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道 您的榨菜掉了

本期评论员:张天顶

龙门大厦门前的这个雨搭,是哈尔滨的门面之一。它伫立在哈站广场前,一直和龙门大厦一起,代表哈尔滨建筑艺术群欢迎着来往的游客。哈尔滨,除了音乐城,还有建筑艺术博物馆的美誉,城市里总共有415座保护建筑,涵盖了巴洛克、拜占庭、古典主义、折中主义、新艺术运动等欧洲近代各个流派的建筑艺术形式。其中龙门大厦是一类保护建筑,门前的雨搭,钢结构托举着五彩的玻璃,醒目而华丽。若天气晴朗,明丽的阳光打过来——满地斑斓和温暖的的光影。这雨搭存世七十八年了,它是这座城市里新艺术建筑中独一无二的创举,也是游客甚至本地人拍照留念的首选背景之一。

  

可惜,如今它居然被拆除了,拆除者说,是省领导让干滴。至于哪位省领导,为嘛让拆则无从透露。我想省领导这么大的官儿,不会无聊到突发奇想,立下指令,所谓“皮裤套毛裤,其中必有缘故,不是皮裤太薄,就是毛裤没毛!”雨搭被拆,背后也该有一个我们尚未可知的深层的原因。

  

一个最合乎情理的解释就是城市规划,把站前这嘎达所有街路所有有鼓包的地方削平,一眼望去无遮无碍,恰似前程广阔一马平川。某些灵道对规划情有独钟:一是洗脸工程,整齐划一立竿见影;二是可以可以借此调整风水,改换手气,没准一家伙上听搂宝儿再履新高。重庆市某区的一栋大楼都因为风水问题被区委书记下令强拆,比照之下,一个小小龙门雨搭更是不在话下。

  

除此,还应该有审美问题——这玻璃的玩意不如换成红砖绿瓦;还有情感问题,比如恰巧雨搭上掉了一块玻璃碎片,恰巧掉到了某位漂亮女士头上,恰巧这位女士和某某重要人物互相了解长短深浅,有着坚持不懈的革命友谊。

  

于是雨搭只能光荣牺牲了。它如今安放在龙门大厦的后院里,拆除它的也正是这大厦的员工。我敢肯定地说,这些动手的员工未必甘心动手,比照灵道,他们与这雨搭朝夕相处,也许更知道其义所在,可有什么办法呢?在任何一部影视剧里,喽啰都只能闷头傻冲,没权拍板。而灵道日理万机,他们每天要关照的问题太大太多,历史建筑保存这类排不上台面,于是数月来,仅在哈尔滨市,社会科学联合会与原苏联领事馆,内部被非法改造;博物馆广场原电力大楼栏杆被非法拆除……其实不唯哈市,文物专家谢辰生说,上世纪90年代以后,全国各地此起彼伏,破坏的文物力度和范围,甚至比“文革”时严重。

  

可灵道之下,喽啰之上,还应该有人知道这些文物的价值,而且可以忠言逆耳的。问题是他们不愿,或者至少从目前的表象上来看,没人去唠这些逆耳的“傻嗑儿”。很久以前有个恶心的笑话:老干部里倒歪斜了,还坚决不退二线,某天步入会场时,终于不慎大小便失禁,跟在后面的秘书提醒随从:灵道的榨菜掉了!必须自觉领会领导意图,总是自觉替上峰百般遮掩,这是职场的现状也是诸多乱象始终乱着的根源。这几天,微信微博上纷纷议论,意图修复雨搭,并且找出责任人,一个可能是:灵道完全没认识到自己决策失误,并且他根本不玩微信,这些民间呼吁,他下边的人等又不肯主动上传给他老人家——直到过几天出了新的扯淡事儿,公众视线自然转移。

  

所以我对修复雨搭完全木有一点信心。

  

还有一个可能,根本没什么省领导,不过是个小干部拉大旗作虎皮——那他会一拉到底,上峰本就莫须有,无人过问,修复就更遥遥无期了。 [详细]

张天顶简介
新浪黑龙江新闻名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