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守住民间泥塑未来的手艺人


印象中第一次见到“东北十八怪”还是在小时候,随着时间的推移“东北十八怪”渐渐地淡出记忆,再次看到女人叼个大烟袋、养活孩子吊起来、南北大炕对脑袋这些东北十八怪不是在画上,而是在泥人卢的泥人雕塑上。


冰棍杆雕出的黑土风情


泥人卢,齐齐哈尔克东人,本名卢明辉,因善长泥人雕塑,故有此名号。泥人卢是一个典型的东北汉子,略黑的皮肤、浓浓的眉毛、高高的鼻梁。初见泥人卢是一个嘈杂的商场里,他正在用心雕塑鸡西一家博物馆订做的泥塑。


泥人卢今年46岁,与泥巴结缘是在33年前,“我母亲的手很巧,剪纸、彩灯、布玩具等东西做的都很好,这种民间艺术气息也影响了我”,上学时参加比赛的时候泥人卢交的都是泥塑作品,至今他仍然记得第一次成功是在初中,在县里的一次手工比赛中,他的作品《西游记》获得了特等奖,而原本设立的最高奖项是一等奖,这对泥人卢来说是很大的鼓励,让他在泥塑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泥人卢用的泥都是他亲手挖来的,经过浸泡让泥巴发酵,使泥巴更具黏性,这样才能进行艺术创作。而泥人卢的创作工具很简单——一双手和一支冰棍杆,交谈中泥人卢用短短十分钟就塑造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小浪人。经过多年的创作泥人卢的作品已经具有自己的风格,他经常雕塑一些能表达积极向上东西,传扬积极向上的精神。曾经有位顾客对泥人卢说,自己脾气不好,但看了他的作品却能让他在生气的时候安静下来。


泥人卢说他的作品介于民间派、学院派之间。多年的创作已经让他在国内小有名气,自己刚刚回哈半年,之前一年在杭州为一家泥塑馆进行专门的创作,说到在杭州泥塑馆中自己展区泥人卢眼中充满自豪,泥人卢说自己在杭州的展区是1.6米*0.8米的,每件作品都是自己精心制作的,游客们都很喜欢。


泥塑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泥人卢说,小时候家在农村条件不是很好,冬天窗户和墙都结满了霜,那时就坐在地上自己泥塑,手经常被冻肿,泥塑的基本功也就是在那时练成的。成家后迫于生计,泥人卢放弃了自己喜爱的事业。妻子看到他放弃泥塑之后一直闷闷不乐就劝说他继续泥塑,靠自己打打工的几百元钱补贴家用。


自那之后,泥人卢更加勤奋,并在克东开办了泥塑艺术馆,用心经营着。泥人卢说,要想做好一个泥塑,除了勤奋之外,尤其重要的是要注重对人物表情的把握,只有让作品具有生动的表情,才能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对此,泥人卢也是费了不少心思,从之前雕塑一个人物头像用时7-8小时,到现在制作整个人物只需两三个小时,泥人卢的技法日渐成熟。他的作品也从无人问津到现在每套上千元,他的生活也慢慢得到改善。


用心守护民间泥塑的希望


泥人卢说虽然现在他的生活越来越好,订做他的产品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民间的老手艺人或已年纪已高,或已辞世,从事泥塑的越来越少,长此以往,泥塑事业或面临失传。虽然泥人卢已经办班收徒,但对于现在民间手艺现在的情况依然是杯水车薪,泥人卢说,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人赞助或者有个公司能与他合作,把泥塑做成具有黑龙江特色的旅游纪念品,也让这门手艺传承下去,他要做民间泥塑的传承者。


其实,泥塑做为民间老手艺与糖画、皮影、鱼皮画等老手艺一样都面临即将失传的问题,面对这些问题泥人卢眼中充满担忧,他说因为这份工作比较枯燥而且完全学成需要很长的时间,年轮人都不愿意沉淀下来学习这个老手艺,他担心再过几十年随着他们这一代人慢慢老去,包括民间泥塑在内的这些老手艺也就慢慢消失了,他现在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与其他手艺人一起让这些老手艺永不消逝。


(文/摄 @城市de守望者 @三禾木易)



新浪黑龙江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脱口秀:山山来了 | 辣评:叨光溅影 | 围观传说中的黑龙江 | 栏目联系电话:0451-82260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