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一小伙王川绘制出的手绘画在天涯社区火了!他用独特的方式,记录着他的青春,瞬间引起的千万网友的共鸣!

  家人总说我的记忆力好,有时想想也是,三十岁出头的人,几年前甚至十几年前的一个人、一件事或一个瞬间,我往往都记得很清楚。有人说这样好,也有人说不好,因为我记忆下的除了美好,还有许多痛苦和丑恶。

  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决定多回忆些美好的、正能量的东西,并重新拿起鼠标,描绘下自己记忆中那个简单的、美好的的年代。说实在的,那些一去不返的好时光,再不回忆,我们就想不起来了。

  ————王川

  饭 盒

  白钢打造、非常实用。高中时班里带饭的特别多,每班都有一至两个大铁筐,同学的饭盒都装在里面,每天有两个人在上间操时抬去学校水房热饭,中午放学后取回来,大家在教师里一起吃。那时早上上学时母亲都把我的饭盒装在一个布袋里,放在自行车前面的车筐里,夏天好说,冬天我在骑车上学时,几次因为道滑而摔倒,有时饭盒顺着冰面飞出去七八米,居然没有一次被车压到。到了 1999 年,除了校外卖的盒饭,学校里也开了个小食堂卖盒饭,里面只有一个菜,但都是鱼香肉丝、溜肉片这样的纯肉菜,五块钱一盒。记得那一次,家人本让我中午花五块钱买学校的盒饭吃,但我为了省钱,还是坚持用饭盒带饭,结果,饭盒丢了,再也没找回来。

  花季雨季

  在《还珠格格》系列在 1998 年前后成为我校女生的最爱之前,大家最爱看的青春题材影片是郝蕾、李晨主演的《十七岁不哭》,流传最多的小说是郁秀写的《花季雨季》。我翻过几页,没太看全,只觉得写的挺明快简洁,封面设计的也挺清新。到后来,《花季雨季》被拍成了电影,不少人去看,回来讲得最多的就是李晨饰演的 “ 王笑天 ” 非常帅,据说有人为了 “ 王笑天扣篮 ” 的镜头而多看了好几遍电影。

  随身听

  另一件我只是见过而没拥有过的东西,就像我从未拥有过 mp3 一样,我一度将之理解为小型录音机。初中时班级有一男生天天携带随身听上学,那时学校周边形势挺乱,我曾善意地提醒他别太张扬,别让人给劫了,男生底气十足地说 “ 谁敢劫我,我不上学了也要堵他 ”。高中时班上有一潇洒男生,每天中午放学,脚踩山地车,腰挂随身听,每每在女生钦慕的眼光中飞驰而过,非常帅气。

  球鞋

  初高中男生的最爱,俗称 “ 疙瘩鞋 ”,已经忘了是什么牌的了,只记得大多是黑色底,配绿色、红色或黑色边,特点是便宜,我那双是托我姨给买的,印象中花了 13 元;此鞋另一个特点是结实耐用,几乎没听说有掉底儿等损坏的,但在和皮足对脚时不占优势。1999 年冬天,我在踢球时与皮足对脚,大脚趾出血渗出袜子,后来脚趾盖整个掉了,算得上是一个惨痛的回忆。

  卡带

  我在 1999 年高二之前,基本上是个流行音乐盲,除了听电视里放的 MTV 点歌节目,知道些高林生、刁寒、黄格选、林依轮、孙浩之类,其他的歌星都不太了解,连 Beyond 都不知道,只是成天听学校广播站放的这个粤语歌挺好听,却不知是谁唱的。直到高二那年,我的同桌是一位小有名气的校园歌手,在他的普及下,我对流行音乐有了初步的认识,并从他手里买了三本卡带,分别花了一块二、一块五和一块七,那三本带至今还记得,分别是 Beyond 的再见理想,郑伊健的什么带(里面全是古惑仔的歌),还有是一本辣妹的磁带,已经记不得为什么买这本带,反正她们的唱词非常快,一句也听不懂。

  幸运星

  材料随手可取,做法简单易学,使得五颜六色、小巧精致的幸运星不知承载了多少 80 后少男少女的美好回忆,而用心折上一玻璃罐幸运星,送给心里喜欢的那个他(她),也成了那个年代令人难忘的表白方式,幸运星的数量越多,越能体现你的心意,同时也省钱啊。

  水缸

  小时候父母工作忙,很多时候在姥姥姥爷家住,和许许多多的普通百姓一样,姥姥家里也有一个用于存水的大缸,水缸 1 米多高,酱褐色,非常厚实,当水缸装满了水,踮脚向里望去,总是黑乎乎的,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水缸的 “ 标配 ” 是一个半圆形的塑料水瓢,也叫 “ 水舀子 ”,用完了往缸里一放,像只飘忽不定的小船。青白色的大铝盆也是家家必备的,一盆水足有十几斤重,小时候胳膊腿没劲,但我还是坚持帮着家人用铝盆搬水,尽管并不轻松,但也有小小的成就感。

  庞中华字帖

  庞中华,一个让不少和我岁数差不多的人 “ 爱恨交加 ” 的名字——作为著名硬笔书法教育家,庞中华被称为 “ 中国硬笔书法第一人 ”。有一段时间,我们的假期作业就包括要照着字帖临摹多少本,很是辛苦。对于愿意写字的人,这是享受,可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就是煎熬。那段时期,我常常写得关节通红、手腕酸软,可就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十分十分地不像。

  遗憾的是,我最终也没有狠下心来学习,练字半途而废,结果到现在字还是写得非常烂,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有时写得快了,过后自己都认不出来!甚至毕业后找工作都多少受到一些影响——在大学生就业形势已经很不理想的 2004 年,我的一个同学就是因为有着一手漂亮的好字而找到了一份理想的工作。

  唉,尽管字始终不好,还是要感谢庞中华老师。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想真诚地对他说:“ 华哥,我想跟你 ”。

  校服

  我一直认为,校服是学生时代最具代表性的物件之一,我简单算过,从初中到大学,我一共拥有过四套校服,穿着跨度长达十年。尽管这些校服没有一件称得上时尚、好看,但现在回想起那些校服,心中除了怀念,就是温暖。

  1994 年我升上初中,我的第一套校服不仅是红色的!还是紧腿!而且男女生同款!这种校服的料子很薄,有点类似防雨绸,是 “ 冬冷夏热 ” 最好的代名词,但好处是不怕脏,好洗。虽然这款校服实在不好看,但还好那时大部分男女学生还不到爱美的年龄,学校让穿就穿吧,而且穿的还不少。

  1995 年,我们这届学生拥有了第二套校服,此套校服分为夏秋两季,虽然不再是运动服,但仍然是男女同款。其中,夏装是短袖白衬衫,领子和袖口都是深蓝色的,裤子也是深蓝色的;秋装和夏装共用同一条裤子,上衣和铁路制服极为相似,不仅肩上有类似肩章的东西,袖口还有几道装饰条纹。女生校服样式和男生一模一样,但好像多出了一条深蓝色裙子。

  1997 年,我上了高中,当新校服快要发下来的时候,大家都非常兴奋,因为我们上一届学生的校服,可是非常好看的藏蓝色西服啊!然而,当校服发下来的时候,大家都傻了眼,还是运动服!还是紧腿!还是男女同款!虽然此套天蓝色校服在样式上比初中的红校服好看一些、复杂一些,但除了全校性的大活动,还是很少有人穿。

  2000 年,升入大学的我对校服已经没有了什么幻想,但还是曾经期望拥有一套真正的、能够穿得出去的校服,但非常可惜的是,我们的校服还是运动服!还是紧腿!还是男女同款,而且是嫩紫色的 ……(还记得,为了在大学期间多一件衣服穿,我从家出发的时候,还把高中的天蓝色校服也带到了大学,早上跑步穿,忽然有一天,我在一堆身影中发现了一个和我穿同一款校服的人,一问,居然是校友,真是他乡遇故知!)

  由于年代久远,我的几套校服一件也没能留存下来,但对于我来说,那份关于校服的记忆,却是永生难忘。

  台历

  春节,父母让我去市场买个小台历放在家里,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很多年不用台历了。小时候家里曾有这样一个台历,暗红色的铁架子,边上还有个小温度计,美观而实用。现在,身边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已经很少用台历了,说起来,小小的台历也承载了不少东西,上面的许多内容你敢说自己都看得懂?其实生活中的很多东西,有机会还是要珍惜一下,不要等到都失去了,才空发感慨:台历去哪儿啦、时间都去哪儿啦?

  算盘

  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去二 …… 还记得这些和五笔字型口诀一样难背的珠算口诀吗?算盘被称为中国第五大发明,据说还在我国研制第一颗原子弹过程中发挥了大作用,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算盘打得好的人在各个单位很是吃香,一般都被委以重任。我在小学三年级时接触珠算课,面对这个样式奇特的东西,小伙伴们都很好奇,哗啦哗啦好一阵摆弄,但好玩归好玩,一上课就要了命,口诀真的很难背,尤其像我这样脑袋反应较慢的,没少挨说。后来,我从镇小学转学到了市里,也彻底告别了算盘。

  记忆中另一个和算盘有关的内容来自小时候看过的美国流行小说《假若明天来临》,书中的男主人公非常聪明,为了报复欺辱自己的富人,他告诉对方自己手上有一种叫做 “sucaba” 的神奇计算器,计算准确,价格便宜,而且十年不用维修。在他的鼓动下,富人花十万美元买下了这个 “ 宝贝 ”,结果发现自己买到的其实就是来自中国的算盘——没错,“sucaba” 反过来就是算盘的英文名称—— “abacus”。

  自制卷烟

  现在身边抽烟的年轻人很多,有条件的更是抽过不少好烟,但抽过自己卷烟的人,恐怕不多。我的童年有大部分时间是在姥姥姥爷家度过的,记得那时姥爷有一个方方正正的金属盒子,里面都是金灿灿的烟叶,打开盖子,香气扑鼻。姥爷喜欢抽烟,而且都是自己卷来抽。记得姥爷总是先把一小把烟叶放在一种薄薄的白纸上,像卷饼一样细心卷好,最后的纸角用吐沫稍稍蘸湿、粘住,然后将 “ 香烟 ” 的前部掐紧,搓成一个小尖,不出两分钟,一支散发着浓郁香味的自制卷烟就做好了。时光飞逝,那时看姥爷卷烟的记忆距离现在已有近 30 年了,现在想来,自己卷烟的过程看似琐碎,但何尝不是一种乐趣,这恐怕是现在的年轻烟民所体会不到的吧。

  精致的手绘图片 + 走心的文字

  瞬间引起了网友们的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