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靖宇街168号。现在的玛克威商厦,其前身是“东兴顺旅馆”。1933年的这里见证了哈尔滨历史上第一次大洪水,也见证了萧红和萧军的第一次牵手。

究竟缺了些什么?
走出玛克威商厦,我顿时明白了。缺的是情,缺的是景。

从此,便与萧军牵手,开始了新的生活。倘若那时那景能在此时此地再次上演,又是何等的浪漫与激情?爱情超越时空,永久的铭刻在靖宇街168号二楼的那个窗台。

任时光荏苒,玛克威商厦二楼的一间狭小的房间还是作为“萧红纪念陈列室”保存了下来,尽管陈列着萧红过往的文学作品、展示着萧红的生平、以及萧红在“东兴顺旅馆”的落难,可是参观过后总是觉得缺了些什么。

1933年的夏季,哈尔滨暴雨成灾,松花江决堤,洪水呼啸的蔓延到市区。萧军来到东兴顺旅店,在萧红的房间下呼喊着她的名字,萧红勇敢的回应着,不顾身孕的她从狭长的窗台跳下。

“桃花巷”,对于老哈尔滨人来说,这是一条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而对像我这一代的年轻哈尔滨人来说,或许永远都是个迷。她也许是哈尔滨唯一一条过去存在,而现如今名字不在,即便面目全非,但却依然扎根在老哈尔滨人的记忆里久久挥之不去的一条街。

流氓、流民、妓女、车夫、店家在这里为了生计苟延残喘着、强作欢颜。尽管“桃花巷”周围折中主义、中华巴洛克式的外墙已经随着岁月的洗礼,日渐斑驳;依稀之中,似乎能听到一些声音,轻轻地、轻轻地。

这条街是悲情,是寂寞。从清末民初到解放前,这里因烟花柳巷闻名,和那 些林立的商铺一道构成哈尔滨近代历史上道外最为繁华的地带。洋人、土匪、官兵、土豪、乡霸在这里为所欲为、纵情欢笑.

那是叫卖的店家;那是熙攘的人群;那是烟花之地的男欢女爱与纵情声色;那更是承受苦难的大众的深沉的呐喊和无力的叹息。

据介绍,“于家大院”(道外区北十九道街)是一个姓于的房产商修建的。哈尔滨解放后,他主动将房产交给政府,一家人从此没了音讯。大院临靖宇街东南角是原东华学校校长邓洁民先生的故居。

上图为周恩来在哈居住旧址一楼,一楼屋内每间房间都是空荡荡的,个别房间内散乱地堆放着一些垃圾,墙壁上的墙皮大部分都脱落了,在一间还是木制地板的房间中,窗户已经破损,灰网挂在墙上。

根据《道外区志》记载,1919年4月,周恩来由日本归国,经沈抵哈,看望邓洁民等南开同学,悄然住进了“于家大院”。在哈期间,周恩来曾帮助邓洁民办学,在师生中开展革命宣传活动。“五·四运动”爆发后,周恩来才返回天津。

哈尔滨历史保护遗址数目不多,考虑到靖宇大街23号的周恩来早期来哈居住旧址的历史价值,2007年9月确定其为文物保护单位。希望此处旧址能在政府的帮助下旧貌换新颜。

雕塑“闯关东”伫立在景阳街终点的广场前。这座“闯关东”雕塑高近4米,长10米,材质为铸铜。展示了一个朴实的农家汉子带领家人,推着独轮车奋力前行的形象,表达出在一块陌生的土地上扎根生存的憧憬和坚毅。作品人物的表情流露出对前途和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查阅精彩故事】

比如“老鼎丰”,它是老哈尔滨人关于点心的共同记忆。它坐落于靖宇街和南三道街口,1911年为逃避战乱而闯关东的绍兴人王阿大、许新亭来到傅家甸寻求新的生活,他们用从绍兴老家带来的手艺在傅家甸谋生。一面卖南味干鲜 食品,一面自制自销南味点心。从那时起,哈尔滨人就再也离不开老鼎丰那自然醇厚、又饱含人情味的味道了。一百年来,从“老鼎丰南味货栈”到“哈尔滨老鼎丰食品有限公司”,老鼎丰已经内化、融入哈尔滨人的味蕾和血液,也和哈尔滨一道不断成长、壮大、生生不息。【查阅精彩故事】

【美食贴士】:平时哈尔滨本地人相对于米旗好利来等现代的蛋糕店来说,更喜欢喜欢购买老鼎丰的糕点,认为那才是老味道,和北京的稻香村应该是有一拼。中秋节的时候老鼎丰的月饼更是打败了很多大品牌,并以香酥可口的五仁月饼称霸哈尔滨的月饼市场。

对于生活在“傅家甸”以外的我们,老道外的一切都是新鲜的。无论是这里的建筑还是食物,甚至每家老店门前略有褪色幌子,都无比的新鲜。其实“幌子”,在老道外并不新鲜。“幌”原指窗帘、帷慢,正所谓“以帛明窗”。古时酒店用布旗招徕顾客,酒旗也称“幌子”。“闯关东”的外来移民从关内带来的不仅是自己老家那难忘的味道,更带来了“挂幌子”这样的形式。【查阅精彩故事】

坐落于道外区靖宇五道街的同记商场,诞生于上世纪30年代,当时为私人商场,1956年后变为公私合营。据市民韩福麟老人回忆,老字号“同记商场”经营百货,在哈尔滨算得上一类商业单位,在老道外最有名气。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同记商场,宛若孩子们的“游乐园”。在同记商场一进门的位置,一左一右放置了两面特殊的“镜子”,照过这两面镜子的顾客都会“哈哈”一笑。【查阅精彩故事】

在哈尔滨市道外区北五道街上有一座住着80多户居民的老大院,在这座大院里有一面高约2米、宽约1.5米的百年古镜,成为这座大院的镇院之宝,古镜的主人是一位被称为“李大药丸子”的草药商人,这座大院因此被人们称作“李大药丸子大院”。

“李大药丸子”的后人介绍,“李大药丸子”是河北人,年少时刻苦学习中医医术,十几岁闯关东。1900年前后,他携妻来到傅家甸,在最繁华的正阳大街(今靖宇街)与北五道街交叉口,距“世一堂”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药房,生意红火。于是,他就在附近盖起了一座私宅大院,那面古镜是大院建成时订做的。现在,“李大药丸子”的后人仍住在大院里,家里收藏着那面祖传的镇院之宝。

据介绍,这面古镜已经90多岁了。这么大的镜子在当年十分罕见,镜子店的伙计送镜子时,附近居民都来看,并由此知道了这面大镜子的主人李老板是个开药铺的。

住在“李大药丸子”大院中的李军生活是清贫的,但他又是乐观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每每看到那面镜子总会想起那些和奶奶一起生活的片段,就像回到了当年酸甜苦辣的岁月……

推荐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