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时取消“大妈”的神“审批”

本期评论员:哈酷哪


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赴天津考察调研,见证滨海新区封存109个公章。他拿起一颗旧公章感叹,这些公章“束缚”了多少人。有媒体评论说:一年多来国务院已取消和下放了632项行政审批事项,公众普遍担心简政放权卡在“最后一公里”。总理见证封存公章,表明要坚决消除不必要公章的决心。


但是,“最后一公里”审批,常常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头。  


他们万万没想到没想到的是,在家办公司,需要居委会盖章。道外区那位居委会大妈十分讲原则,这章就是不给盖。近一个月过去了,这章愣是没盖上。


在抄底黄金,广场舞扬名世界之后,想不到大妈还有审批权。大妈发威“讲原则”,大学生的创业梦成了白日梦。


据了解,在家办公司,居委会大妈一般不给盖章。大妈错了吗?大妈有依据——物业法规定:将住宅作为经营性场所,需要出具“不扰民证明”。


我国的法律并没有限制在家办公。按照李克强总理多次强调:“法不禁市场即可为,无授权政府不可为。”现实中,居民楼里办公司也是普遍现象,合情合理合法。


荒唐的是,那两位大学毕业生创办科技服务公司,有两台电脑就够了,是不大会扰民的,居委会大妈不给盖章;真正扰民的那些在居民楼下开办的餐馆、洗浴甚至歌屋,都顺利通过了居委会大妈的审批,拿到了通行证。笔者家附近的居民楼下开饭店,好多居民又签名、又上告,闹了很久,也没能挡住饭店开业。


居委会大妈的灵与失灵,早让人见怪不怪了。


鼓励大学生创业,关乎国计民生、政府转型、经济转型的大局。简政放权,减少审批,这是十八大以来党和政府改革的主基调、大方向。一切和这一条相悖的法规和做法,都应该废除。大学毕业生创业,不仅不能管制,还要大力扶持。这些,居委会大妈不懂。居委会大妈看中的是盖章权,这权力一旦交给大妈,结果一定是有时灵有时不灵,该灵时不灵,不该灵是灵了。


对于“不扰民”的审批,其实没有必要。政府行政执法的重点应该是“违法必究”,事后监督,罚他个倾家荡产,关门大吉,还要审批干什么?正因为政府相关部门执法不严,兴趣都放到了事前“审批权”上,致使官员“寻租”,腐败丛生,该管的没管住,不该管的管死了。


退一步说,事前监督也可以,“不扰民审批”,是不是应该画个范围,比如只针对饭店、歌屋、洗浴等扰民的行业,对于不污染环境的科技类服务类公司,完全不必要“审批”;再退一步说,就是“审批”盖章,如此政策性强的大事,杀伐决定权,就不应该系于居委会大妈的一念之间。交给大妈“审批权”,就是行政不作为、滥作为的表现。 [详细]

哈酷哪简介
新浪黑龙江新闻名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