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ZAKER 哈尔滨

  原标题:鲜有大众浴所,南方人不热衷泡澡?来了!龙江“搓澡团”南下辟疆土

  ZAKER 哈尔滨记者 霍亮

  风花雪月的日式庭院、蒸汽袅袅的韩式汗蒸房、金碧辉煌的欧陆浴场 …… 全球各地的沐浴文化在龙江北纬 45 度的寒地黑土上汇聚交融,在一年有半年冬季气候 “ 优势 ” 加持下,龙江甚至中国东北形成了浓郁的沐浴氛围和特点。伴随着国内消费文化的崛起,龙江沐浴业近年来迅速南下开疆拓土。

  类似于小吃之于沙县、板面之于安徽,目前龙江在全国沐浴业中的地位愈发举足轻重。一路南下的众多龙江从业者和连锁品牌,业务范围涵盖了高端商务路线到大众门店模式,由龙江人操盘的 “ 澡堂子 ” 也展开经营模式与人才的规模化输出。

  走出去

  黑土地澡堂文化南下“ 开枝散叶 ”

  黑土地澡堂文化外向辐射力实力有多强?走出去的哈市乃至龙江洗浴从业者和经营者,是最好的证明。

  在石家庄,耗资上亿元、营业面积超过两万平方米的大浪淘沙高端洗浴中心,由哈尔滨人管理运营。目前嵌入网红轻奢风的新一代沐浴品牌北京汤悦温泉,是龙江人开设。广州 “ 南美花园 ” 浴场,则是哈尔滨新阳路店的广州分店。营业面积超过万平米的深圳的浅海湾洗浴和烟台皇宫洗浴,也龙江人创办的。类似的,还有三亚的大浪淘沙洗浴、青岛的大韩之雅洗浴 ……

  在众多从龙江走出去的沐浴品牌中,曾经名为 “ 在水一方 ” 如今改名为 “ 浅深 ” 沐浴中心,无疑是最成功的的品牌。牡丹江人王学宏把这个洗浴连锁品牌开到全国,走向了世界——在美国、香港、澳门都有分店。“ 浅深这样的品牌走出去,在国内外市场以连锁店形式立足,证明龙江人的沐浴产业专业实力被市场认可,” 中国沐浴协会副会长、黑龙江省沐浴协会会长王孝宇认为。

  由于南北方气候和生活习惯差异,在传统上,南方人不习惯泡澡,更愿意在家冲凉。因此,南方一度被业界视为没有市场空间,而澡堂文化盛行的哈尔滨、沈阳等东北城市则成为行业红海市场。“ 但近几年,人们多样化消费需求在上升。大众沐浴业也从单纯的洗浴,向休闲娱乐和大健康领域拓展,南方沐浴市场近几年开始兴盛起来,” 王孝宇介绍,在每平方米的装修成本等档次相差不多情况下,南方一二线城市服务定价水平更高,资本回报率能达到哈尔滨的二倍。于是,越来越多的冰城乃至龙江从业者南下。

  树品质

  服务员百里挑一到 “金砖铺路

  龙江沐浴行业的专业化发展,从上世纪 90 年代即可见一斑。

  1994 年,在霁虹街,一家名为 “ 皇室芬兰浴 ” 的门店开业。“ 那时,社会上一般饭店服务员等月工资在 350-400 元,而在皇室芬兰浴一次人均消费均值接近 200 元,是哈尔滨乃至东北三省最高端的浴馆。” 王孝宇回忆,高端更多地体现在服务品质上,当时最流行的是日式 “ 跪式服务 ” ——一进门,就有服务员半跪在地面上帮客人换拖鞋,让客人体会到服务的诚意和自身的地位。

  高品质服务,在服务人员招聘上也可见一斑。彼时,刚刚初中毕业,年仅十六七岁的王孝宇过关斩将,才在 1200 多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成为该浴室被录用的 10 名服务员之一。应聘服务员竞争激烈程度堪比眼下的公务员考试,这让王孝宇格外珍视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

  冰城沐浴场馆环境档次的提升,在 2007 年前后达到了一个比拼巅峰。

  彼时,超 3 万平的建筑面积的 “ 天堂岛 ” 开业,首次将商场高厅滚梯建筑格局移植到浴馆,人们在大堂还能看到海龟和近百条发财鱼悠然畅游。“ 刚开业时,一辆运钞车载着 8 块纯金金砖,绕着全城主干路巡宣一路后,被铺在了大堂透明玻璃地板下,再现人们传说中的‘金砖铺地’场景 ”,业内人士回忆,当时很多人来天堂岛消费不是为了洗浴,而是专门体验脚踩金砖。

  天堂岛开业后,很多沈阳、大庆等周边城市游客也慕名前来。与天堂岛同时期爆红的还有位于河沟街的禧年商务会馆等。一些店甚至推出进店消费送鱼翅的活动。比拼之下,一些走高端商务路线的沐浴馆还推出堪比香格里拉酒店水准的高端套房。

  模式辐射

  高端气场与 “大店模式 “ 齐驱

  以皇室芬兰浴、禧年为代表的洗浴馆成为东北洗浴中心迈步高端的启蒙者,

  沐浴业高档装修、高端餐饮、品质化服务有了标杆,公众逐渐摆脱了对沐浴场所 “ 澡堂子 ” 有刻板印象。如今全国各地的高端商务沐浴都走类似的路线。主攻一线城市的 “ 浅深 ” 沐浴连琐品牌就一直保持高端品质化的特征。业内人士估算,其门店仅装修成本每平方米就超过了 6000 元。

  而高端路线成为东北人走出去占领市场的一种手段。辽阳沐浴馆老板向外地城市拓展时,最擅长的一种模式是开高端门店,迅速在当地形成品牌效应,在天津打造的乐汤汇、凌奥温泉等都走这个路线。由于南方城市洗浴行业相对东北起步较晚,很多城市规模化、品牌化的高端洗浴尚不成熟,这一模式可以迅速占领市场。

  与此同时,哈尔滨也开始率先兴起一种 “ 大店 ” 经营模式。2000 年前后,在哈市石头道街,一家名为 “ 东方夏威夷 ” 的浴室开门纳客。这是哈市第一家营业面积接近 1 万平方米的超大型浴馆。2002 年,丽水云天开业经营面积突破了 2 万平方米,接近 3 个足球场的大小,同时容纳 500 人洗浴。服务内容除了餐饮、客房等传统项目,大型演艺广场、KTV 等元素也融入其中。

  业内人士解释,“ 大店模式 ” 的精髓不在总面积而在于格局。比如,同样是万平以上的店,每层五六千平的就比每层两三千平的体验更好,因为在同一层空间省去了上下楼梯的麻烦,可刺激更多瞬时消费。时至今日,大店模式仍然是全国洗浴江湖流行的主流模式之一。

  这也是东北沐浴老板们南下拓展市场的制胜法门之一。比如,龙江人在北京开的尚隐汤泉近 2 万平米,光是汗蒸区就有 4000 平方米。广州南美花园、石家庄大浪淘沙,都是有着哈尔滨经营的面积超过万平方米的大店。

  北鸟南飞

  东北管理人才占半壁江山

  曾经从 1200 名竞聘者中脱颖而出的服务员王孝宇,后来成为省内最高端洗浴场所天堂岛的职业经理人,管理着 200 多人团队。那时,天堂岛平峰日营业额约八万元左右,周末高峰超 12 万,每天在天堂岛用餐的人数超过 300 人。在那个普通人月工资不足千元的年代,这样的业绩让王孝宇成了行业中风光无两的人物。后来至今,他一直没有离开这个行业,成为了全国职业经理人菁英汇主任、黑龙江省沐浴协会会长、中国沐浴协会副会长。

  龙江作为沐浴行业高地,人才自然而然地向全国输出。近几年,冰城沐浴职业经理人南下执业,成功扭转东家业绩的案例不胜枚举。十几年前,浙江乐清市,一家名为东方威尼斯的洗浴中心,从哈尔滨请来了专业管理团队接过经营权,第一年就实现了大幅盈利,结束了曾经只赚吆喝不赚钱的窘境。在湖北荆州的帝豪洗浴中心,同样是来自哈尔滨的专业管理团队接手后打赢了翻身仗。拓展会员制营销,引入中医养生等洗浴周边等增值项目,深度挖掘瞬时消费需求 …… 冰城成熟的沐浴管理经营 “ 三板斧 ” 复刻到南方城市立竿见影。

  “ 毫不夸张地讲,近年来在南方兴起的沐浴企业中,东北人走出去做中高层经理人的已经占据半壁江山,而这其中,来自哈尔滨或者黑龙江的从业者也是其中一只重要力量。” 王孝宇说,冰城沐浴行业商业化进程较早,较早地形成了体系化的经营理念,成为龙江沐浴行业从业者走出去获得成功的基础。