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雾似去年浓

本期评论员:张天顶


昨天傍晚,我去道外取在网上预定的3M口罩。据称这是防止PM2.5的专业工具——又到了供暖季,又到了冰城人民期盼着能“自强不吸”,而“制造商”们却“霾头苦干”,坚决要“喂人民服雾”的季节。


我是将近下午五点的时候赶到那家商店的。快下班了,铺子里依然很热闹,四五个营业员忙着接待,介绍货品的和奔跑着去仓库取货的。这家做批发生意,铺面挺大。客人大概有三四拨吧,有来上货的,也有像我一样,纯为了自用。因为是批发店,所以价格便宜,零买也跟着沾光。老板觉得便宜无所谓——单个口罩虽然利润不多,但是量大钱就不会少赚。“何况现在不抓紧卖,过两天真起雾霾了,想卖货,怕来的客人都看不到商店的门脸。”老板跟我闲扯。这话听起来夸张,而且并非原创。雾霾催热了口罩和空气净化器的生意,而且催生了群众智慧的二次发育,网络上关于雾霾的段子层出不穷,想乐一乐的大可以上网去查,这里不一一枚举。这老板脑袋大脖子粗,属乐观派,何况他卖口罩有钱赚,面对雾霾,明显没有扬眉拔剑的觉悟,反而可以轻松改造段子,似乎乐在其中。


当然,轻松和乐观的不仅仅是他,还有类似的商人和段子写手。重要的是,还有领导和所谓权威媒体。“雾霾让国人更团结平等,更长知识”,“雾霾会令很多侦查装备的效果大打折扣”,这样不明觉二的奇谈怪论来自央视网刊和《环球时报》,眼下似乎雾霾来了,美帝的侦查机即便探头探脑也看不出我们的虚实,安全更有保障;而人民在自嘲中平等地吞云吐雾,拧成一股绳,社会更会富强。


还好只是个别领导和媒体脑瓜子短路,否则真是一件恐怖的事儿。要知道,雾霾不是我国独享。曾经,1952年,四天时间里,英国有4000人死于雾霾天气,之后两个月又导致8000人死亡。我国虽未有此之甚,但雾霾蔓延处,呼吸道感染和免疫力渐低者却翻倍增长,去年,国内25个省100多个城市“起雾”,一旦加剧,危害恐怕不在英国当年之下。


治理已成当务之急。可如何治理仍是一笔烂账。上面有声音说,治理雾霾人人有责。我只想说,深井冰,药店碧莲,兴许能治。北京有统计,雾霾构成中,除了河北和内蒙的侵略者,70%多属自作自受,其中机动车占22%,烧煤占17%,建筑工地占16%,工业喷涂也占16%。其他省市成因大抵如此。我一个码字的,你让我去街上砸车、锅炉厂砸烟囱、建筑工地推倒大楼,还是到工厂企业抢夺生产工具?有资格“下手”的只有制度,只有政府,可他们为了所谓的GDP,就是不做!


从商店里出来已是五点半了,没办法,那老板能扯,我也想给他普及点真正的雾霾知识,省的他身处危局还只知道傻乐呵。天有点阴,灰蒙蒙的,是要下雨的节奏。拎着口罩,面对着四合的暮色,猛想起去年冬天的某夜——凌晨一点多,坐在夜班车里,车外除了昏黄的路灯的光影,几乎一无所见,仿佛《生化危机》里的世界末日,那一刻的的恐惧和揪心至今难忘。今年,还会有这样的日子吧?今后还会经常有这样的日子吧?——不行,我还得回商店,再多买几个口罩![详细]

张天顶简介
新浪黑龙江新闻名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