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黑龙江

山区支教女教师捐肾救父 称救的是整个家(组图)

来源:云南网 2012-06-04 15:04:24
高兴媛与父亲在医院合影 资料图片高兴媛与父亲在医院合影 资料图片
高兴媛支教的小学高兴媛支教的小学
看着学生吃免费午餐,高兴媛很高兴看着学生吃免费午餐,高兴媛很高兴
高兴媛与她的学生们在一起   李佳健 摄高兴媛与她的学生们在一起  李佳健 摄

  “我就是O型血,爸爸有救了!”说出这句话时,高兴媛已经做了一个并不艰难但却坚决的决定:捐肾,救父。

  高兴媛,一个在巧家县马树镇小米地博爱小学支教的“80后”女老师。今年3月21日,在成都华西医院,她把自己的右肾捐给了患尿毒症的父亲高发宝。一夜之间,高兴媛捐肾救父的事迹传遍网络,网友们称她为“最美山村支教女孩”。

  救了父亲,也就是拯救了整个家庭。高兴媛说,这是她应尽的孝心。

  在山村小学支教的年轻女教师

  高兴媛的父亲高发宝,是昭通永善县的一名乡村老师。她选择当老师,或多或少受到了父亲的影响。

  巧家县马树镇小米地博爱小学,距马树镇政府有15公里,以一条崎岖的盘山公路相连,骑摩托车需要40分钟才能到达。老师住在学校宿舍里,有20多名学生家太远,平时也住在学校。

  4月22日下午4点,学校内静悄悄的。周日休息,同事都赶街去了。独自在校的高兴媛走进教学楼,寄宿的学生还没有返校,教室里空荡荡的,她倚着围栏望着湛蓝的天空,等待同事和同学们归来。

  高兴媛的宿舍在教学楼旁的二楼,只有20多平方米。门口有两张桌子,放着电磁炉和电饭煲,还有一袋鸡蛋。桌子下面的两个水桶里装满了水——这里既是厨房,也是储物间。屋里,一张高低床、一张书桌、一个矮小的简易衣柜和一个歪斜的单人沙发,中间用布帘隔开,这就是卧室兼书房了。书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没有网络,课余时间高兴媛用它来听歌。

  床沿边贴着的课时表显示,高兴媛负责教六年级的语文,还兼四年级的思想品德和学前班的启蒙教育。这个大山深处的学校连学前班有300多名学生,但包括校长在内只有9名老师,一个老师每周至少要上20节课。

  “来马树镇支教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选择,以前都是听老爸的安排。”高兴媛说,父亲高发宝是昭通永善县莲峰镇的一名乡村老师,已有31年教龄。她选择当老师,或多或少受到了父亲的影响。 弟弟高兴毅在河北一所高校上大二,母亲李清秀则在家种田。刚来学校,高兴媛自己买菜做饭,还特地从家里带来了一个背篼,背着它上街买菜。但是只用了一次,高兴媛就放弃了。“17公里山路,没有交通工具,靠人背着走回学校,太累了。”

  高兴媛说,学校没有太阳能、没有网线,老师的课余生活只有打篮球、看电视。平时没时间下山,只有周六街天才能去马树镇上买菜、洗澡。“运气好能碰上村里的马车,但坐回学校后一身都是土,澡白洗了。”高兴媛说,后来很多同事买了摩托车,每次她都可以蹭车坐。另外,学校里也没有冰箱,买菜时只能拣洋芋、番茄等能长时间存放的蔬菜。

  “晚上在这里吃饭吧,今晚自己做饭,吃肉!”学校的张老师买菜回来,盛情邀请我们吃晚餐。今年3月份,学校专门请了一名后勤给学生做饭。学生午餐免费,老师每人交200元伙食费,由后勤统一买菜做饭;周末时候老师们则自己做饭吃。

  下午5点,见张老师开始淘米切肉,高兴媛也开始帮忙洗菜。刚把菜洗好,她一脸痛苦地站起来,用手撑着右腰——她没了右肾,身上多了一道还未痊愈的伤疤。

  高兴媛的右肾,已经开始在她的父亲高发宝的体内工作了,只是还没有过排斥反应期。

  “我就是O型血,爸爸有救了”

  患尿毒症晚期的高发宝,含泪接受了女儿捐献给自己的一颗肾脏。

  在高兴媛的微博中,常常会出现一个特殊的数字“12321”。她想永远记住这一天——2012年3月21日,高兴媛与父亲接受了换肾手术。

  2011年12月19日,高发宝被成都华西医院确诊为患尿毒症晚期。医生告诉家人,要么透析、要么换肾。6天后,在成都陪父亲看病的高兴毅给高兴媛打电话,哭着说:“姐,我是B型血,爸是O型血,配型失败了。”此时,高兴媛正在前往成都的火车上。她在电话里说了一句:“我就是O型血,爸爸有救了!”

  听了女儿的话,高发宝很感动。可他想到女儿才踏进社会,还年轻,以后还要结婚生子,一开始不同意接受女儿的捐肾请求,坚持要等外来肾源或者做透析。

  “等啥子?再等命都没得了。”高兴媛劝慰父亲,“我的生命都是你给的,现在是我该尽孝心了,以后的事情先不要考虑。”

  高发宝含泪答应了女儿。医生检查发现,高兴媛的各项指标都符合捐肾要求,配型成功,只等手术时间。此时华西医院的病房紧张,临近春节,一家人决定先返回云南。

  今年3月16日,高发宝接到医院通知,将在3月21日为他实施手术。高发宝在家人的陪同下赶往成都,身在巧家的高兴媛也请了一个月假,前往成都。

  3月20日,医生找家属签字,介绍手术风险和注意事项。当时主治医生问高兴媛有什么意见,提醒她手术前还可以反悔。但一心只想救父亲的高兴媛说了一句:“我知道手术有风险,不管结果如何我也要尽孝心。”

  3月21日早上7点54分,穿着病号服的高兴媛被医务人员推进手术室。考虑到高兴媛以后还要生育,医生决定取高兴媛的右肾给高发宝。手术做了5个小时,顺利结束。

  “5个小时,太长了。”高发宝回忆,当天上午医生推他进手术室时,他听到医生在里面喊女儿的名字,但连喊了几声都没有回应。那一刻,他的心里像刀割一样。

  上午11点50分,高发宝上了手术台。当他再次醒来,已是晚上8点。他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女儿的肾脏已经移植到了他的体内。醒过来的高发宝迫不及待地询问女儿的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很好”。

  “割自己的肾,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但在云南昭通巧家大山深处支教的88后小姑娘高兴媛做到了。”这是知名网友毛利辉在高兴媛手术不久后发的微博内容。这条微博被迅速转发,网友们被她的孝心感动,称她为“最美山村支教女孩”。

  “这太出乎我意料了,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在关心我。”高兴媛说,4月13日晚上,当她走出昭通火车站时,看到学校的老师和一些网友拿着鲜花和礼物来迎接她。那时,她非常感动,觉得自己特别幸福。

  “这是13157.3元现金,别看它全是零钞,可是马树镇中心学校全体师生的一片心意啊!”回到学校,高兴媛从马树镇中心学校负责人刘正东手中接过了一笔爱心捐款。拿着这些由10元、5元、1元钞凑成的捐款,她心里沉甸甸的。“那些学生家里本来就很穷,还给我捐款……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高兴媛说。

  高兴媛捐肾救父的消息在学校里早已传开,除了捐款,学生们还从家里提来了土鸡蛋、腊肉,甚至还摘来野花送到她的宿舍,祝她早日康复。孩子们提来的土鸡蛋很多,她不忍谢绝,就每天早上用电饭煲把这些鸡蛋煮熟,然后拿到教室里,分给学生当早点吃。

  高兴媛回忆,有一天休息时,她正在宿舍清理脏衣服,一个二年级小男孩跑到她的宿舍门口询问:“老师,要帮忙吗?我可以帮你洗衣服。”说完,小男孩就帮她把脏衣服抱到一楼。

  “老师,你身体还没康复,好好休息,我来帮你提水吧。”

  “老师,您站着太累了,坐下来给我们讲吧。”

  每当听到这样的声音,高兴媛就要落泪。“这些学生太可爱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知识尽最大的努力,教给这些山里的孩子。”

  手术后,高昂的医疗和生活费用

  为了治病,高发宝做手术前曾向亲戚朋友借了20多万元,如今已所剩无几。

  华西医院床位紧张,高发宝出院后,为了方便复查,他在医院附近租了一套房子,妻子李清秀则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再次复查时,高发宝被检查出患有“地中海贫血症”,血红蛋白和红细胞指标都偏低。因为换肾可能出现排斥反应,高发宝还不能接受输血,否则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高兴媛得知这个消息,如遭重击。她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原本幸福生活即将开始,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被这无情的病魔当头一棒……”父亲的病情,时刻让她揪心。

  除了病情,高昂的后期治疗费用也令一家人烦恼。“ 医生说,手术过后要保证营养,一天1斤牛奶、2个鸡蛋、半斤瘦肉、吃6顿饭。 ”高发宝说,房租、生活费、药费,一个月的开销要1万多元,儿子高兴毅告诉他说手术用了八九万元,但他估计“应该不止”。

  “别跟我爸提医药费的事情好吗,我不想让他担心。”4月25日刚从河北赶到成都的高兴毅说,母亲身上只剩下1元钱了,正等他送生活费过去,然后拿单据回永善报账。高兴毅说,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部变卖了,父亲做手术前,曾向亲戚朋友借了20多万元,如今已所剩无几。

  为给父亲提供肾源,高兴媛的手术花了1万多元。但是,高兴毅拿着这部分费用的清单回巧家报账时,得到的答复是“高兴媛自愿做捐肾手术,不在医疗保险的报账范围之内,不能报销”。

  “第一次的医疗费用报下来应该还能维持一段时间,只要父亲能顺利康复,借的钱总会还清的。”高兴毅说,去巧家时,姐姐已经把那1.3万元善款交给他,带到成都交给了还在治疗的父亲。

  “高兴媛一个月的工资只有1700多元,即便在学校食堂吃饭,一个月也要交200元生活费。”小米地博爱小学校长唐忠伟说,一个刚参加工作半年的女孩子,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偿还20多万元的债务。

  在成都租房住,房租和生活费都高。6月2日下午2点,高发宝和妻子李清秀离开成都,回到昭通永善县莲峰镇的家中。得知父母回家,趁周末休息,高兴媛也回家和父母团聚了。

  “自我感觉身体恢复了不少,比原来好多了。”高发宝说,现在每餐能吃2两米饭,力气也恢复了。只是血红蛋白依然偏低,出院前已经输过一次血,现在每隔半个月就要去一趟成都做复查。“现在最怕感冒,一感冒就很容易出状况。”高发宝说,新肾现在还没度过排斥反应期 ,每天需要吃大量的药来抵抗排斥反应,一个月的药钱就是7800元。治疗期间的费用第一次报销了9000多元,第二次的费用还没有报下来。

  “除了马树镇中心学校的那笔善款,后来我还收到了1200元钱。”高兴媛说,其中1000元是网友一个月前捐赠的,另外200元是一位老师给的。

  “我救的是整个家”

  “教好学生是我的职责,救父亲是我应尽的义务,这都是我自己的事情。” 高兴媛说。

  和父亲一样,经过2个多月的康复,高兴媛身体也有所好转,能坚持上半天课。“上完课腰还是酸,不过已经好多了。”因为伤口尚未痊愈,从宿舍到教室,正常人走2分钟的路程,高兴媛要花5分钟。

  每天下午放学,六年级的学生都会被高兴媛留下来一起复习,四年级的学生偶尔也会被她留下来背课文。“7月初就考完了,放假我就回去陪爸爸妈妈。”高兴媛说,父亲已回到老家,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学生的小升初考试,她第一次教六年级,压力很大。

  六年级已进入复习阶段。课上,看到学生们面对自己的问题一脸茫然的表情,高兴媛皱起眉头,停顿了几秒钟。她翻开讲义,找例题,将声音提高了一些。

  一节课40分钟,高兴媛始终保持站立,只是过了20多分钟时,她就不得不用手扶腰。待下课铃响时,高兴媛已非常疲倦,几乎是拖着双腿走出了教室。

  高兴媛说,之前请假的时候,学校已经把她的课时安排给了其他老师。可学校老师少,每个老师压力已经很大,她不想再给同事增加负担。回校以后,她主动申请了教学工作,但考虑到她的身体情况,学校安排她的课时也不算多。

  做完手术回到学校,提水、买菜都不方便,高兴媛也开始吃食堂了。“能吃现成的我就很知足了,遗憾的是新鲜蔬菜太少,不利于伤口愈合。”高兴媛说,为了保证自己的营养,她只有多喝牛奶,但牛奶喝多了上火,经常流鼻血。

  身体情况有所恢复后,中午学生吃饭时,高兴媛会去食堂帮忙维持秩序;课间休息时看到学生踢毽子,她也会上去秀一把。每当这时,她身边总会跟着一群孩子。

  更多的时候,高兴媛喜欢一个人待在宿舍里,静静倾听电脑里播放的音乐,偶尔也用手机上上微博,给那些关心她的网友回复自己的新情况。也有朋友打来电话,建议她通过媒体给父亲筹集一些治疗费用,可她谢绝了。“这是我家的事,不想麻烦太多的人。”

  “教好学生是我的职责,救父亲是我应尽的义务,这都是我自己的事情。” 高兴媛说,自己的人生中只做了两次重大选择,一是来巧家支教,二是捐肾救父。不管结果如何,她不会后悔。

  回忆起捐肾救父的过程,高兴媛说,自己的心情很复杂,因为父亲给了她太多的爱。

  上初中时,高兴媛因为容易晕车,很怕坐车。有一天早上雾很大,高兴媛怕晕车不想去学校,高发宝便把她抱上摩托车,送她去学校。“到学校时,爸爸的手和脸都冻乌了。”高兴媛说,那个情景只要她一回想起来,就想哭。寒风中来回8个小时的车程,她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挺过来的。

  初中毕业后,高兴媛考上了昭通市一中。拿到录取通知书时,父亲为她买了一件新的皮衣。考上云南师范大学时,父亲又给她买了一部崭新的手机。

  “捐肾不只是为了爸爸,也是为了妈妈,我救的是整个家。”高兴媛担心,如果父亲不在了,家就垮了。

  李佳健

分享到:

焦点新闻

最美司机吴斌感动中国

客车司机吴斌用尽生命的最后力气,在1分16秒中挽救24名乘客的壮举震撼了全中国,被网民称为最美司机……

美女歌手坠楼或遭轮奸

美女歌手遍体鳞伤医院救治,深夜莫名坠楼导致脑死亡。这条消息经报道后,引起国内外多家媒体的关注……

山区支教女教师捐肾救父

我就是O型血,爸爸有救了!说出这句话时,高兴媛已经做了一个并不艰难但却坚决的决定:捐肾,救父……

道听图说

专题更多>>

给贫困孩子送双运动鞋

你是什么时候拥有第一双运动鞋的?对一些贫困家庭的孩子来说这却是奢望[详情]

乐享生活

  • 美食
  • 购物
  • 旅游

热点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