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滴滴顺风车全面下线整改背后:共享标兵到女客杀手的三年蜕变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实习生 刘婷婷

  9月5日上午,由交通部、中央网信办、公安部等十部门和北京、天津两地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已经入驻滴滴,正式启动对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的进驻式全面检查。

网络配图网络配图

  3个月内连发两起滴滴顺风车司机奸杀女乘客的恶性案件,让外界关于顺风车安全性的讨论持续升温。

  8月28日晚间,滴滴创始人程维、总裁柳青联名道歉,宣布顺风车业务模式重新评估,在安全保护措施没有获得用户认可之前,无限期下线。

  不只是处于风波中心的滴滴。8月27日,阿里巴巴旗下高德地图方面表示,出于安全考虑,已暂时下线顺风车业务。嘀嗒出行则关闭了23时至次日5时的夜间顺风车服务。

  顶着共享经济光环的顺风车业务,走向成立以来的最危险时刻。为什么事故多发生在顺风车上?顺风车还会上线吗,会以怎样的形式回归?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顺风车是市场刚需,“也不能因为一个事件,也不能因为就把它关掉了,这不符合发展方向。但它必须要好好整改,因为现在存在的问题比较多。”朱巍说,“整改方向从原则上来讲,应该不能只考虑体量、资本和效率,而应该更多考虑安全及社会责任。”

  8月30日,据浙江新闻客户端消息,浙江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新闻发言人王寅中接受采访时表示,滴滴顺风车完善改进后,要再度上线不能由滴滴自己说了算,除了交通运输部门的审核,还要召开听证会,广泛听取社会各界意见,对滴滴顺风车的改进完善进行评判,然后再确定是否能恢复上线。

  王寅中强调,安全是客运企业一切经营活动的红线和底线,乐清女孩打滴滴顺风车被害案件,暴露了滴滴出行安全意识的淡漠。

  共享顺风车

  据央视网8月30日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四年里,媒体公开报道,以及有关法院部门处理过的,滴滴司机性侵、性骚扰事件,至少有50个案例,有2起故意杀人案,19起强奸案、9起强制猥亵案、5起行政处罚案件、15起未立案的性骚扰事件,涉及到有50个司机,并且53名被害人都是女性。

  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刑二庭审判员姜楠介绍,涉及滴滴平台的刑事案件中,明显的特点都集中在顺风车上,“所以至少在滴滴的业态中顺风车的风险确实是比较高的。而且也说明了,就是在顺风车管理过程中,可能确实存在着我们可以再做一些工作去努力降低这种犯罪率可能的这种措施。”

  顺风车与网约车(专车、快车)不同。

  滴滴和快的,在2012年推出后最初的功能仅是呼叫出租车。滴滴的专车业务直到2014年8月才上线,在2015年2月合并快的后,滴滴业务线进行调整,5月推出快车,6月推出顺风车业务。

  2015年6月2日,北京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等约谈滴滴,明确指出该公司推出的“滴滴专车”及“滴滴快车”业务,使用私家车和租赁车配备驾驶员,从事按照乘客意愿提供运输服务并按里程和时间收费的客运服务,违反了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

  滴滴、易到等打车软件平台的应对措施,一方面便是进行自有车辆投入,另一方面则是踏着共享经济大潮推动顺风车业务,降低司机的参与门槛。2016年6月,滴滴顺风车业务上线,并推出独立App。

  顺风车和专车快车不同,参与人群就是私家车及车主,而“载人一程”的行为,不再被认为是营运,而是“共乘”,属于典型的共享经济——这一概念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认可。

  按照滴滴的思路,是尝试通过结合专业运力(专车、出租车,属于B2C模式)和零散运力(顺风车,C2C模式),来满足高峰期和低谷期的出行需求,尤其是高峰期的资源配置。

  2016年3月,交通部官员曾就“深化出租汽车改革与发展”答记者问时表示,“对于在节假日期间或者通勤的时段不以盈利为目的、分摊出行成本,或者免费友好互助的顺风车、拼车等等,这是体现了分享经济的一种出行方式,它有利于提高交通资源的利用,对缓解城市交通拥堵,减少环境污染,具有积极意义。”

  滴滴披露的数据显示,2016年2月滴滴首开春运跨城顺风车,共有约200万人通过全球最大跨城移动出行网络返乡返城。2017年2月,春节期间,跨城顺风车为848万乘客提供出行服务。

  这是滴滴顺风车的光鲜一面。

  危险的顺风车

  顺风车和专快车走向完全不同的运营模式,二者的管理尺度也有所不同,使得针对顺风车的规则要更为宽松。

  2016年7月28日,交通运输部正式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明确将网约车车辆登记为“预约出租客运”。

  对这类网约车,《暂行办法》有诸多要求,比如提供服务的车辆须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司机须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

  《暂行办法》也对顺风车做出了界定,根据《暂行办法》第38条,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按城市人民政府有关规定执行。

  以深圳为例,根据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2016年12月发布《关于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的若干规定》称,深圳要求合乘出行提供者有相应准驾车型机动车驾驶证,使用在本市注册且安全技术检验合格的七座及以下车辆提供合乘出行。该规定还要求合乘平台每天为同一合乘车辆提供的合乘供需信息整合服务不得超过3次。

  针对提供合乘服务者,深圳在这份规定中并未明确要求驾龄等细节。

  深圳对网约车的要求则相对严格。同样在2016年12月发布的《深圳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对车辆轴距、安装有行驶记录应急报警等车载终端等提出明确要求,而从事网约车经营服务的驾驶员,还需要有深圳户籍或是《深圳经济特区居住证》。

  不只是深圳,据检察日报2018年4月报道,自2016年7月《暂行办法》发布以来,截至2018年2月4日,共有190个城市发布了网约车细则,从车籍、轴距、车价、车龄、排量等维度,对网约车车辆进行了全面限制,为网约车市场筑起了较高门槛。

  针对顺风车的细则数量就少一些,《中国法治政府发展报告(2017)》显示,截至2018年2月4日,共有87个城市发布顺风车规定或意见。

  监管尺度的不同,导致的结果是滴滴平台针对顺风车司机和专快车司机的审核标准不同,除去本身就是想尝试下共享经济、选择开顺风车的用户,还有一部分因不满足专快车标准的司机被平台清退,流向了顺风车,甚至在实质上在以合乘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经营服务。

  根据滴滴APP中的招募信息显示,滴滴注册快车司机实行实名制,需提供身份证、驾驶证和行驶证,在司机要求中,还有明确提示需无暴力犯罪、吸毒记录,无酒驾、毒驾等严重违反交通法规事故的前科。

  相较而言,顺风车车主的申请条件宽松些,根据招募信息显示,车辆既可在本人名下,也可不在本人名下,并无快车那样的对无暴力犯罪记录、无吸毒记录的要求。

  滴滴有一个“信任值”系统。在滴滴上做过百单顺风车业务的韦先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注册后起始分数为80分,不论是乘客还是车主都可以依照信任分来选择,“我接单前一般都会筛选乘客,信任值超过80分我才会去接。低于80分基本说明是收到差评的,所不会去选。”韦先生说,“其实信任值高了,旅客也会信任你,沟通起来比较顺畅。”

  另外,澎湃新闻记者从滴滴官方微信号上了解到,滴滴在2016年9月份时曾宣布升级顺风车安全体系,引入“人脸识别”技术,司机截单前需先“刷脸”,将面部信息、证件信息与公安部数据库进行对比,驾龄满一年才能接跨城订单,启用“夜间跨城外呼”功能。

  虽然信任值系统一定程度上能够保证乘客和司机素质、人脸识别能运营等解决部分问题,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安全性漏洞更多来源于滴滴本身的不规范行为,甚至是原则性的错误,修修补补也总在事故发生之后。

  在5月8日郑州空姐遇害案后,5月11日,澎湃新闻记者通过实测发现,滴滴顺风车平台的车主注册环节存在安全隐患,女性司机上传了男性司机的系列证件之后,平台依然能显示“实名认证成功”——这样子的事情不是发生在业务初期的纳新阶段,顺风车业务已经上线整整两年了。

  2018年5月,在河南郑州祥鹏航空空姐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后,滴滴宣布顺风车平台业务全国停业整改,此后在滴滴App内增加了一件报警等求助功能。但很多人仍然不知道滴滴一键拨打110的入口在哪。

  两个月后的8月24日,浙江温州乐清女生在搭乘滴滴顺风车后,惨遭顺风车司机强奸并杀害。

  在这一惨案中,犯罪嫌疑人前一日曾被用户投诉将其带至偏僻处图谋不轨未遂,但投诉未被客服重视。客服在处理受害人求救信息时,一味强调流程,未能把生命摆在第一位。这暴露出滴滴客服体系的羸弱。

  规范顺风车

  程维和柳青8月28日的道歉声明提出的第一条行动措施便是,滴滴不再以规模和增长作为公司发展的衡量尺度,而是以安全作为核心的考核指标,组织和资源全力向安全和客服体系倾斜。

  但连续多起的恶性事件,以及缓慢或者收效甚微的整改进展,让大众对滴滴顺风车的信任度滑向谷底。风暴眼中的顺风车业务,能否重新上线成为了未知数。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顺风车仍是大众出行的刚需,“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就否定掉所有的,不能一噎废食一叶障目。但是它必须要好好整改,因为现在存在的问题比较多。”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一方面需要反思滴滴等平台的顺风车业务是否符合最初政策设定的顺风车要求,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如何在用户私人合乘的基础上,确保各方安全出行,建更完善的安全保障机制。

  朱巍认为,具体操作有几项措施:一是做好和公安部门的联动机制。

  “现在除了问题后一键报警,报完警之后光靠滴滴一个平台很难去制约犯罪,必须得跟警方联动。另一方面,应该引入新的机制,如果警方不能在几分钟之内出警到现场或者离得较远,那可能(附近)有其他的出租车司机、网约车司机、顺风车司机,它(指滴滴平台)可以向周围发出这种警告,让别人去帮忙救助。”

  二是信用体系进一步完善。“信用体系和举报体系联动起来,如果司机被举报服务态度不好、车内有异味,这个我觉得很多客服能够处理。但如果举报涉及到人身伤害、涉及违法犯罪,在处理之前这个司机必须下线,暂停业务。但如果是虚假举报,那么这个用户也应该被列入黑名单。”

  三是利用好大数据。“大数据不单纯是用作营销和个性化使用,我觉得还是要关注一点,比如大数据可以判断这个人到底有没有问题。”

  在顺风车的准入标准方面,朱巍认为,应当加入犯罪记录的背景调查和信用调查。

  李俊慧提出,要加强司机教育,“如果他(指8月浙江温州乐清顺风车车主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知道17个小时后会被抓,且可能判处死刑,他还会铤而走险吗?”

  另外,李俊慧还提到,对于有顺风车业务单无监管细则的城市,应尽快明确顺风车业务监管细则,做到“有法可依”。

  对于滴滴等平台已经下线的顺风车业务何时能够恢复,李俊慧向记者表示,“简单说,只要解决了安全保障机制,顺风车符合当地监管规则,就可以恢复上线运行,但现在讨论这个恢复上线似乎还为时尚早。”

  在8月24日温州乐清女孩乘坐顺风车遇害后,已经多个部门约谈滴滴,并提出了明确要求,包括清理不合规车辆和驾驶员、完善投诉处理机制、加强对驾驶员教育等内容。

  不少地方明确提出,如滴滴公司仍拒不整改或整改不到位,当地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对平台的联合惩戒、撤销经营许可证、app下架、停止互联网服务、停止联网或停机整顿等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