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镇江在北京街头献唱。李镇江在北京街头献唱。

  五官深邃的红衣小哥伫立街头,对着麦克风一亮嗓的瞬间,音箱中传出沁人心脾的磁性低音……

  

  “北大才子” 街头演唱是爱好  

  近日,李镇江在北京街头演唱的片段被分享上网。在路人围拥下,一曲《country road》,“人声低音炮”一出技惊四座。很快,有人扒出他“北大学霸”、“李健同窗”等多重身份,评论也赞声一片,“唱得不比健哥差”“宛若天籁之音”。还有人提到,这位燕园大才子“在北大时就凭借低沉浑厚的嗓音迷倒了很多学妹”。

  “北大学霸”的字眼让李镇江感觉不太好意思,电话中他很谦虚:“就是考上了北大,我只是普通人而已。当年在学校礼堂唱过张学友的歌,不值一提。”生活中,拥有北京大学通信工程和知识产权法双学位的李镇江是一名专利代理律师。私底下,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兼职酒吧歌手。

  “我已经唱好几年了,在街头演唱,只是作为一种业余爱好而已。”而让他走上街头的初衷竟是朋友的一句话。七八年前,李镇江结识了一些音乐人,他们都觉得他的声音和一般人不同,说这种音色在中国特别少。这些话像是打开另一扇门,李镇江突然意识到自己嗓音的独特性。已经三十多岁的他又跑去学习声乐,将美声的发声方式融入到通俗的演唱中。

  业余时间,他去酒吧和街头表演,每周两三天,有时候去酒吧,有时候在街头。他在街头演唱不收钱,只是因为喜欢。有时他会选偏僻一些的街头唱,北京高碑店、五环、六环都有他的身影。

  避谈李健 只是不想沾老班长的光

  李镇江没想到,有一天会被拍下并贴上“李健同窗街头卖唱”的标签,他说低估了互联网时代的“人肉”能力——有人上传了一张毕业照,在一堆大头照里,李镇江斜下方的是李健。

  对于这个逃不开的话题,李镇江曾避而不谈。面对家乡媒体,他袒露心扉,“他们把我俩是同学扒出来,我一直很抗拒,我不想跟着李健老师沾光,也没有得到他的许可。”

  李镇江家原住在哈工大附近,从田地小学到57中,又考入哈三中,班长是李健。提起这位老班长,李镇江带着“深深的敬意”,言语中难掩骄傲:“在三中,李健一直鼎鼎有名。他是我们班长,当时唱谭咏麟的歌,好多女生崇拜他,把他当‘小谭咏麟’。他当时从来不唱现在这样的歌,举手投足都是谭咏麟,完全就是我们的偶像,谁也没想到他会发展成独立有个性的音乐人。”

  在北大期间,李镇江还跑到清华看过李健的演出,“梦中草原演唱组,李健是吉他手,那时还没有水木年华呢!他的吉他弹得出神入化,无论别人唱什么,他的和声马上进来,他声音比较清亮,一般男生的声音和他的声音一合,非常漂亮。”

  老同学太有名,难免会被相提并论。有人问:哈三中的都这么会唱歌吗?还盛产冻龄男神?李镇江笑了:李健老师很牛!我没有什么。我们班唱歌都很好,我们班李继刚(音)到录音棚录《贝加尔湖畔》,跟李健唱得一模一样。我觉得可以让我们班更多同学走到台前来。”“李健是一点没变,上学就是那样。”“也不是我俩年轻,我们同学都很年轻,你要看到我们聚会就知道了。”回忆起母校和同窗,李镇江很动情。

  音乐是生命未尽的表达    

  想让更多人听到中国男低音

  从默默无闻的街头演唱到被网络发酵,李镇江平静的生活被彻底地打破了。除了很快聚集了10万名粉丝外,网上一些扒皮也让他感受到不便。但换一个角度想,“更多人知道我了,这不是坏事。我可以借这个机会分享我更多的音乐作品。”

  “音乐一直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东西,工作之余我总觉得还有宣泄的渴望,还有东西需要用音乐去表达。”在按部就班的上学、找工作之外,李镇江总觉得有缺憾,只有在做音乐时他找到了自己未尽的生命。“或许每个人都一样,每个人一定要尽早找到自己。不管你成绩好成绩差,你一定有一个特点是和别人不一样的,上天就会安排你去做这件事。就像一片叶子,每片叶子都有它的纹理,就看你能不能发现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但李镇江从没想过为了音乐放弃本职工作,他觉得律师和歌手两条轨道也是可以并行的,“遇到矛盾的时候自己去协调就好。假设把现在的工作辞掉,专职音乐人的处境也未必很好。”

  如今,42岁的李镇江更愿意把自己称为一名“探索者”。他从未停下探索用低音表达方式的脚步,把自己的声音放到不同音乐类型里。他说他有一个理想,有一天,能让世界听到中国男低音的声音。“男低音是回归大地的、沉浑的声音,做世界音乐的话也是非常有效果的。像沙拉布莱曼那样,或者像恩雅一样做所谓的世界音乐,就是我的理想。当然,它未必能够实现。”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