的重要特征和趋势。

  在 2022 北京冬奥的大背景下,冰雪运动项目正在以空前的速度蓬勃发展,这同时也给更多冰城冰雪人提供了大展拳脚的机会。

  冰城小伙全国运营 20 余家滑雪场

  每年进入 12 月,哈尔滨小伙武龙仙男就开始进入一年中最忙的时候。从 12 月 22 日开园,到 3 月 8 日闭园,整个滑雪季几乎都泡在滑雪场里。“ 今天可能在济南的滑雪场巡视,明天就有可能在德州的滑雪场处理运营问题,有时还会到周边别的滑雪场考察。” 武龙仙男如今在全国范围内有 3 家自运营滑雪场,20 多家代运营滑雪场,从第一家到第 n 家,武龙仙男用了九年时间。

  1991 年出生的武龙仙男从 6 岁开始学习滑雪,后来成为单板 U 型槽专业运动员。16 岁退役后,武龙仙男一直在冰雪相关产业摸索。一次在山东与同行聊天时谈起当地的滑雪产业。“ 山东当时还没有室外滑雪场,我觉得这是个商机,恰好在济南认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合伙人,于是一拍即合,合伙投资创办山东第一家滑雪场。” 武龙仙男说。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容易。“ 因为滑雪场建在大山里,所以前期需要选址、办理许可、伐木、土地平整、场馆搭建等等手续,” 武龙仙男说,滑雪场前期投资 7000 多万元,2013 年建成 2 条雪道的金象山滑雪场。

  “ 刚开始的时候,当地人对滑雪的接受度很低,没有几个人把滑雪当成爱好。而且,由于人工、造雪等成本偏高,滑雪门票也不低,所以最初上门的游客不多。” 武龙仙男说,为了打开市场,我和团队想尽了办法。那几年,报纸、电视台、电台等传统媒体还挺火,我们每年投好几百万在广告营销上。后来发现,光单纯宣传滑雪场好像效果一般,又转而侧重主打亲子、研学等主题滑雪体验,没想到这种方式更快更有效地容易被游客接受。

  “ 直到后来,管理过很多滑雪场之后,我们在经营上积累了许多经验,才逐渐摸索出每个雪场一定要给自己一个清晰的定位和文化支撑。” 武龙仙男说,比如,每个雪场都要搞几个主题活动,这个雪场以滑雪和观光自然风光为特色,那个雪场以酷玩和娱乐为主。这样能够清晰地定位目标客户群,从而能够实现重复消费。

  “ 最近几年,抖音等视频类自媒体异军突起,相应的营销策略又转移到短视频这一块。” 武龙仙男说,现在我手下运营和代运营的每一个滑雪场都有自己专门的短视频帐号,我们会在平台上不定期播出跟滑雪、雪场相关的短视频。最多的一个帐号粉丝超过百万。我们发现并不是拍摄一些高难度的滑雪动作吸引人,相反抓拍游客在雪场上玩耍、欢声笑语的瞬间,这样的视频更吸引人,这可能从距离上感觉跟普通人接近的原因吧。

  “ 说实话,像我们这样的中等规模雪场,一年光运营成本就需要至少一千万,头几年每年赚的钱都不够搭的。” 武龙仙男说,当时也动摇过,想放弃,但是我们几个合伙人都特别好,大家都想干点事业,都想坚持走下去。

  为了弥补亏损,武龙仙男还继续进行冰雪人才外派和雪场代运营等项目。2017 年,经过四年的市场培育,雪场开始回本。旺季的时候,一个雪场接待量能达到 4000 多人次,基本达到饱和状态。平均每天客流量在 800 到 1300 人左右,如今这个滑雪场依然是山东当地比较知名的滑雪场之一。

  目前,武龙仙男先后在济南、德州等地运营 3 家滑雪场,代运营 20 多家滑雪场。“ 所谓代运营管理,就是不出资,主要负责雪场建设以及运营管理,这种方式不用投入大量资金,还能把管理人员作为整个团队落地当地。” 武龙仙男说。

  从教练到高管,整个雪场都是龙江人

  在武龙仙男管理的近 30 家滑雪场中,管理人员和教练基本都是他从哈尔滨带出来的。

  济南园博园滑雪场运营总监刘博就是最早一批跟随武龙仙男进军国内滑雪场的高级管理人员之一。连续几年的滑雪季,刘博都是在山东度过的。经过多年来不断实践与摸索,刘博如今在管理雪场上得心应手。“ 如果雪场高峰时段人流量太多,接待不过来的时候,我们会把其他部门的工作人员迅速调拨过来应急,而在平时就进行过相关应急培训;还有,如果雪场设备突然中断,维修人员要求在 10 分钟内必须赶到现场,一般问题必须在 30 分钟— 1 个小时之内解决;遇到游客投诉,工作人员必须及时解决,给游客一个满意的答案。” 刘博说,虽然好几年没在家过年了,好在辛苦没白费,荷包鼓起来了。如果在家附近的滑雪场,一般一个中级管理人员一个滑雪季的收入在 3-5 万之间,而在外地打工,则能赚到 6 万到 10 万左右。

  武龙仙男带领团队 “ 跨省打工 ” 源于哈尔滨冰雪人才储备丰富,许多外地冰雪项目机构从每年年初就开始预订下一年度冰雪人才。“ 刚开始,外地滑雪场只要滑雪教练员,后来逐渐扩展到滑雪场管理人员。” 武龙仙男说,从雪场总经理,大厅经理,到安全员、营销人员和教练员,这几年每年给全国重庆、温州、新疆等地四百多家滑雪场输送各类人才。一家滑雪场最少输送 25 人,最多 300 多人。从 2000 年开始,累计输送 5000 多人,累计 10000 万多人次。

  这么多年在冰雪产业摸爬滚打,武龙仙男悟出的道理就是打通上下游产业链。正因为雪场运营、人才输出两条腿走路,武龙仙男才能坚持走下来。“ 如果最开始我没有做人才输出,也就不会看到外地冰雪产业商机;同时,雪场运营也给哈尔滨冰雪人才提供了更多更好地职业选择。另一方面,如果没有得力的管理人员扶持,雪场也不会顺利运营下去。” 武龙仙男说。

  快十年在外创业,武龙仙男明显感觉到整个滑雪产业的进步和普及。“ 现在全国各地滑雪场超过 600 多家,已经日趋饱和。” 武龙仙男说,虽然滑雪场市场的蛋糕基本被瓜分完毕,但并不意味着滑雪产业没钱赚了,相反,实际上,真正的滑雪春天正在大步走来。人们对滑雪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市场竞争越来越充分,滑雪产业步入精细化时代,大众消费、个性化消费越来越多。尤其在当下疫情的特殊情况下,一些热爱冰雪的人可能来不了东北玩雪,那么他就会选择在当地体验滑雪的乐趣。

  “ 我很幸运,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事业,我更幸运的是,赶上最好的时代。”

  布局全国,冰城滑雪俱乐部连开 17 家

  以哈尔滨为起点,向全国各地发力,冰城滑雪俱乐部的 “ 星星之火 ” 正在形成 “ 燎原之势 ”。

  “ 如果说滑雪场是普通人滑雪的目的地,那么滑雪俱乐部就是滑雪发烧友的集散地,它的作用就是培养业余滑雪后备军。” 总部设在哈尔滨,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开设 17 个分俱乐部的哈尔滨雪精灵俱乐部负责人武彦龙说。

  武彦龙是从 2016 年开始,在各地开设雪精灵越野滑雪俱乐部的。“ 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为了让各地业余滑雪爱好者有一个组织,便于集中培训。” 武彦龙先后在伊春、大庆等四个省内滑雪俱乐部。每年冬季比赛季,各地俱乐部都会组织当地队友进行集训。集训的队友各个年龄段都有,上有 70 多岁的,也有十来岁的。队友集训后会代表当地参加省市级或国家级的业余滑雪比赛。

  后来,武彦龙又在新疆阿勒泰地区、宁夏、张家口等省市开设俱乐部分部,目前已经在全国各地有 17 个滑雪俱乐部。“ 别看新疆是边疆省份,当地滑雪俱乐部的人数最多,有 3000 多人,比哈尔滨本部人还多。” 武彦龙说,从每一个地方俱乐部的人数基本就能看出当地滑雪运动的群众基础好不好,百姓参与度高不高。群众基础越好,比起赛来,越容易出好成绩。

  现在,各地政府对冰雪运动的支持力度都很大,争相举办各种体育赛事。“ 但问题是,如果参与比赛的人数不多,就很难保证比赛质量和品质。” 武彦龙说,在宁夏举办滑雪比赛的时候,由于当地参与比赛的人少,受组委会委托,我向全国各地的俱乐部分部请求支援,结果有 400 多名滑雪爱好者前去参赛,并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2021 年哈尔滨太阳岛滑雪比赛,2020 年,哈尔滨伏尔加庄园芬兰蒂亚国际越野滑雪赛,2019 年吉林中小学雪洞越野滑雪,2018 年新疆阿勒泰越野滑雪比赛,2018 年俄罗斯国际滑雪邀请赛,瑞典瓦萨国际越野滑雪比赛 …… 从 2016 年开始,武彦龙参与组织的国内外大型雪上赛事多达二十多个。在哈尔滨冰雪圈,还有许多像武彦龙一样,用自己的力量孵化一批又一批冰雪后备军。“ 我的目的就是让更多地方的人了解、热爱冰雪运动,并参与其中。” 武彦龙说。

  赛事不断,哈尔滨冰雪赛事领跑全国

  2022 年新年刚过,哈尔滨滑雪协会主席孙明日程排得满满当当:刚忙完太阳岛芬澜雪动越野滑雪马拉松,又马不停蹄赶到亚布力参加《滑雪吧!少年》活动。这几天,孙明还在跟各种比赛主办方接洽联系,将更多更好的国际国内冰雪赛事落户哈尔滨。

  2021 年 12 月 30 日,来自全省各地的 200 多名滑雪运动员参加了越野滑雪比赛。“ 本次比赛分成年男子 10 公里、成年女子 5 公里及大众体验 2.5 公里四个组别,参赛选手最小的 6 岁,最大的 75 岁,是所有滑雪项目中参与人员最广泛的运动。” 孙明说,之所以积极引进推广越野滑雪,就是看好了它的安全性和可操作性,它将是未来中国大力普及推广的冰雪体育重要赛事之一。

  近几年来,哈尔滨已先后主办过哈尔滨冬季铁人三项世界杯赛、国际青少年冰球邀请赛、中国哈尔滨芬澜雪动越野滑雪马拉松、中国哈尔滨国际友好城市冰雪汽车挑战赛系列活动等国内重要冰雪运动赛事。

  眼下,北京冬奥在即,哈尔滨冰雪运动无疑成为北京冬奥最强大的后援。接下来,除了常规的迎冬奥主题活动,省体育局还将开展黑龙江省两极冰雪汽车拉力赛和全国冬季铁人三项锦标赛(哈尔滨站)等十余项冰雪赛事活动。其中两极冰雪拉力赛将以哈尔滨为始发点,途经抚远市、漠河市等城市,冰雪江面特殊赛段总长度 600 余公里。预计将有百余位选手集结 “ 中国最北点 ”,体验冰雪的独特魅力。在一月中旬,还将在太阳岛举办黑龙江省雪地自行车赛。这项比赛已经连续举办 7 届,如今已经与 “ 瑞士雪地自行车节 ” 以及 “ 苏格兰高地雪地自行车拉力赛 ” 并称为世界三大雪地自行车赛事。

  “ 除了以上比较专业的比赛,还有适合青少年参与的活动。” 孙明说,2 月份将在伏尔加庄园举办全国雪地排球、雪地气排球邀请赛,这个活动好上手,人人能参加。

  “ 从整体看,我市各类冰雪体育运动都在蓬勃发展中,各项体育运动场所和设施也在完善中。” 孙明说,唯一一处短板在于市区内还没有专业越野滑雪场。目前,有关机构已经在研究设计一处可以被国际雪联认可的专业越野滑雪场。届时,我们的城市越野滑雪比赛将会成为我市冰雪运动的又一张名片。

哈尔滨雪精灵俱乐部在外地活动哈尔滨雪精灵俱乐部在外地活动
呼伦贝尔雪精灵俱乐部在活动呼伦贝尔雪精灵俱乐部在活动
齐齐哈尔雪精灵俱乐部在活动齐齐哈尔雪精灵俱乐部在活动
今年在太阳岛上举行的《滑雪把,少年》活动今年在太阳岛上举行的《滑雪把,少年》活动
哈尔滨越野滑雪比赛哈尔滨越野滑雪比赛
哈尔滨铁人三项哈尔滨铁人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