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短练

本期评论员:张天顶


昨天和一个混的不错的哥们吃饭闲聊,他说属下新来的几个大学生动手能力弱爆,前辈们主动传授,人家还带搭不稀理,对集体活动毫无热情,团队会餐人人捧个大硬塑,几乎没人主动起来给领导敬酒。这哥们是酒仙,所以最后这一点尤其让他生气。他说他实在木忍住,某次某个不长眼的小家伙自吹“我们大学生是天之骄子”时,他直接扬了对方一脸苞米面:打住!我们那时候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尚算骄子;你们现在?是个高中生就能上大学,还骄什么骄?


说实在的,这哥们说的,大概稍微有点过分,这一代年轻人其实有他们的优点,比如怀疑精神,比如和新技术新思维的迅速对接,当然,也有一些问题存在,谁没问题呢?哪一代人也不敢说自己完美无缺。不过这一代的某些共性似乎格外让前辈们无法忍受,好吧,我承认这里也包括我。


昨天看了个评论,就湖南龙山军训教官和学生干起来而发的。说就此应该取消军训,尤其是大学入学军训,并认定军训是打断学生脊梁的第一课,让学生把独立和自由抛弃,变得唯唯诺诺,甚至沦为机器以便于管理。


噫吁戏!驳论之前,首先容我回忆一下我的军训生活——我们当年军训也打靶拉练,也站军姿,也叠豆腐块,可没谁觉得苦啊,大家反而觉得很新奇兴奋,几个奇葩的师兄弟还在期间大展风华,流传下无尽的传说,直到如今,每次聚会仍是大家频繁回锅的笑料。我们和教官的关系也铁,他们几乎都是帅哥,紧张严肃捎带一点腼腆,军训结束后,仍有同学和他们通信,当然以女生居多。这多少让我们这些男生不爽。但总体说来,军训回望,和谐居多快乐居多。


但是如今这些孩子身上,居然闹出这种花样来,居然打起来!?这起事件,据称起因是学生和教官打闹,学生人多教官吃亏了,然后教官中午喝了酒,下午报复,然后开始群殴。学生是高一生,教官是预备役。高一学生为何和教官打闹?我们上大学时,都没闹过!预备役不算正规军,更居然喝酒,自我约束力差,又没有军纪等约束,指望他们能练出什么队伍,为何要请这样的人来当教官?


这起事件和这个评论,是这代人共性的一个缩影。教官固然生性,学生也未必无辜。二者都没有搞清自己的定位,言行失当进而失常。


而这否定军训的评论,也一样,貌似鞭笞虚伪、程式,其实透露着放任、懒散和过度张扬。须知,教育的原则是因类施教,本来就老实本分闷不出滴,再训以服从隐忍,肯定会憋出内伤甚而精神病大发作,可是本来就够自我够娘炮,如果再不服管再玩命浪荡,最后出炉的怕也大多是边角废料。有人举诸如华罗庚、比二盖子的例子,认为是自由发展的伟大范例,问题是有大多数人成不了大抱死,只能当基石,团队的、企业的、国家的。可他们最欠缺的恰恰是做基石的素质。

这一点不仅在校的欠缺,那些走出校园的,比如龙山的教官们一样欠缺,他们在教育的阶段应该也是混过去而已。教育是一个宏大而漫长的命题,军训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它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但是总能解决一点,也许一些,正常的军训,会给人无限的正能量,比如纪律、坚忍、规划、整洁和协作,军训不能无穷尽,但军训的精神理当贯穿教育的始终。[详细]

张天顶简介
新浪黑龙江新闻名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