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情比血更浓的“七姓家庭”


这个家庭,有六个孩子,老大叫闫景成,老二叫郭廷忠,老三叫张秀清,老四叫高玉滨,老五叫栾景通,老六叫刘玉忠,他们共同的“父亲”叫彭云松,他们没有一个姓彭。这个家庭,从未有过母亲。这位父亲,今年95岁,终身未娶。彭云松,不仅是孩子们心中最伟大的“老父亲”,他还是哈尔滨十大杰出老人,他的事迹,足以感天动地。


彭云松,原是黑龙江省化工厅供销处的一名普通工人,老家在山东平邑县,1954年来到哈尔滨,对于那段闯关东的痛苦过去,老人操着一口浓浓的山东口音,只是挥挥手,“太苦了,不说了”。而当问及手中紧握的刚刚获得的哈尔滨市十大杰出老人奖杯的心情时,老人始终合不拢嘴,“高兴!太高兴了!”杰出的背后,往往有上演着一个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79岁本该颐养天年 他却固执地“告老还乡”


16年前,看到孩子们渐渐成家立业后,他独自一人回到山东老家。2013年开春,老五栾景通费尽口舌才将老人从山东劝回来。为了不麻烦儿女们,老人先是“躲”到阿城区租个小房,后来实在不忍大家三番五次来回跑,才勉强同意住进哈尔滨市井街胡同一家名叫金银河的居家养老院里。


彭云松身上那股山东老家人的固执劲儿,从未变过。他坚持不让任何人照顾,自己洗衣服做饭。现如今,全天陪伴在老人身边的是三女儿张秀清。张秀清说:“他虽然老了,但他从不讨人厌,还是个固执的老小孩儿,自己能做的就说啥不会麻烦你的”。


东北的深秋,常会冻得人瑟瑟发抖。彭云松不能再像夏天那样出去遛弯,而是在家里逗逗鸟,说说顺口溜,看看电视,读读报纸,看有没有人需要帮助。家里有两张照片,他经常会盯着看一会。一个是卧室衣柜上的挂历,挂历的封面是“学习雷锋好榜样”的宣传照片。还有一幅就是巨幅的全家福照片,虽然老大已不在人世。


为了“狼崽子”他“众叛亲离”却从未后悔


彭云松的亲人和同事无数次劝他把孩子送到孤儿院,好自己娶老婆、生自己的孩子,他曾沉默,但还是拒绝了。大家气急败坏:“养这帮狼崽儿,图啥呢?”在他们眼中,彭云松就是傻子。可日子过得再难,他依然将孩子们搂在怀里,平静而坚定:“都是可怜的娃,再把他们送出去,太可怜了……”这一抱就是几十年,皱纹在他的脸上绽开了微笑的弧度。


闫景成是老大,也是彭云松第一个带回家的小孩。8岁那年,流浪着的闫景成在铁道线附近转悠,快饿昏了。彭云松给了他一个馒头,看着他狼吞虎咽地吃完,对他说了句“你跟我走”。那一年,彭云松35岁。老二郭廷忠四岁时失去双亲,到处流浪。彭云松是他遇到的第一个给了吃的还带他回家的人。他只比同是孤儿的老三张秀清大几个月,为了争烤土豆,常常跟张秀清和老四高玉滨闹成一团……


那些断续而琐碎的回忆,没有悲壮热烈和宏大喧嚣,只是孩子们努力拼凑出的父亲当年的模样。那十几年里,父亲好像只有一身洗得发白的四兜蓝布衣服,戴着顶“赵本山式”的帽子。好心邻居送他的旧衣服,他洗干净改小了给孩子穿。他不善表达,从没说过什么“暖心窝”的话。


当时七口之家生活艰苦可想而知,家里常常穷得只剩下夹着榆树钱儿的窝头,但他从未“苦”过文化。“我的学费,他从来没落过。”三女儿张秀清回忆,“父亲总跟我说:‘你是女娃,没文化更让人瞧不起……’”为了让孩子们能吃饱饭,他养了5头羊,每天凌晨摸黑儿挤奶到早市去卖。现在老五栾景通想起那5头羊仍记忆犹新,挤羊奶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或许充满无尽乐趣。然而对于彭家人当时吃过的苦,或许只有真正经历才会懂得。


冬去春来,刮风下雨,小泥屋摇摇欲坠。可是,里面那个耿直的山东男人,总是用他并不宽大的肩膀,将6个孩子紧紧搂在一起。他穷尽一生,可从来没后悔过。


子承父业 善不停歇 永远都是“彭家人”


多年来,彭云松始终坚守着自己作为养父的本分。孩子们几次三番提出随彭姓,彭云松始终不肯。“我是替他们父母照顾他们,既不能打他们,也不能骂他们……破坏别人家血脉的事,咱更不能干。”老父亲回家当天,6个兄弟姐妹在饭桌上都哭了:“下辈子投胎,咱还是彭家的人……”


孩子多了,在父母心中或多或少会有喜好排序。在问及对6个孩子中谁最满意时,老人毫不犹豫地指着栾景通说:“你!因为你能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在场的三女儿张秀清看着老爸笑着说:“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别看我天天照顾他……”这醋溜溜的话语的背后,其实是作为唯一女儿的她,深知父亲对于“满意”的理由。因为栾景通子承父业,让爱传承。


原来,栾景通用父亲给的房子创业,生意越做越大。在过去五六年里一共帮过130位孤寡特困老人,花过上百万元,他被亲切地称为最亲的“小儿子”。15年前,他组建了哈尔滨第一支专为老人无偿服务的爱心车队,他是全国孝亲敬老模范,他是哈尔滨市第三届道德模范,他是十大孝星……可栾景通总是将这些荣耀归结于自己这位伟大的父亲。


采访即将结束时,老人有些不好意思,和儿子沟通才知道,他想说几句顺口溜。“吃得好,穿得暖,我党处处为人民……”越说越高兴的彭云松接连说了三四个,最后还要送给年轻人四句话:宽宏大量忍字高,遇事三思乃英豪。流言碎语由它去,人且饶人火自消。


眼前这“父慈子孝”其乐融融的场景,让人不舍离去。在这个七姓家庭里,情比血更浓,95岁老人的如山父爱足以感天动地。


(文/摄 @徜徉成长 @三禾木易)

新浪黑龙江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脱口秀:山山来了 | 辣评:叨光溅影 | 围观传说中的黑龙江 | 栏目联系电话:0451-82260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