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 我给您买张脸皮吧

本期评论员:张天顶


其实我对老师的指望从来就没敢那么高——


遥想当年,我初中的班任是个女的,29了,未婚,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收拾各种捣蛋同学。某男生自习淘气,钻桌子下面去捅前面同学的腿,被老师发现,一脚踹去,然后罚他在课桌下蹲了一下午。更有两个频频犯错屡教不改的家伙,被罚在门斗站岗,站了两三个月。门斗这东西,就是在平房的大门外边垒出来个小小过道,一到两个平方米左右。冬天小风一刮,这俩小子就只好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现在的孩子都不知道门斗了。他们真幸福。


不惟如此,我们的大龄未婚女老师还擅长鹰爪功、化骨绵掌,以及教鞭打人七十二式,男生总被销的狼哇乱叫,而女生,再不成材最多不过口头教育,全员免打!


但即便悲催若是,数月前同学聚会,包括门口的两位“站士”,提起老师,我们依然心怀敬畏和怀念,觉得她师道尊严,有责任心也有底线。这固然因为当年的学生相对皮实,没有谁受点批评就哭鸡尿色,寻死觅活,更重要的是老师虽然手段和方法变态凶狠,毕竟出于公心,是为了班级里的大多数同学有个相对安静的学习环境。一个明显的对比是:鄙班初一时在全年级平均成绩最好,初二时大龄女结婚,很快怀孕,换了个老太太当班任,然后就这么咣当一声——老太太很温和,于是教室几乎变成动物园和菜市场,她和前面同学谈心,后面就翻天;到后面,前面就造反,初三开学我转学了,剩下的那帮家伙,居然没有一个考上省重点高中的。虽然猫有猫道狗有狗道,其中也有混的可以一说的,只是学业无成,总是一种遗憾。


如果当年不换老师,我同学的命运,至少一部分,也许几个同学的命运,应该会有不同。当然,也有很多人的命运,恐怕依然难以改观。我始终觉得,老师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吧,他没办法像孙猴子一样拔几根毫毛身外化身,一个分身教育一个学生,他只能对多数的,有学习愿望的同学负责,至于他爹娘都一点办法没有,或者都一点办法不想的孩子,你想把他全推给老师,未免太不现实,也不人道。可现实中,偏偏很多人却不这么想,总觉得老师应该全知全能,集和蔼妈妈、知心姐姐、玩命超人、道德楷模于一身,稍有不足,便冷嘲热讽落井下石。


可叹近日,依兰高中出了一个奇葩女子,居然因为教师节学生没送礼而咆哮一节课,让我这样的护道者都无话可说,只能叹息:何弃疗啊,真是NO ZUO NO DIE!


我们当年尊敬的大龄女不同,这位老师考虑的只是自己的面子,这是德行,不是方法。操守不端本就够呛,这老师的情商和智商也令人捉急。本来嘛,私下找班长或者几个班干部聊聊人生理想,顺便把自己想要礼物,或者想要孩子们给科任老师买礼物的意思透露一下,万事ok,偏演一出无事生非,哎哟喂……


最新消息是,依兰纪委介入调查,该老师有下课之虞。对学生来说,这不是坏事儿,这样的老师,虽不能和禽兽校长禽兽教师类比,但至少世界观和方法论德才两缺——既不能做道德表率,又不能教学生以练达和洞明,最大的可能,不过是以身作则培养几个类似表叔的,不要面皮的公务猿之流,有人稀罕婊叔吗?所以,老师,整整喊叫了一堂课,您一定很累了,您还是早早歇了吧……[详细]

张天顶简介
新浪黑龙江新闻名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