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敲诈和“8点20发”

本期评论员:哈酷哪


9月3日,上海侦破特大新闻敲诈案,21世纪网主编等8人被抓。据报道,涉案的采编经营人员,勾结公关公司,对合作的企业,收高额费用“正面宣传”;对不合作的企业,发布负面报道,要挟企业投放广告。上海、北京、广东等省区市的涉事企业多达数十家。


此案被抓的编采人数创下近年之最,涉事企业最广,但是就其悲喜剧效果和社会轰动而言,远不及去年的三起媒体vs企业的事件:第一个是央视315晚会对苹果公司的“8点20发”,第二个是《新快报》死磕中联重科,第三个是《京华时报》与农夫山泉的非理性对峙。


此三件,“8点20发”把舆论监督变成了纯粹的娱乐新闻。另两个,你进我退,你疲我打,波峰波谷,峰回路转,犹如大片上映,煞是好看。起初,占上风的都是媒体,挑起事端,咄咄逼人——《新快报》2012年9月至2013年8月间,连发14篇报道,直指中联重科利润"虚增"、利益输送、"畸形营销"、涉嫌造假、股东减持等;《京华时报》更是让人大跌眼镜,从2013年4月10号到5月6号,连续27天用了67个版面指责农夫山泉标准低于自来水,开辟了一家媒体批评一个企业的新闻纪录。


媒体对强权是弱势,对于个体与民企却是强权。战端一开,企业应不应战都输了——中联重科A股股价被腰斩,市值蒸发超过300亿元人民币,还不算H股市值跌去的百亿港元;农夫山泉自称损失2亿,宣布退出北京市场。


你媒体是强权,我动用更强的公权。中联重科干脆举报记者,长沙警方介入,跨省抓捕记者,罪名是“涉嫌损害企业商誉罪”。此后几天,该事件到达高潮:《新快报》头条超大字号:请放人,再请放人,博取了全球媒体的目光、中记协关注和舆论同情。然后又一个大逆转,《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在镜头前承认受贿50万,悲情剧瞬间成了滑稽喜剧。


《京华时报》那盘棋也翻盘了。据称因农夫山泉事件,京华时报记者李斌被抓。


只有“8点20发”的娱乐无果而终。也不算没结果,结果是苹果照样大卖,涉事的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主持人芮成钢等被带走调查——虽然他俩被抓不是因为苹果公司。但有一条,芮成钢曾违规参股公关公司。


史上最伟大的传播学家麦克卢汉分析过媒介对公众的控制。商业社会广告具有麻醉性,剥夺了消费者的思考,让消费者简单、被动地接受模式化的形象。公众是通过媒介来看世界的,我们自以为了解的,不过是媒介告诉我们的。阿拉伯人、美国人、朝鲜人和中国人眼中的“马航事件”,是一回事吗?我们生存在其中的“媒介环境”,与其说是真实环境,不如说是类似网络的虚拟环境。我们在报纸杂志广播电视和因特网上看到的事实和真相,谁能了解有多少谎言在其间呢?


负责任的媒体应该是社会公器。但是,活生生的媒体人怎么能做社会公器呢?凡人就有各自局限和各自利益,利益和职业操守关系就太复杂了。中国有多少媒体人在从事一种公共流水线式的操作,完全靠利益去“正面”或“负面”地宣传企业,影响公众?弱势的企业,在媒体的合法伤害权面前,花钱免灾是业内都“懂得”做法。


我们不能否定,在所有媒体操作中,肯定有一条通往真相之路,至少我们可以无限地接近真相,尽管可能无法完全掌握真相。这条通往真相之路,就是新闻真实客观的原则,和言论自由的保障,以及法律的公正。媒体人应该特别当心,时刻记住自己是新闻的报道者,不要轻易做新闻的主角。当记者成为新闻的主角,当媒体成为审判者,不仅显示出媒体人的不够专业、缺乏操守,而且距离舆论暴力就不远了。去年和今年媒体人被抓的例子说明,做审判者,对媒体人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详细]

哈酷哪简介
新浪黑龙江新闻名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