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市妇幼保健院对院内分娩的720例产妇(年龄21岁至43岁)的抑郁及焦虑发生情况进行了问卷式调查。结果显示:产后抑郁109例(15.14%),产后焦虑53例(7.36%),抑郁焦虑均有的为12例(1.67%)。其中轻微至轻度抑郁93例(12.92%),中至重度抑郁15例(2.08%),重度抑郁1例(0.14%)。小样本调查结果显示:冰城产后抑郁症的临床发生率为15.14%。

  产后抑郁,这个陌生又熟悉的词语一次次出现在人们眼前,但并未得到重视。它缘何成为妈妈们的心魔和死亡“推手”?记者对冰城产后抑郁症的发病和现状进行了调查采访。

  15.14%发病率和不足一成就诊率

  哈市妇幼保健院产科副主任桂欣说,产后抑郁症是一种心境或精神障碍,生理基础是内分泌的变化,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特征。

  “分娩是女性一生中经历的重大应激事件之一。对于女性来说,在心理和生理上都有极大的影响。每一位产妇都要经历一定阶段的产后抑郁,因为产后激素水平大幅度回落,会出现发脾气、容易哭、焦虑等表现。随着激素水平的平稳,这些症状会趋于平稳。出现这些症状并不意味着一定是产后抑郁症。”桂欣说,如果产妇没有对一过性的产后抑郁有一个正确认识,爱钻“牛角尖”或家庭氛围没有足够的包容和支持,就容易发展成为产后抑郁症。

  数据显示,冰城产后抑郁症临床发生率为15.14%。但是,记者走访各大医院的精神心理科发现,主动就诊的产后抑郁患者少之又少,就诊率不足一成。“都是达到严重抑郁的程度才来就诊,即出现睡不着觉、想轻生、打骂孩子或想带着孩子一起轻生的时候。我们主要通过心理疏导或抗抑郁的药物治疗。”哈市第一医院精神心理科主任张一说。

  有的产后抑郁症竟然是在产妇治疗乳腺炎时才被发现。哈市红十字中心医院乳腺外科护士长车成爽通过对428名乳腺炎患者的治疗和追访发现,276人是因心情不畅或情绪不佳导致的乳腺炎,比例高达64%。

  产后抑郁症不等于“精神病”

  看着自己剖宫产时留下的疤痕,33岁的刘女士心里对两 个月大的宝宝满是“怨恨”。一边要照顾年幼的宝宝,一边还要安慰天天“自残”的妻子,刘女士的丈夫终于忍不住向她骂出“你是不是精神病”的恶语。

  经检查确诊,刘女士患上了严重的产后抑郁症,需要抗抑郁药物治疗,宝宝也不得不停了母乳喂养。刘女士的家属私下咨询张一主任:“孩儿妈是不是患上精神病了,咋还得吃药治疗?”

  “临床上有些产妇及家属对产后抑郁十分避讳,主动就诊的占比很少,觉得来看抑郁就是看‘精神病’。其实,产后抑郁不等于产后精神病。”张一说。

  “大部分产后抑郁情绪只是一种短暂、轻微的心境不良,经过自我调适,持续3天至5天可自行缓解。另外,产后抑郁症也不是可怕的疾病,经过专业心理咨询师的干预及治疗,多数产妇能够回归正常生活。”张一说,就怕产妇和家人没有科学认识的态度,尤其是家人把产后抑郁看成是产妇“矫情”,那就非常危险。

  桂欣说,对720位产妇的调查显示,家人支持与关怀是产后抑郁的保护性因素。如果产妇在产褥期缺少家属尤其是丈夫的关心和呵护,就会加剧产后抑郁的症状。

  高龄、高学历产妇是高发群体

  在哈市妇幼保健院的小样本调查中,发现高年龄组产妇对来自身体的不适和对胎儿健康的担心较年轻产妇显著,哺育、工作、经济及家庭负担的困扰增加了其产后抑郁的发病率;文化程度较高的群体对母亲角色压力顾虑较多,对异常情况的承受能力相对较差,发病率较高。

  市第一医院产一科李耀霞主任说,内向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产妇发病率较高,围产期并发症、难产、剖宫产是产后抑郁的常见诱因。

  “在刚刚发生的两起悲剧里,31岁的妈妈是二胎妈妈,38岁的妈妈是高龄产妇。高龄产妇生产风险大、激素水平不稳定,二胎妈妈负担重,导致产妇躯体和心理的应激增强、情绪敏感,从而引发悲剧。”哈市红十字中心医院孕妇学校护士长崔静说,“有一位35岁的女高管,剖宫产后一直拒绝哺乳和搂抱孩子,一天突然将孩子衣被撤去,把孩子冻得哇哇哭。来就诊时,我们发现她已经是产后抑郁症患者了。”

  ■数据

  在国外,产后抑郁发病率为3.5%至33%;国内为3.8%至16.7%。

  2017年8月至2018年2月,哈市妇幼保健院围产期心理保健门诊应用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测量评估技术,为267名孕产妇进行围产期抑郁筛查,其中201人(得分小于9分)考虑无抑郁因素;61人(得分9分-12分)考虑患有不同程度的一般性抑郁性疾病;5人(得分超过13分)则考虑为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链接

  孕产妇抑郁筛查

  纳入妇女保健项目

  6月27日,长沙一位31岁的妈妈,从26楼坠落身亡,留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大的8岁,小的才1岁多;7月4日,一位38岁的妈妈抱着只有7个月的女儿,从24楼一跃而下,当场死亡。在这两起唏嘘的事件背后,都有一个病症在“吞噬”着妈妈——产后抑郁症。

  哈市妇幼保健院围产期心理保健门诊付英杰医生说,2016年我国印发的《关于加强心理健康服务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指出要加强对孕产期、更年期等特定时期妇女的心理关怀。

  “南方很多城市在孕产妇建档即领取母子手册的时候,就要对孕妇进行一次抑郁量表的筛查,是强制性的围产期保健项目。”付英杰说,这个筛查是使用国际通用的——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共设10个条目。每个条目按照其症状的严重程度从无到极重分4级评分(0-3分),10个条目分值总和为总分,9分为筛查一般性抑郁疾病患者的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