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一桩涉嫌转包5次的“雇凶杀人”案

  200万元,是第一雇凶者开出的价码;10万元,是“杀手”最终拿到的数目。涉嫌雇凶杀人交易,经过层层转包,逐级抽成,五人陆续接盘,价码一路缩水到原价的二十分之一。

  漆为四最终决定不杀人。

  他是朋友韩桂生雇佣的“杀手”,“暗杀”的目标是广西南宁大自然花园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蒋严。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司法材料显示,在这条涉嫌“雇凶杀人”链中,韩桂生并不是第一雇主。200万元,是第一雇凶者开出的价码;10万元,是“杀手”最终拿到的数目。涉嫌雇凶杀人交易,经过层层转包,逐级抽成,5人陆续接盘,价码一路缩水到原价的二十分之一。

  处于链条末端的漆为四,觉得为十万元冒险,“不值。”他不想杀人,但又想获得酬金。他直接联系蒋严,主动交出身份证,他急于向蒋严证明,自己不准备动手。随后,蒋严与漆为四配合,演了一出“绑架”戏。躲避一段时间后,蒋严报警。南宁警方抓获漆为四,按照其供述,陆续控制其他四人。司法材料显示,雇凶者名为岑如祥,曾与蒋严存在经济纠纷。6名犯罪嫌疑人中,除漆为四没有具体犯罪情节,无逮捕必要外,其余5人均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起诉。2016年4月28日,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一审以证据链存在断裂,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决五人无罪。此后,青秀区检察院提交刑事抗诉书。2016年底,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因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2018年5月3日,案件在青秀区人民法院重审开庭,次日休庭。由于被告人辩护人临时向法庭申请调取新的证据,法庭宣布延期审理。

  “有人雇我来杀你”

  一张一指长的白色纸条,用铅笔歪歪斜斜写着一串数字。纸条是漆为四写的。漆为四告诉记者,2014年4月28日下午,他在南宁市青秀路18号的一栋办公楼一楼大厅徘徊许久,尝试绕过保安,进入楼内失败后,随手撕下一张纸条,写上一串号码,再递还给前台的工作人员说,“让你们老总给我打电话,这个电话对他非常重要。”“说罢,他走出大厅,没有留下姓名。”大自然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栋楼属于南宁市大自然花园置业有限公司。公司开发的大自然花园小区,是南宁最早一批花园洋房。靠近马路一侧,一栋黄色外观的二层洋楼,是大自然公司的办公楼。大门正对着前台,如果得到保安的允许上到二楼,一直往里走,就能看到大自然公司董事长蒋严的办公室。

大自然公司外景。新京报记者 王煜摄大自然公司外景。新京报记者 王煜摄

  蒋严告诉记者,他籍贯山东,从小在河北长大,之后在石家庄入伍,在部队服役超过十年。1989年,蒋严以正营职军官身份转业。跟很多同龄人一样,他选择“下海”,到海南发展。1993年,因为看中当时广西南宁市政府提出的投资政策,蒋严来到南宁开办公司,之后在此定居。蒋严告诉记者,生意场上二十多年,时常有像漆为四一样的人来到公司,故弄玄虚一阵,目的“不是要钱,就是想留下来找份工作”。因此,他将纸条放在一边,没有打算理会。见此情景,秘书又提醒一遍“这个号码很重要”。电话通后,蒋严自报家门,男子开口就是,“有人雇我来杀你。”“脑袋第一个感觉是诈骗。”蒋严告诉记者,他当时判断,如果不是恶作剧,男子可能就是想讹钱,便回复,“你要杀我你就来吧。”对方告诉蒋严,“我有你电话号码 、身份证信息、车牌号码,但是我想通了,决定不杀你。”至于临阵倒戈的理由,漆为四对记者说,是因为觉得”不值”,“总共就给十万元,我不想冒这个险。”电话里,俩人约定,当天晚上8点钟见。放下电话,公司几名下属也认为是“诈骗”,劝蒋严不要理会。蒋严想,见一面也无妨。

  “划不来的交易”

  2014年4月28日晚上8时左右,蒋严带着公司下属3人来到南宁市锦春路上的迪欧咖啡。

谈判的迪欧咖啡外景。新京报记者 王煜摄谈判的迪欧咖啡外景。新京报记者 王煜摄

  漆为四出现后自顾自落座,掏出一旧款白色三星手机。打开手机相册,里面有蒋严照片。画面中的蒋严,有的正在走路、有的陪朋友去商场、有的刚刚下车,像是长期跟踪偷拍。蒋严跟记者说,看完这些,他“后背发凉”,才意识到,眼前这个瘦小的男子,没有开玩笑。蒋严拿着手机,左右滑动相册,放大、缩小。他满脑子想,“要赶紧给自己配几个保镖。”收起手机,“杀手”漆为四跟蒋严摊牌。蒋严向记者提供的现场谈判录音显示,男子自称外号“阿四”。为表达“诚意”,阿四把身份证交给蒋严验明正身。“现在肯定有这回事,但是我敢来见你就没事。”漆为四说,“划不来,才十万块钱,我的命不止十万块钱,我的意思是,划不来就不做。”说完这些,漆为四补充说,自己这么做,“按(做)坏人来讲肯定是不对的。”蒋严的一名副总接过话茬,“你是个聪明人,做了聪明的选择。”漆为四没理会,接着透露,是曾经的狱友“阿生”雇的他(后文中的韩桂生)。漆为四说,阿生也是受雇于人,他“可以帮忙将这个人(幕后主使)找出来”。“我不想搞你。”漆为四进一步提需求:希望蒋严配合,摆拍几张照片,回去好交差拿钱。“不用弄那种有血的,表明你被绑就行,这个社会是讲证据的。”蒋严告诉记者,他按照漆为四的指挥,当即抓起一把纸巾,塞到自己嘴里,并将手背到椅子后。

  阿四拍下照片,叮嘱一句,“你把手机关掉,出去躲一个星期再回来。”然后离开包房。蒋严照做了。他关掉手机,飞到上海呆了十天。蒋严告诉记者,没有立即报警,主要是因为从漆为四带来的照片看,很多角度距离自己非常近,怀疑是公司有“内鬼”,自己打算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在公司内部摸查。从上海回南宁后,蒋严雇了四个保镖,还在家里养了两条狼狗。内部自查两个多月,“内鬼”没有找到。2014年8月4日,蒋严向南宁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第五大队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