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服哥背锅  跑偏了

本期评论员:张天顶


“1.2”大火,对于冰城人,是2015年一场难忘的惨痛记忆。连日来,政府在积极安置受灾群众,为牺牲的战士授烈士称号,授献身国防纪念章;同时也在启动问责程序,控制责任人;而民间,一方面自发祭奠年轻的烈士,另一方面刨根问底,舆论合力直指火灾背后的一揽子猫腻,意在举一反三,消灭隐患,在找出真正责任人的同时,也给市民一个安全的未来和生存环境。可惜,随着“棉服哥”的“闪亮登场”,尤其是舆论对其的超强关心,新闻焦点瞬间偏离,对火灾的关注,对指挥失当致人牺牲官僚作风的抨击,对安全隐患长期无人关心和治理的担忧,一切愤懑和悲伤,全被一个不甚相关的官员的一件据说价值超过万元的大棉袄遮盖起来……


价值超过万元很值得吐槽吗?我是真不觉得。有统计称,各大省会城市公务员平均工资四五千元,作为棉服哥,一个工龄至少三十年的市级领导干部收入肯定更高,辛苦半辈子了,用自己一个月,甚至一个半月的工资买件臭美点的棉袄很过分吗?有什么值得争议的?有称这违反了领导干部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其实现代经济学早已证明:艰苦朴素不过是一种习惯,并不是美德,只有在能力范围内努力消费,拉动内需刺激生产,加速货币流转,才能促进生产力促进经济增长,才是利国利民的善举。作为领导,带头把钱隐藏起来,戴个狗皮帽子穿个军大衣作秀,那是误导民众也是弄虚作假的坏榜样。


当然,棉服哥还有没有其他的奢侈品,深挖下去是不是能掘出点什么猛料,本人对其不够了解,没法替他打包票。只是,如果一个官员有十几套房产,你可以查他;一个官员戴百达翡丽挂栓大金链子,你可以查他,一件专柜价格一万多元的棉袄,无论如何不应该成为彻查一个市级领导干部的理由!


棉服哥被曝光有一个背景,被相当一部分网络活跃分子拿来对比说事儿。那就是所谓的给五位牺牲战士的补偿仅有两万元。他们说,啊年轻的战士付出了生命,才不过两万元补助,可是这个官员的一件衣服就一万多元,这个官员太冷血,战士的生命太不值钱……可是拜托,首先棉服哥的棉服是自己家里的钱买的,这钱就算节约下来也发不到牺牲战士的头上,有什么可对比的?其次,谁说战士们的经济补偿只有两万?这两万仅仅是荣誉奖励,然后还有烈士褒扬金,消防战士保险赔偿金,因公牺牲一次性抚恤金,等等,消防战士的总共抚恤金将超过二百万元。


当然,再多的钱也换不回年轻的生命,也抵消不了家属们心中的悲伤。可是,毕竟对于家属怆痛的心灵,这些物质上的补偿也是一种安慰。这一点上,政府做的到位了,应该得到些支持和赞许,而不是被道听途说断章取义,被谩骂和攻击。网络上和微信里,有些人习惯于预先设定所有富人都为富不仁,所有官员都脑满肠肥,然后再在各种犄角旮旯里以偏概全,甚至生编硬造,挖掘和炮制所谓例证,这TM是病!


当然,虽然补偿金上无可职责,但其他方面,政府相关人士的表现仍大有提高的余地。“1.2”火灾发生时正值创城——前年的服装城,去年的玛克威,今年的太古商城,创城三年三把大火,我们的政府官员依然没有积累出应对公众的基本能力,说起来也真让人蛮抓狂。他们还是习惯于压制媒体,习惯于捂着长话短说甚至“无可奉告”,可惜,在这个自媒体发展如同山奔海立的时代,公众获取信息和发表议论的平台,早就不仅仅局限于当地官媒这一简单的渠道,不肯发声的后果就是质疑遍地就是指责不停,就是诸多的节外生枝——如果补偿金的问题能早一些全面宣扬,没有什么用来对比和衬托的,棉服哥的棉服就不会扎眼,即便被拍到,恐怕也未必会引起什么波澜。


只是棉服哥并不是政府的主要官员,在所谓258字的“领导高度重视”中,也没有名字体现,只因穿了一件貌似不合时宜的棉袄,就要背负大火之后焦虑凝聚的怒火和责难,就要被质问“还有多少奢侈品”以及子女出国的渠道和费用是否违规,多少有点本末倒置不知所谓。网络和微信里曾经有一个很流传的段子,大意是比起不断发布的又有某些大老虎落网,我们老百姓更关心柴米油盐、卫生福利,更关心食品安全和生命保障。 [详细]

张天顶简介
时间:

2015年1月2日

地点: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

事件:

1月2日13时14分,道外区太古街727号发生火灾。火灾造成5名消防员牺牲,13名消防员和1保安受伤。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