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1日是世界睡眠日。睡眠成为越来越昂贵的“奢侈品”。经哈尔滨市多位睡眠专家估算,目前,哈尔滨至少有20%的人群患失眠症,且呈快速上升趋势。引起失眠的主要原因是心理问题而非身体问题。失眠在困扰老年人的同时,呈现出年轻化趋势。

  A 失眠患者女性居多

  据中国睡眠研究会睡眠障碍专业委员会委员、黑龙江省睡眠学会会长、哈医大二院神经病学教研室主任、哈医大二院癫痫及睡眠障碍中心主任朱雨岚教授介绍,睡眠障碍并不仅指失眠,睡眠障碍可分为七大类近70种,即失睡、睡眠呼吸障碍、嗜睡、节律失常、异态睡眠、运动障碍等。

  哈医大一院、哈医大二院、市第一医院、市第一专科医院等多家医院收治的睡眠障碍患者数据显示,来就诊的睡眠障碍患者九成为失眠患者。

  市第一医院神经内科一病房主任张佳东、市第一医院心理科主任张一同时表示,根据医院门诊患者估算,哈市至少有20%的人群存在不同程度的失眠症状。

  从哈医大二院和市第一医院每天接治的失眠患者数据分析得知,失眠人群年龄结构普遍在50岁以上,其中女性多于男性,约占60%。

  朱雨岚解释说,失眠是睡眠障碍中一种最为常见、最困扰人的症状表现,门诊中一半以上的失眠患者都有不同程度的焦虑和抑郁。睡眠本身是体力和脑力、精神状况和记忆力调整与恢复的过程,如果没有良好的睡眠,体力、脑力和记忆力等得不到很好的恢复,势必引起体能障碍,甚至是心理障碍。

  B 大多数失眠由心理问题引发

  朱雨岚介绍,引起失眠的原因有很多,既有生理因素的影响,如倒夜班、倒时差,使得人的生理节律被打乱造成失眠;也有疾病原因带来的失眠,如某些疾病会引起患者的身体疼痛而夜不能寐。更多的失眠患者是由心理问题引发的,心理问题可以引起焦虑、抑郁,而焦虑和抑郁的心态会带来情绪波动,从而引起睡眠质量下降,导致出现失眠症状。

  在市第一医院神经内科一病房和市第一专科医院睡眠医学中心收治的失眠患者中有九成是由于心理问题导致的。张佳东分析说,过度的精神刺激、睡前胡思乱想、工作压力过大等是引起失眠的主要原因。因为女性更易受刺激或胡思乱想,因而女性占比高于男性。

  中国睡眠研究会日前发布《中国睡眠诊疗现状调查报告》和《2018中国互联网网民睡眠白皮书》。数据显示,失眠重度患者超六成为90后,集中在北上广等城市。从行业来看,从事金融、服务、政府和公共服务等领域的从业者,比较容易失眠。

  “虽然我市90后重度失眠患者不如北上广那么多见,但我市失眠患者同上述报告一样也呈年轻化趋势。” 市第一专科医院睡眠医学中心主任徐佳介绍,这与工作压力大、睡眠节律滞后有关。

  老年人除心理问题引发失眠外,松果体内的退黑素逐渐减少、丘脑病变等身体自身变化引发的失眠问题也不少见。

  张佳东介绍,老年人睡眠时间在5-6小时就可以,不必像年轻人一样,每天要睡7-8小时。

  C “反复折腾”可治疗轻度失眠

  哈医大一院精神科主任胡建说,失眠症分为入睡困难、易醒、早醒三种。每晚醒两次以上,每周三天,连续三周以上睡眠质量不高,便可视为失眠症。

  “防治失眠症的最好方法就是不睡觉。”胡建说,具体方法是,当躺下睡不着的时候干脆起来不睡,看书、听音乐、做家务都可以,有了困意再睡,睡不着再起来活动……这样“折腾”几天,生物钟有可能调整过来。但严重的失眠症患者还要到精神科治疗。

  胡建称,做梦不能证明睡眠质量不高,相反会得到一种心理和生理上的满足,是一种幸福。研究表明,一个正常人如果连续10天被从梦中叫醒,便会出现精神异常。做梦的时间应该是正常睡眠时间的1/4,每天大约为两小时。只要早晨起床活动5分钟后,想不起来梦境中的内容,就是正常的。

  D “安定”不是治疗失眠的药物

  “失眠严重者可适当服用安眠药,但理想的安眠药是能够很快催眠,没有宿醉作用,无呼吸抵制,不引起药物依赖,与其他药物没有相互作用。”张一说,失眠患者常常服用的安定是精神类药物,不主治失眠症,且副作用大,服用后易患焦虑症、抑郁症,而且会形成浅睡眠和头晕、肌无力等症状。而安适、思诺思等专治失眠的药物可以达到深度睡眠的效果。

  “几乎所有严重失眠的患者,都尝试过服用保健品,这不科学。”世一堂中医馆主治医师赫海岚说,比如石斛对阴虚体质的失眠者有效,对气虚的人则没好处;虫草对肝肾不足的失眠者有好处,对阴虚的人适得其反;灵芝对心脾两虚的失眠者有好处。

  E 手机是年轻人的“睡眠小偷”

  大三学生小王每天晚上睡前玩手机,有时凌晨两三点钟才睡觉,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三年。一年前,他上体育课时突然晕倒,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又连续晕倒三次。朱雨岚教授最终诊断小王是因为昼夜节律睡眠障碍造成的心慌晕倒。

  朱雨岚介绍说,中国睡眠研究会的一份报告指出,对于一半以上的青年人,睡个好觉是一种奢望,作息时间不规律的年轻人超过六成,其中四成多的人患上了晚睡拖延症。而造成这种现象的首要原因是电子产品,手机和电子书成为了“睡眠小偷”。据朱雨岚介绍,中国睡眠研究会调查显示,按地域分析,睡得最早的城市为上海,睡得最晚的城市为深圳,起床最早的城市为北京,作息最紊乱的城市为哈尔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