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续快办完了,买方竟没见过房主

  “和我签买房合同的是个大眼睛的男人,身高约175厘米,叫王金瑞。中介说他是房主的丈夫,我看了王金瑞的身份证号和照片,跟他和中介当场签了《房屋买卖居间服务合同》。”小刘说。记者在小刘提供的《房屋买卖居间服务合同》上,看到卖方签字处有“王金瑞(代)”的字样。

  交齐首付15万元房款当天,小刘还交给中介4000元中介劳务费和2000元代办费。“中介派一名叫李静的女子领我办公积金手续每次遇到柜台工作人员问买卖双方来了没有,李静说都来了,但是我一直没见过房主。”此事令小刘心生疑虑。 

  买卖双方一对账,房价竟差8万8

  3月9日,小刘收到“不动产登记交易事务中心”的短信通知,让其带手续去领取登记结果,小刘询问壹彤中介,被告之是公积金贷款批下来了,可是小刘催了很多次,中介总让等,再加上一直没见到房主,小刘疑虑更重了。

  3月14日,小刘在提交公积金中心的《存量房买卖合同》中,发现了登记为房主吕桂芳的手机,当即拨打询问。“接电话的是个老太太,自称是卖房房主,其家一直是自家居住,从未出租。我问她王金瑞是她丈夫么?老人说她丈夫2008年就去世了,也根本不叫这个名字。”小刘吓了一大跳,她赶紧追问房子多少钱卖的,老太太跟儿子沟通后,答复称此房售价30.2万元,通过壹彤中介卖的,中介说税钱买方承担了。

  “一套房子,买卖价格差8.8万元,我和卖房的房主都很震惊!”小刘随即带着自己手里的买房合同等材料,约原房主吕桂芳及其儿子当面核对。 

  房主已丧偶,竟冒出个“丈夫”签合同

  “中介收我房证的时候,我要了一张收条,再就是上午逼着中介给的一份给我们卖房子的证明。”19日中午,小刘和原房主吕大娘及其儿子马某来到哈尔滨日报。

  “我哪来的丈夫啊,离婚很多年我也没再婚,儿子他爸2008年就去世了!也不叫王金瑞。要不是小刘打电话,我们还被中介蒙在鼓里呢,死了的人还能爬出来签合同?”63岁的吕大娘气愤地对记者说。

  吕大娘介绍说,她华侨名苑这个房子是动迁房,回迁后始终是她和儿子一家三口居住,从未出租过,就等办了房证卖掉。2017年12月产权证一下来,儿子之前联系的壹彤中介的人就上门了。“我和母亲商量房子卖30万,后来又涨了2千元。”老人儿子说,“中介接连带人来看房,每次业务员都叮嘱我们不要多说话。我们以为中介担心买卖双方私下交易、甩了他们,万没想到,竟是要瞒着我们,把多卖的房钱揣他们自己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