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城市谁的家园

本期评论员:张天顶


哈尔滨终于以大无畏的xiong姿迈进了路边停车收费的新时代。


粉墨出台的新收费标准是:哈市所有一二三类街道,街边停车超过15分钟全收费:一类街道,白天15分钟以上1小时内7元/台,超时每30分钟收费3元,夜间计次收费,6元/台;二类街道15分钟以上1小时内4元/台,超时每30分钟1元;三类街道15分钟以上2小时内5元/台,超时每小时1元;二三类街道夜间收费同样6元一台。收费工作由国企城安公司负责操作。


你得承认,落锤敲定这规则和标准的那位,或者那几位仁兄,真有老猪腰子——嗯,也许我该文雅点说,真有非人的气魄和果决。此前此事,经媒体披露后曾引起市民强烈抨击,并被斥责为“圈地抢钱”,更有省人大代表在人代会上建言:深入调研论证,合理布局管理,对具有自然垄断经营性质的机动车停车场,可以按照保本微利的原则核定收费标准;而对属于公共资源的道路或场所所设置的临时性停车泊位,应免费停车。他所援引的是国家发改委《机动车停放服务收费管理办法》,以及《哈尔滨市机动车停车场管理条例》。


可这些声音,在“有关部门”眼里,几乎就是不屑回应的“无理取闹”。他们甚至连公证会都不召集,就忙三火四出台了“收费规则”。交通部门的一位长官堂而皇之地说,路边停车收费是为了疏导交通,缓解停车难、停车乱的现象,是合理的。他认为,马路是公共资源,而公共资源属于全体市民共有,全民共享的的资源,部分机动车所有人使用了,就应该是有偿的。


初听,这话貌似很合理。公有嘛,就该归全体市民所有,全体市民使用。但细琢磨,却未必是那么回事儿。第一,开车的就不属于市民吗?第二,不开车的,马路股份有我一股体现在哪儿?官方说法,路边停车收费收上来的钱大部分用于修建停车场等,完善基础建设——那还是归你们有车族败霍,和我这没车开的p毛关系没有!说来说去,马路不属于有车一族,因为你得再花钱买“公共资源”,它也不属于无车一族,因为出卖使用权的收益跟你完全无关,那这公共资源到底是谁的公共资源?


退一步讲,不提归属,单说治乱——路边停车收费了,收个五块八块滴,该出来办事的就不出来办事了?还是说一旦免费,所有车主都会把车从车库开出来,堆积到大马路上?所以要趁这些车没出动之前,赶紧把收费当成头等大事儿抓起来?


道理不让人信服,收费标准也同样面目可疑。首先说夜间收费,晚上八九点之后到早晨五六点之前,基本上没啥车流了,停在路边的车也不阻碍交通,还每车收6元,用“疏导交通,缓解交通压力”的借口能解释通吗?再说白天的收费,15分钟内免费的依据是什么,为什么不是14或者16分钟?15分钟到一小时内,一二类街道分别收费7元和4元的依据是什么?超时后这两类街道分别每半小时收费3元和1元的依据是什么?依我个人的观点,繁华街路,停车超过一小时,甚至更长时间,会给道路造成更大的拥堵,应该加倍收费。当然这仅是我一个没车分子个人的观点和情绪,做不得制定法律和规章的准绳,一些有车市民也未必同意。但是如果我再建议,15分钟到一小时内停车费下调到最多三元呢?我想肯定会有一些开车的市民重新考虑。你看,有些貌似对立的观点,其实并非不可调和,这就更需要探讨,需要听证,需要考量更多人的利益和需求,求同存异——听证会这一程序必不可少。


交通部门的那位长官说的没错,马路是公共资源。城市是所有市民的城市和家园,但我自己家里的事儿,我自己都没有发言权吗?——不惟路边收费,任何和市民息息相关的决议出台之前,都应该听听大家的声音,而不是政府的特定大哥们“自告奋勇”地强制代言。


街边停车收费并不是哈尔滨的创举。在国内其他大城市,甚至在欧美发达国家也如此,但为何同样的举措,有的城市波澜不惊,有的城市好悬要刀光剑影呢?我想关键应该有两个:第一,收费是否合理,是否经过民意调查和听证;第二,账目是否公开。


哈尔滨的一位车主算账,“在外跑一天,停车费要十几元,一个月就是三四百元,一年就将近4000元。”这只是一位车主,间歇性地占用了一个车位,而哈市目前有77万辆机动车,经营性停车泊位远超过 1万个,相当一部分车位每天要走马灯般换停不同的车,收不同人的费,这该是多大一笔钱?这笔钱会用在何处,同样是市民关注的大问题。按官面上的说法,会用在停车场建设等项目上,可数目呢?占总收入的比重呢?没人知道!或者说,没几个人知道!市民呼吁:公开路边停车收费的收支,可我们都明白,教育方面的收支,医疗方面的收支,社会保障方面的收支,慈善方面的收支,哪个数目都比这路边停车收费数额庞大,哪个项目都比这更揪心,有公开的吗?


有媒体报道,不久前,负责收费的哈尔滨城安公司给人们上演了一场“哭穷”喜剧。根据城安公司公布的数据,上万停车泊位每年收入总额不足2000万元,平均每个停车位每天收入不到10元。这与极高的车位使用率和不低的收费价格,形成巨大反差——这是怎样的神算法?说好的可用于建造停车场和改善交通的巨额收入呢?当然,按照规定,这不足2000万也不能完全纳入市政管理的大盘子里,因为必须扣除公司运营的正常成本。公司有抄表人员啊,管理人员啊,还得有划线人员吧?万一按照神算法,把工作人员算出个万八千名来,能给政府上交多少余额那还真就不好说了——别跟我提,人家公司是国企,是有信誉保障滴,中石化陈同海、中核康日新、中石油蒋洁敏,都来自超大国企,他们都干过嘛事,现在嘛下场,如今地球人都知道!


账目不公开,国企经营者又一副不知所谓的面目表情,这样的收费制度,对于普通市民来说,无论有车没车,谁敢选择信任和支持?相关部门又有啥唧唧歪歪,总叫嚷“一心为民”却知音难觅呢?


其实,道路拥堵并非全不可治的顽症。英美日法这些发达国家,城市停车管理起步早,积累了大量的管理经验,多听听多学学。别的学不来,起码要学个竞拍的机制吧,几家公司举牌,谁能把管理成本降下来,谁来收费管理,凭啥非给城投公司——人家还总哭穷,貌似一副很不情愿经手的样子。


归本溯源一下,城市交通拥堵,根源仍在有关部门,在于规划——城市商业中心以及小区建设,配套设施不完善。具体点说,就是盖房子的时候,规划者和城市管理者脑子里少根弦,没有停车场那个概念。如今,政府有病,让老百姓打针,大嘴一咧“我要收费!”——有说这是懒政思维,依我看,归为懒政,至少说明还有个为政的心思,而目前的这出,往重了说,不无与民争利,给某些部门和个人“搂钱”创造合理途径的嫌疑;往轻了说,至少也算闭目塞听我行我素,典型的官老爷思想作祟![详细]

张天顶简介
新闻背景

近几年,不知何时开始,作为省会城市的哈尔滨,突然间在道路两侧,尤其是二、三类街道见缝插针,到处划线停车收费。这种做法引起了广大车主和市民的强烈不满,因停车收费的不合理现象而产生的车主与停车场管理人员的纠纷和摩擦不断出现,这种现象也遭到了来自于社会各个方面的谴责,各种质疑声音不断。

人大代表侯树才质疑

侯树才认为,广大车主和市民对城市道路两侧划线停车收费的做法提出的质疑主要有:哈市道路划线停车收费没有法律依据;城市道路属于公共资源,利用公权力在道路上划线停车收费这种行为是在与民争利;如此重大的行政许可行为没有依法召开听证会;道路是公共资源,任何个人和机构无权随意占道收费,这些占用公共资源的收费进入了谁的口袋,这些收入如何分配、谁来监管。

侯树才:科学规划 合理布置 统一管理

侯树才认为,市政府及相关部门应对广大车主及市民的这些质疑予以答复。政府及有关部门应依法行政,不应将公共资源变成某些部门和个人谋取利益的手段和渠道,应当在深入调研和论证的基础上,进行科学规划、合理布置、统一管理。对具有自然垄断经营性质的机动车停车场,应当按照保本微利的原则核定收费标准;而对属于公共资源的道路或场所所设置的临时性停车泊位,应提供免费停车服务。

网友热议

网友霜降:2014年10月在哈尔滨最好的事情,不是去看《心花路放》,也不是重温《大话西游》,而是当你穿过车山车海,找到停车位。抬头能看见这样的公告提示:此处免费停车!


网友芊苡难寻:一行白鹭上青天,哥哥想去卫生间;借问酒家何处有,停车倒车手摆手。犹抱琵琶半遮面,办卡方便别抱怨;天生我材必有用,五块钱你停个够;寒雨连江夜入吴,规定更新侧头听;两岸猿声啼不住,停车免费好心动;路见不平一声吼,想停多久停多久。


网友刘大能:我爱哈尔滨毅腾啊!我爱防洪纪念塔啊!我更爱免费停车场!来吧,全都免费吧!让我们吃着香肠唱着歌享尽人间无尽繁华,让我们和免费停车作伴,停的潇潇洒洒!


有网友戏言,这种颇有“不把哈尔滨变成停车场则不罢休”的架势,尤其体现了“我视民意如粪土”的气魄,这与当年哈尔滨“二环收费”时表现出来的行为,如出一辙。


新浪黑龙江新闻名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