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关东古巷糖画艺术:给童年一抹甜蜜


哈尔滨城史百年,民俗却深入骨髓。推开记忆的大门,走进关东古巷,仿佛进入时光隧道,穿越时空,从古到今,尽览哈尔滨文化。


关东古巷内,热闹不断,每一天都讲述着“闯关东”的历史故事。


曾经,哈尔滨地广人稀,随着“闯关东”人的到来,哈尔滨越来越热闹。19世纪,黄河下游连年遭灾,数千万关内农民推着小车,挑着担子,用自己的双腿,走了长达一年多,来到关东。在“闯关东”人看来,关东是一片希望之地,闯到了关东就意味着生。闯关成功的人们定居下来,在关东这片希望的大地上,世世代代,繁衍生息。


糖画艺术,传承千年,亦是如此。


糖画,顾名思义,就是以糖做成的画,它亦糖亦画,可观可食,是一种民间手工艺。


糖画所用工具仅一勺一铲,糖料一般是红、白糖加上少许饴糖放在炉子上用温火熬制,熬到可以牵丝时即可以用来浇铸造型。在绘制造型时,由艺人用小汤勺舀起溶化的糖汁,在石板上飞快地来回浇铸,画出造型,随即用小铲刀将糖画铲起,粘上竹签。


邂逅糖画,回忆童年


他,叫杨玉山,是关东古巷内的一名糖画艺人。


杨大爷说,他生在太平桥(哈尔滨),长在傅家店,对于糖画手艺,他是发自内心的喜爱。童年的快乐时光,大多都伴随着糖画记忆。可是,那时的糖画是个稀罕玩意儿,好不容易得到一件糖画,爱不释手,却不舍得吃。那时的日子很苦,却过得很温馨。


杨大爷今年五十八岁,是地地道道的老哈尔滨人。杨大爷说,小时候,他常听老一辈儿人讲起“闯关东”的历史故事,还有那具有东北特色的民俗文化,剪纸、皮影、糖画……就像电视剧《闯关东》中演的那样,彪形体壮的关东大汉,赶路累了就坐在街边的茶馆里,喝上一碗大碗茶,粗犷而豪放。木窗棂、青砖地、大红灯笼……东北民俗文化,在那时,就深深的流淌在了他的血液里。


第一次邂逅糖画,杨大爷说,大概是在十七八岁,但是真正开始学习这门手艺,是在退休之后。杨大爷本身有一些绘画功底,平时爱研究一些花草鱼虫,临摹一些书法,所以刚开始接触糖画便上手很快。有一次,一位外地游客来到关东古巷,走到杨大爷摊位前,非要他画之前没画过的东西。杨大爷问:画什么呢?游客答:画荷花。杨大爷想了一会,便一气呵成,画了一件栩栩如生的荷花糖画。


杨大爷说,作为手艺人,不仅要满足顾客的需求,还要应对各种难题。有时,对于游客的故意刁难,杨大爷总是“逢场作戏”,然后一笑了之。杨大爷说,现在的人可能体会不到糖画的珍贵了,所以不懂得如何欣赏这份甜蜜,这不怪他们。但是,作为一名老哈尔滨人,我们的童年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能唤起这份回忆,想起这份甜蜜,就够了。


首次画龙,打出名声


回忆学习糖画的日子,杨大爷洋溢着满脸的幸福。杨大爷说,他曾想让儿子来继承这份糖画手艺,但是热情劲儿没过三天,就没有半点激情了。这和他刚开始学习糖画时的心态完全不一样,那种发自内心的喜爱,那种画出第一件作品时的幸福与骄傲,估计现在的年轻人再也体会不到了。


说起糖画生涯中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杨大爷腼腆的笑着说,是画龙。龙,对于中国人来说本身就是一种象征,它就像一个民族图腾一样,被人们所喜爱,被人们所崇拜。杨大爷的糖画,平常的一件作品售价10元,因为画龙比较复杂,又比较费心,所以定价20元。即便如此,每天来找他画龙的游客还是络绎不绝。


杨大爷说,有一次关东古巷内来了几位外国游客,刚巧看到杨大爷在做糖画,然后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惊讶不已,感觉这简直不可思议。杨大爷出于友好,便当场画了一件龙糖画,免费送给外国游客。但是,外国游客非得拿出50元人民币表示感谢,他们说,这是艺术,所有艺术,都要受到尊重。


潜心创作,担心失传


这几年,随着“闯关东”文化与东北民俗文化越来越接地气,关东古巷内慕名而来的游客也日渐增多。杨大爷说,每年的十一、春节都是这里的旺季。杨大爷起早贪黑每天大约要做300余件糖画,大约要消耗糖品20余斤。杨大爷说现在的年轻人不愿意走街串巷了,他们也经受不起这份辛苦,在过几十年,糖画这门手艺可能就会失传。所以,趁着现在还有精力和激情,他想多做一些创新和创意,争取把这一脉艺术传承下去。


杨大爷说,这几年差不多所有的东西都画过了,什么恐龙呀、乌龟呀、老虎呀、荷花呀、蝎子呀……就连老式马车杨也都画过啦。下一步就要开始尝试用糖画来写字了,这应该算是一门创新吧。


但是也有一些遗憾。杨大爷说现在用糖画来写字,还缺少一些必要的工具,比如用来衬托写字的底垫就不太好找。不过不用担心,好的民族艺术,总会在合适的时机再创辉煌。


杨大爷微笑着充满自信。对于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文/摄 @三禾木易 @徜徉成长)



新浪黑龙江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脱口秀:山山来了 | 辣评:叨光溅影 | 围观传说中的黑龙江 | 栏目联系电话:0451-82260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