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美德”被流氓“强暴”

本期评论员:哈酷哪


9月9日,郑州919路公交车上,一名老人因让座争执,打了一名小伙子四个耳光后,倒地猝死。


这是一周内第二起被曝光的公交车让座打人事件。9月6日,《新文化报》报道,24岁的长春女子乘坐3路公交车,没给五六岁的小女孩让座,遭女孩妈妈、奶奶(或姥姥)殴打。


近年来,不让座引发公交车全武行成了季季出彩的连续大戏:沈阳29岁的女孩给老人让了座,只因嘟囔了一句,被老人家属暴打,鼻骨骨折;郑州女孩未给一名60岁左右的老人让座,被对方拽住头发暴打;杭州一小伙因没给抱着孩子的年轻夫妇让座,被扇了5个耳光,鼻血横流,镜框断成几截;西安一老人向一年轻女子索要座位,口出脏话,一屁股坐到女子大腿上;石家庄一位63岁老人为抢座,坐到穿短裙的妙龄女子大腿上,还大耳光子猛搧女子;长沙女孩来例假乘车未让座,被五六十岁的男子暴打。 


早在几年前,“让座”这出戏就引起大导演陈凯歌的兴趣,电影《搜索》问世,票房大卖,让观众反思谴责“不让座”行为的舆论暴力。


所谓的美德,一旦被外力强制,被暴力绑架,还是美德吗?


每当事情一出,舆论对施暴者谴责之外,很少有人追问这种事背后的逻辑——施暴者的理由:不让座等于没教养,不让座等于不文明,不让座该打。施暴者常常说的话是:“替你妈教育你”,教会你学会“尊老”。“美德”就这样被流氓“强暴”了。


这逻辑与文革提倡的“大公无私”一脉相承。在批倒批臭批死人的年代,红小将们常常用武力来净化社会,扫荡历史垃圾。有人说,坏人变老了,不是没有道理——当年打砸抢那些人,老了。这些人习惯于高举道德大棒,嘴上喊大公无私,生活中却大私无公。


我们不得不审视,几十年来提倡的“让座”美德,和公民权利,和公德,和现代文明的观念,是不是有相悖的地方?


茅于轼老先生论学雷锋,招致很多人谩骂。骂他的人,只凭字面上貌似不合常理,不去想想他的话更深层的道理。茅老先生说:“每培养出一名做好事的人,必然同时培养出几十名拣便宜的人。过去人们以为宣传为别人做好事就可以改进社会风气,实在是极大的误解,因为这样附带培养出来的专门拣别人便宜的人,将数十倍于为别人做好事的人。”


我们倡导了几十年年“让座”美德,不让座似乎成了很不光彩的、值得谴责的事,施暴者于是有了道义上的借口。流氓扯起道义的大旗,比起流氓会武术还要可怕。


茅于轼还说,“我丝毫也不反对向雷锋学习,他帮助有困难的人,这对社会是有益的。但是要求义务做好事,则把事情弄混乱了”。


做好事是自愿,不是义务。我们不能把美德和义务、美德和公德混为一谈。当社会按照“圣人”的标准要求每个人的时候,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凡事怕比较。我们看看文明程度比我们发达的国家。欧美人、日本人,一般不给老人让座。在没有征得老人同意的情况下“让座”,反而是不尊重老人、伤老人自尊的行为。老人只要身体健康,就不服老,不给人“添麻烦”,不愿意成为“被照顾的人”。


这逻辑和我们的逻辑截然不同。这逻辑源于他们的权利观念、平等观念:座位属于全体乘客,先到者有先得之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剥夺他人的权利;让座是以自愿为原则的,是自愿的权利让渡行为,任何强迫让座的行为都是违法的,也是不道德的。当然,欧美还流行绅士风度,有妇幼优先的文化传统。


“尊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是“美德”不能以牺牲“公德”为代价,美德是义务,美德不能侵害法定的人身权利。


我以为,“让座”,不应该被大力提倡,“让座”的美德需要重新诠释:


人人都有不让座的权利,这权利必须受到法律的保护。依法治国,这细微处也是一个观察点;


对于健康的五六十岁的人,不提倡让座。这些按联合国标准算不上老年人的所谓“老人”,打起架来,年轻人都不是他对手;


随着老龄社会的到来,应该树立老人自尊自立的新观念。[详细]

哈酷哪简介
新浪黑龙江新闻名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