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来,我省的新农合制度从无到有,从最开始不被广大农民群众接受到参合率不断提高,深受农民欢迎;从“低水平,广覆盖”到能从一定程度上解决农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这期间,新农合经历了一个不断发展,不断完善,不断提高的过程。目前我省县域内基本实现了即时结报,既方便了农民就医,也让政府的惠民政策更加暖心。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来源于网络

  6月20日8时,佳木斯市郊区西格木乡群林村村医马年喜赶到佳木斯市中心医院,为村民纪祥办理出院手续。站在新农合即时结报专用窗口前,马年喜告诉记者,“14日,老人突发脑梗被连夜送到这里,救治很顺利。今天我就是来给他报销的。”

  五六分钟的时间,结算、补偿、报销一气呵成。马年喜经常帮村民们报销。“我们乡距离市区单程车程40分钟,车费8块钱。以往报销至少来医院两趟,之后再去合管办,拿到钱最少一个半月。”马年喜掰着手指头给记者算这笔时间账,“现在好了,‘在哪儿住院,在哪儿报销;当天出院,当天报销’,不用全额缴纳住院押金,新农合即时结报模式,让我们农民真正体会到好政策的甜头。”

  我省每年有22%参合农民需要异地就医,此前异地就医人员的新农合报销程序一直比较繁琐,看病前大部分需要办理当地医疗机构或新农合管理部门出具的转诊手续。出院当日不能办理出院手续,需要在规定期限内到医院开具出院票据、复印病例及相关材料,回到当地后,将材料交到有结算功能的医疗机构或合作医疗管理部门。如程序没理顺,患者家属就得在城市大医院和居住地往返多次。开展新农合异地就医即时结报,既方便了农民就医,也让政府的惠民政策更加暖心。

  记者随后驱车赶往桦川县创业乡卫生院,拉拉街村66岁的村民宋红芬正在药局门口取药。谈起新农合即时结报,宋红芬快人快语:“今年开春,我肺心病犯了,住在我们乡卫生院,看病花钱花得少。”宋红芬住院7天,费用是383.27元,新农合报销95%,民政低保补偿一部分,最后她个人负担的部分只有19.27元。

  宋红芬说,原来有病不敢去卫生院看,“家里7亩地,包租出去每年有1万元左右的收入,老头子全身是病,连温饱都成了问题,哪还有闲钱去瞧病。”

  乡卫生院院长王树民告诉记者,随着新农合政策越来越完善,乡卫生院的门诊率、住院率也跟着涨,“原来农民是小病扛着,拖出大病来,再借钱去大医院诊治。现在是有了小病就来乡卫生院看,得了大病绝不耽误、赶紧去县医院或市里的医院。”

  记者到达桦川县人民医院。小小的县医院,在新农合即时结报方面,却很有特色。

  医院农合医保科主任刘金凤向记者介绍:“新农合报销,别的医院是窗口,我们有专门的大厅,票据凭证齐全的话,3分钟到10分钟就能报完销。”如果还不清楚,墙上的宣传板有更详细的说明。

  西冯村村民68岁的王金树大爷自己过来报销,全程下来不到10分钟,住院期间交的3932元押金,报销之后找回来3600多元,老人心里乐开了花。

  三点一线间,佳木斯市目前已形成市域内即时结报信息系统全覆盖,新农合基本医疗、大病商业保险“一站式”服务的新农合网络体系。全市积极探索推行新农合市级即时结报,不断提高新农合保障能力和服务效率,方便了农民报销,提升了受益水平,规范了诊疗行为,在全省成为典范。

  2016年,我省加快推进省内异地就医和跨省联网结报试点的落实,截至去年12月,受益人数40008人,补偿医药费9858.45万元,有效解决了部分县域外农民报销不方便、报销时间长的问题。

  2012年~2016年,我省新农合共筹资310.56亿元,支出265.03亿元,受益人数达7654.4万人次。五年来,新农合人均筹资、报销比例、群众受益率逐年增加。2016年,全省参合农民在乡镇卫生院住院报销比例已达到90%;县级医院住院报销比例达到70%;县域外省、市级医院住院报销比例达到45%。贫困人口住院就医报销,同级别医疗机构报销比例在原基础上增加5个百分点,同时将贫困人口门诊就医范围扩大到县、乡、村三级定点医疗机构,实现统筹区域内,门诊就医全覆盖,大病保险起付线降低50%,有效缓解农村贫困人口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的发生。

  不仅如此,为全方位保障农村居民健康,各项就医保障措施落实到位。全省全面实施门诊统筹工作,不但新农合住院患者可以得到补偿,门诊患者也给予报销;对22种重特大疾病中影响因素较大的儿童先心病实施免费治疗,几年来,仅儿童先心病一项,为参合农民节省医药费用2000余万元;将国家规定的22种重特大疾病全部纳入报销范围,同时采用单病种医疗总费用最高限价的方式,在最高限价范围内,新农合为患者报销全额医疗费用的70%;县、乡级“限治病种”由30种及50种增加到50种及200种,报销比例乡(镇)级95%,县(市、区)级75%,推动分级诊疗工作的有效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